第16章 绑匪的自我修养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为防万一,李墨耐心守在门口,苦等药效发作。过了整整半个时辰,察觉屋内寂静一片,毫无声响后,这才派四大天王进入送死,自己则拉住瞳恩,躲的远远地。

  他这短时间苦练‘三叠云’,内力在瞳恩的帮助下也小有成绩,短距离爆发跑的比兔子还快,颇有几分‘万里独行’的风采。再加上有四大天王送死拖延,如果王夫人濒死暴走,他轻易脱身还是没问题的。

  然而事实证明他想多了,王夫人虽然家世显赫,但武功并不算绝顶,大约是江湖一流末尾介乎二流顶尖之间,正面可以单挑一群个李墨,轮回殿评价一星上位,属于猎杀名单隐藏人物。

  可惜这十香软筋散连更加厉害的灭绝师太都不放过,她老人家自然难以幸免。

  ……

  当王夫人幽幽转醒时,她惊恐的发现自己被人捆住,浑身发软,内力被禁制,使不出一点力气。嘴里似乎还被塞了东西,连话都不出。

  此时她正被人遗弃在大厅之中,此外,十几个丫鬟女婢,皆是同一造型,被人捆绑后嘴里还塞着一个圆珠子,就这么随意丢在地上,好似一对破麻袋。她们瞪大了眼睛,纷纷露出惊恐又无助的目光。

  李墨就这样光明正大的坐在一张椅子上,优哉游哉的品茶,手里翻看一本简体版《绑匪的自我修养》。

  瞳恩给脸上蒙了块黑布,做恐怖分子打扮。贼兮兮的在一旁给李墨殷勤捶腿按摩,活像一个小狗腿。

  四大天王侍立李墨身后,贪狼一般盯着一众女性猛瞧。若非有李墨镇场子,难保这群禽兽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咳咳,看来大家都醒了啊!小彤,你去摘下王夫人的口球,她貌似有话要说。”李墨翘着个二郎腿,一边喝王家的茶,一边摇动柳松风的折扇,抬头环顾,欣赏北宋年间的房屋布局,真是好漂亮好气派的大房子!

  瞳恩摘下王夫人嘴里的口球,李青萝心中惊怒,却还算镇定,气势凶狠的喝问道:“恶贼,你是何人?我女儿呢?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夫人忘记了?我前几天刚送了一封拜师信啊,十万两白银你不取,非要逼我动手,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至于令爱,还在闺房睡觉呐,我没有去打扰她。”李墨故作哀叹,惋惜道。

  听到李某人的话语,王夫人气的差点吐血,实在是太无耻了!

  “你!你……!”王夫人哆嗦着嘴巴,半天再说不出一个字。

  “好了,我不和你们这群头发长的婆娘废话,先给大家展示一样宝贝,此物唤作‘三尸脑神丹’,乃是……”

  接下来,李墨又一次掏出熟悉的红色丹药,面对众人侃侃而谈,四大天王仿佛又回到那一夜,脸色苍白的吓人。李墨身后的跟班小春子,也是难忍恐惧的颤抖起来。

  比起那一次李墨宣传却无人相信,这一次的效果无疑要好得多。

  首先,李墨有过一次成功经历,最近又在温习‘绑架学’,表演起来更显自信,更具有感染力。其次,这帮妇人胆气毕竟不如那群刀口舔血的亡命徒,更加好欺骗。

  最后嘛,李墨身边几人,除了瞳恩还笑眯眯,一脸的兴奋外。其他几人脸上的恐惧决非表演,而是真情流露。

  李墨这边似笑非笑介绍神药,身后一群人强忍恐惧,一副见鬼的模样。这鲜明的对比,更令王夫人一干女流胆寒。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对方所言非虚,那后果实在太可怕了。

  “来来来,光说不练假把式,小春子,去给哥哥我抓一只鸡来,好教几位姑娘知道我绝非虚言。”

  累积了丰富恐吓经验的李墨,深知用事实证明胜于雄辩,于是懒得多费口舌。只是介绍清楚药理就闭嘴了。

  很快,李春搜遍庄园,抱来了一只大白鹅。然而李墨却挑三拣四,一脸的不满意。

  “这鹅会不会太小了点?我这圣药可是给人吃的,区区小鹅承受不住绝属正常,不能让在场几位小瞧了我的药才行。你再跑一趟,看看有没有大号的牲口,给牵来一头。”

  面对李墨的刁难,小春子只能咽下一口气,点头称是。于是他又跑了一趟,居然牵回了一头梅花鹿。也不知这王夫人是怎么想的,居然在家中养鹿。

  “鹿啊,真是好宝贝,和仙鹤一样,都是吉兽。可惜今天为了验药,要委屈你了。”李墨摸了摸鹿头,接着命令四大高手用绳索捆住这牲口,免得它临死反扑撞伤众人。

  “等等!我信你,你想怎样直说吧!”王夫人见李墨是要动真格的,心中愈发恐惧,口气也软了下来。

  “那可不行,我可不想被你们当骗子。看好,我现在将红色的药壳剥下,只留尸虫毒丹,送入这鹿口。”

  说着,李墨将‘三尸脑神丹’喂入鹿嘴,片刻的等待后,这头梅花鹿果然不负众望的开始抽疯挣扎。悲惨的状态持续了很久,终于由动转静,死的不能再死。又过了片刻,几条肥肥大大的尸虫从鹿的七窍钻出,被李墨一一踩死。

  这恐怖的一幕,吓得在场众女美目飙泪,纷纷翻着白眼昏死过去。而王夫人本人,也被吓得花容失色,脸色煞白。

  这人究竟是疯子还是什么?怎么行事如此疯狂,违背常理?

  “你,你究竟要干什么?你想要武功秘籍,我全赠与你。拿走,都拿走!你想要黄金白银,我也统统给你!求你千万放过我!还有我女儿一条生路。”王夫人连忙软语相求。

  “您看,我没有骗人吧?这药是真的,但我没有给您吃的意思。我嘛,是真心想拜入逍遥派门下,期望您能够代父收徒。至于金银,我非但分文不取,还另奉上十万白银,师叔觉得如何?”李墨一脸严肃认真道。

  “你,你是认真的?”王夫人惊呆了,这个小子该不会真的疯了吧?为什么行事颠三倒四?不对,这其中一定有阴谋!

  “我当然是认真的,还有这枚丹药。”

  说着,李墨又掏出一颗正版‘三尸脑神丹’,向王夫人走来。却吓得王夫人惊叫一声,急忙将身体向后靠去,竭力避免与丹药接触。

  “师叔莫慌,这枚丹药是小侄送您的见面礼。”李墨脸上努力露出和善的笑容,但对方却怎么看,怎么觉得恐怖。

  “送我的?”

  “送,送我的?”

  王夫人嘴巴微张,感觉自己贫瘠的大脑有些不够用。你给我下了药,把我绑起来,逼我亲眼看你毒杀梅花鹿,又要拜入逍遥门下,现在非但不给我松绑解毒,还要送我这种绝世毒药?你没疯吧?

  “不错,送您的。我知道师叔您和大理段王爷的一段旧事,决定帮您化解一场恩怨。难道您不想那负心人回心转意吗?”李墨怂恿道。

  他可是有备而来,不信这老女人不上钩。

  王夫人闻言眼睛一亮,甚至顾不上自己内力被禁,身体被捆,目光几分炙热的望向李墨手中丹药:“你是说这个?”

  “不错!这药来历独一无二,世上除我之外,无人可解。师叔你可以将药喂给段王爷,让他留在您身边。”

  “不妥,段郎不是那种贪生怕死委曲求全之人。”王夫人失落的摇摇头。

  “那可以喂给他的王妃啊!或者他儿子啊!以此来威胁他。难道您不想打击报复回来吗?”李墨继续引导。

  “对啊!”王夫人闻言神色一震,心中又恢复了几分希望。自己可以喂给刀白凤那个贱人,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过这样一来,段郎怕是更加恨自己了吧?

  “咳咳,师叔,我拜师一事……”

  “还不先替我松绑?而且我有一事要问清,你究竟是不是星宿派的弟子?”

  “额?星宿派?师叔说笑了,我内功还是才学的,又哪里会是星宿派的弟子?再说了,师侄我品性一向高洁,决然不会像星宿派那样……”李墨又开始恬不知耻的胡扯起来。

  “好好,你先替我松绑,我有事要和你谈。”

  王夫人此刻对于李墨,是又惧又怕又气又怒。只当这是一个不好招惹的疯子,行事颠三倒四,但脑子却很好使,又知晓自身众多隐秘,这种感觉实在难受。

  有心杀了他,难保对方没有后手,再像今天一样阴自己一次。而且她也对李墨的提议也有几分心动,如果能让那负心人回心转意……

  “小妹,你过来,把这包‘七虫七花膏’喂诸位姐姐吃下,然后就替他们松绑吧!”

  李墨摆摆手,懒得亲自出动。脸上还挂着一块黑布的瞳恩,则开心接过药粉,大眼睛眯成一条缝。接着,她兴奋的给每个丫鬟喂了一大口,再用匕首割开绳子松绑。

  一旁的四大天王左右为难愣在那里,发自身心的觉得这对兄妹绝非常人。可惜这个年代没人看过蝙蝠侠,否则不用调查也能猜出,两兄妹是从哥谭市阿卡姆职业技术学院逃出来的。

  “你!”看到李墨再次喂药,王夫人又气又怒。

  “我知道师叔你脾气不好,怕您一个不开心,就把我做成花肥啊。”李墨出言警告。

  听到李墨的话,王夫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她感觉自己碰上克星了。

  “你可以留下,但是这些人必须滚出去!”松绑后的王夫人急速喘息,指着四大天王以及小春子说道。

  “不行,我需要一个人留下照顾我妹妹的起居,不如把小春子留下来?他一点功夫都不会。”

  “他必须滚!敢伤我爱鹿,我不想见到他!我让幽草照顾你妹妹,她是我最喜爱的丫鬟。”王夫人自然不敢将杀鹿之仇放到李墨身上,只能迁怒小春子。

  “一言为定。小春子,你和四大天王先回苏州城,替我打探吐蕃和尚与小白脸的情报。他们一旦现身,及时通知我。这是你们修炼需要的药物,收好。”

  说着,李墨又掏出两大瓶甲基******与二乙|酰吗|啡,交到四大高手手中。避免自己不在时,他们药|瘾发作,吃不到药丸,感觉不再萌萌哒。

  “回去后好生修炼,等我回来时,我会让师叔赐你们每人一本一流武功!”

  “多谢大人栽培!”四大天王接过两份修炼圣药,感激涕零。

  “走吧走吧,彤彤跟我来,一起拜见师叔。”

  这时瞳恩已经解开了所有侍女。这群丫鬟一脸尴尬的立在厅内,手足失措进退失据,不知该怎么办。

  要说李墨是贼寇吧,可夫人收了他做师侄。要说他是自己人吧?这家伙明明药倒了所有人,还给人喂食毒药。

  “还不都退下!严妈妈,你守在门外,还有,好生管教这群丫头,让她们不要嘴长,否则我拔了她的舌头!”王夫人吩咐道。

  “老奴知道!”

  所有人都离去后,房间内只剩下李墨、瞳恩,和王夫人。

  “说吧,你究竟想要什么?你又能帮我什么?”王夫人冷静后,对于‘段王爷’一事依旧难以释怀。再加上李墨还没为她解十香软筋散的毒,这才没一巴掌拍死他。

  “首先,我要去琅嬛玉洞阅览武学秘籍,其次,我希望师叔或者小师妹指点我们兄妹的武艺,再次,能否把小无相功传授给我们?”

  李墨的条件一条比一条无耻,王夫人闻言顿时就惊了。我家的秘密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你,你还知道什么?”王夫人一脸见鬼的看向李墨。

  “我就知道这么多了。不过师叔放心,我不会让您吃亏的。那十万白银足够买两个逍遥派弟子的名额了吧?而且我有办法让段王爷离不开您,更有办法让那刀白凤身败名裂。总之您想怎么报复,我都能帮您达成所愿。”

  “哼哼,此言当真?”能和段正淳破镜重圆,以及让刀白凤身败名裂,这简直就是她的终极人生梦想。李墨一击命中要害,她不得不服软。

  “千真万确!”

  王夫人挑眉发问:“我想成为大理王妃也可以?”

  “这个……,也不是不行。不过您不觉得改嫁有损您的清誉吗?”李墨委婉的说道。

  “嗯?你做不到了?”

  “不不不,成为王妃有损您的名声,你让那群大理人如何看待改嫁的您?他们会允许一个二婚称为王妃?甚至皇后?到时您又让王师妹如何自处?而且去了大理国,进了皇宫,处处都是规矩,哪有您身为一庄之主逍遥自在?我倒是觉得,金屋藏娇不错。把那段正淳当小白脸养在曼陀罗山庄,每天呼来喝去,也让他品尝一番您当年的滋味。”李墨怂恿道。

  “这怎么可能?简直就是妄想!”

  身为心理变|态,喜爱砍男人做花肥的女强人王夫人,如何没有妄想过将段正淳当狗一样对待?每次想到可以在段某人头上抖S,她的内心都会涌现一种扭曲的快|感。可惜现实十分残酷,身为高富帅的段正淳,哪怕她倒贴也没贴上。

  “怎么没可能?师侄出身炼药世家,家中祖辈传下两种神药,只要搭配使用,保管可让段正淳回心转意。”

  “什么药?”见识过类似‘悲酥清风’的‘十香软筋散’,以及恐怖至极的‘三尸脑神丹’后,王夫人已将相信李墨是那种隐世医道世家的‘毒药小王子’了。

  “这两种药,分别唤作‘甲基******’和‘二乙|酰吗|啡’。”

  “什么?”王夫人一脸茫然。小李子,我没听清,你再来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