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北宋嗑药升仙党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有人动手偷袭,李墨却不搭理,一旁跃跃欲试的瞳恩终于等到立功的机会,抬手就将三支袖箭全部射出。因为距离实在太近,男子根本来不及躲避,登时就被射中了小腹与大腿,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不等他开口说话,一阵阵剧痛便从身下传来。房间内几人闻声望去,那伤口流出的血都变成黑色。好毒辣的丫头,居然在暗器上淬了如此猛烈的剧毒!

  再想想李墨那闻所未闻的‘三尸脑神丹’,房内众人彼此对望一眼,心中突然浮现出‘星宿派’三个大字,眼中恐惧之色更浓,这次真是踢铁板上了!这哪里是肥羊,分明是饿狼。

  “李,李公子,我们知错,我们……”

  李墨并不清楚对方脑补了什么内容,只见到这群人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彻底认怂了。这令他倍感诧异和郁闷,自己明明还有一套戏码没有演,你们这群家伙真是一点骨气都没有,好令人失望!

  “好好好,人谁无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来来来,每人都吃一粒,以后大家都是好兄弟!过去的恩怨,从现在开始一笔购销。来,小春子,喂各位好汉服药。”

  说着,李墨将瓷瓶抛给李春,吓得对方身体一阵哆嗦,差点就将瓷瓶给打碎。这里面可全是那可怕的‘三尸脑神丹’啊。

  “小心点,别打碎了,这都是稀罕货。”

  “是是是!”李春一脸惊恐与难看的表情,可怜兮兮的望向李墨。

  这时的李墨内心也是心如刀绞,三尸脑神丹啊,兑换一瓶就要五十积分,这可比好几把手枪还要贵。刚才为了杀鸡儆猴,就这么白白浪费一粒,真是心如刀割。至于让李春派分的‘毒药’,反倒是恐吓人的假货。

  他就算再富裕,也不可能随便在这些垃圾身上,浪费这么多积分。不过为了控制着这群人,他还有其他手段。

  ……

  眼见所有人都服下‘假药’,脸上露出哭爹死妈的沮丧表情,李墨拍了拍手掌,开口道:“诸位别难过,以后一门心思跟着我干,大富大贵少不了你们的。至于这药嘛,解起来也不困难,只要吃我独门解药,保证尸虫不会发作。来来来,再喝一碗,以后都是自己人了!”

  眼见李墨带头饮酒,这群人无可奈何,只能继续陪着李墨豪饮。酒过三巡,李墨从腰中取出一个小口袋,立刻引得众人一阵心惊胆战,生怕这位小爷又闹出什么要命的幺蛾子来。

  只见李墨从小布袋中,倒出十多粒熠熠生辉的彩色宝石,红色、蓝的、绿的,每一枚都有指甲盖大小,被切割完美无瑕,一看便是无价之宝。

  “看!我李墨不是小气人,逼各位服下秘药,纯属无奈,这只是以防万一的手段,毕竟徐三这种败类总是有的,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为了表达歉意,每人分一颗宝石,这是我叔叔从西域那边商队手中弄到的宝贝,每一颗都价值连城。只要各位好生替我效力,未来荣华富贵应有尽有!”

  李墨深谙打一棒子喂一颗甜枣的道理,尤其中人工合成的便宜宝石五积分一小包,不过一粒‘脑神丹’,实在划算,拿来收买人心再适合不过。

  然而房内众人在心动的同时,也不断脑补李墨的背景。

  西域,西域!这小毒物果然是星宿海出来的魔头!他收买自己到底有什么阴谋?这几日一直派我们打探参合庄的消息,难道星宿派要对姑苏慕容动手?

  吃了毒药,喝了美酒,分了宝石后,众人心中的忐忑已经压了下来。至于中毒而死的男子,以及尸虫发作同样嗝屁身亡的徐三,都被快吓尿的小春子给拖出房外,丢进预先挖好的坑中,填埋了。

  在埋人的同时,李春心中是又惧又惊,这时他才明白李墨白天时,为什么要他挖大坑了。这位小爷看起来文质彬彬,没想到杀起人来竟然连眼都不眨一下。

  “大家听我说,其实我还有一样从西域弄来的好宝贝,叫做福寿膏,只要吸一口,便能体验无边极乐,好似白日飞升,飘飘欲仙,诸位想不想试一下?”

  说着,李墨故作神秘的拿出一包从‘轮回殿’兑换出的海|洛|因,这种物美价廉的化工神器,一积分就一大包,普通人吸三年都用不完。这才是他称霸武林,执掌江湖的秘密武器。

  屋内众人各个喝的面红耳赤,三尸脑神丹咱都吃了,还怕你阴我啊?既然你说能够极乐登仙,那无论如何也要尝一尝。

  就这样,北宋年间,人类历史上第一批后现代嗑|药党诞生了!相比李墨提供的福寿膏,什么五石散简直弱爆了!

  ……

  接下来几日,李墨不断招兵买马,来自魔法世界‘白鸟帮’的分舵,迅速在北宋时期的苏州城安家落户,并飞速扩大。

  而那群药不能停的三流武功江湖人士,也被李墨牢牢掌控在手中。恩威并施之下,每日酒醉金迷,白日飞升。

  这一日,一份书信被送至曼陀罗山庄。丫鬟将书信交给了山庄之主,王夫人。

  “夫人,您的信,从苏州城送来的。”

  “哦?什么人留下的?”

  “小的不清楚,来人将书信摆在门口,就悄悄离开了。”丫鬟疑惑道。

  “拿来我看看。”王夫人眉头一皱,这书信没有落款,也不知是什么人送来,又为了何时?

  展开书信阅读一番,王夫人脸色连番变幻,最终冷哼一声,将信纸拍到桌子上。

  信中内容很简单,一个自称仰慕逍遥派武学的年轻人,期望能够拜入逍遥门下,望李青萝代母收徒,允许他任意浏览琅嬛玉洞中的秘籍,并指点他武功。作为回报,对方愿意奉上十万白银以示诚意。

  神功秘籍,本就是极为机密的传承,正所谓传男不传女,传嫡不传外。哪怕亲传弟子,师傅不到死之前,多少也要隐藏一两手。像李墨这种明目张胆拿钱买秘籍的行为,已经惹怒了王夫人。

  更何况,他还在信中大肆爆料人家老底,连亲妈李秋水都写得清清楚楚。这种关乎身世的隐秘被外人知晓,更让王夫人有种隐私被窥视的羞怒感。她发誓要查出这小混账的身份,将其挫骨扬灰。

  信件送出后,曼陀罗山庄的反应果然不出所料,李青萝彻底无视了李墨的过分要求。非但如此,对方还派出自己的力量,到处打听李墨的消息,搜寻他的下落。

  “果然不出我所料,想加入王夫人阵营,不是那么的容易啊!”李墨搓着下巴沉吟道。

  听到他的话,瞳恩无奈翻了翻白眼:“大哥哥,你到底是有多傻,才认为那种信件非但不会激怒人家,反而能得到人家的另眼青睐?”

  “哟,丫头不错嘛,都学会成语了。”

  “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妈妈教我龙语,我两年半就学会了。”瞳恩得意的挑挑眉毛。

  “我也没指望那封信能够成功,只是投石问路而已。今天晚上,让你看看我是如何与曼陀罗山庄结盟的!”李墨自信道。

  根据他手下喽啰打探的情报,已经确认不久之前,吐蕃大轮明王强闯天龙寺,掳走大理国世子段誉。估摸时间,两人差不多也该抵达苏州城,算来不日便会前往‘琴韵小筑’。自己若不抓紧时间行动,错过这次机会,以后会后悔的。

  “大哥哥你又打算干什么?那天晚上好带劲,今天一定还要啊!”瞳恩激动道。

  “安心,不会令你失望的,小春子,叫上四大天王,趁天黑行船去曼陀罗山庄,记住千万要小心,别暴露了!”李墨大喊一声,守在门口的李春急忙应道。

  ……

  当天夜晚,李墨一行七人借助乌云掩护,驾一叶扁舟,小心翼翼划到曼陀罗山庄所在岛屿。当船舶靠岸后,几人悄然行动,避开事先侦查好的暗哨,悄悄靠近庄园府邸。

  来到大门处时,李墨示意众人停止动作,接着打了一个手势,提醒众人小心。门后有护院健妇,而且修炼过内功,实力虽然三流,却与他手下的‘四大天王’同一水平,打起来且不提胜负,必然惊动庄园中的其他人,到时一切计划皆付诸流水。

  说起来李墨也是心里苦,自己大费周章许下重利拉拢,又是嗑|药控制、又是威胁逼迫,结果就招揽了一群废柴。人家府邸随便培养几个丫鬟婢女,都身怀不俗内功,一起上的话,指不定就吊打了他的‘四大天王’。

  “哥哥,怎么做?”瞳恩低声问道。

  “嘘!”

  李墨伸出手指抵了抵嘴,接着从怀中取出三个小瓷瓶。四大高手一看,眼中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这小毒物又要施展看家本领了。小春子一看,心中也升起佩服之情,李墨大哥实力虽然三流,但一身毒功当真是通了天啊!

  瞳恩看到李墨行动,小脸涨的通红,内心激动无比。维克多大哥哥果然又要耍流|氓了,人家真是好喜欢这种背后下毒阴人的刺激感觉啊!

  此时李墨哪管这群人什么反应?而是反复对比手中两个瓶子的标签,陷入沉思当中。

  究竟是选十香软筋散好?还是悲酥清风呢?

  这次进入任务世界前,李墨深刻认同安迪的推测,觉得任务世界十有八九便是武侠世界,于是将一身积分,全部购买了武侠世界性价比最高的毒药,什么三尸脑神丹、十香软筋散、豹胎易筋丸、七虫七花膏、海|洛|因啦、K他命啦……总之有杀错没放过,统统打包带走,因此也将一身积分消耗的七七八八。

  果然,上天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他做了如此多的工作,此刻终于派上了用场,今夜突袭曼陀罗山庄,他们七条咸鱼又能翻出什么大浪来?自然是要以智取胜,靠毒药放倒庄内的女婢,然后再次上演一场年度嗑|药大戏,用‘三尸脑神丹’控制王夫人,谋取琅嬛玉洞中的秘籍。

  不过此次突袭,选择哪种药效果更好呢?

  李墨思索片刻,最终选中了‘十香软筋散’。毕竟悲酥清风就是这个世界的产物,而且是李秋水一手主导研发,难保她女儿没有解药。万一闹出乌龙,自己将会死的很惨。

  下定决心后,李墨收起‘悲酥清风’,接着拔开软筋散的塞子,等待药效发作,随风飘入王家庄园之中。

  另一边,他又将一个小瓷瓶,抛给手下的四大天王。四人见到这个瓶子,眼睛一亮,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

  正所谓‘古有十香软筋散,今有甲基******’。今日,两大圣药跨越时空阻隔汇聚一堂,这可是只有幻想中才能出现的盛况,本座实乃天命所归也!

  甲基******,又称‘冰|毒’,一种可以令武林人士保持兴奋状态,心神镇定,超水平发挥实力的圣药。长期服用,可以对服药者起到正性强化作用,体验到前所未有的快|感,甚至进入顿悟状态,修炼内功时灵感爆棚,武艺水平一日千里。

  当日,此药也有些微不足之处,就是容易造成依赖性。但是,李墨不说,谁又能知道呢?

  三天前,李墨手下的‘四大高手’还只是三流下游水准。他们心怀鬼胎,随时准备反噬。然而短短三天的时间,四大高手白天甲基******,晚上二乙|酰吗|啡,每天大鱼大肉龙精虎猛,一身内力不出意外的开始暴增,武学一道更如开窍一般,而且对李墨死心塌地,再没有二心。

  此刻服用了修炼圣药‘甲基******’后,四大高手眼瞳微微赤红,呼吸开始急促,有种内力暴增,恨不得一会天下豪杰,一个打十个的冲动。

  也就是这时,门背后传来一声闷哼,接着有人软倒在地的声音响起。

  “成了!可以行动了,老郑你先。”

  李墨将‘软筋散’的瓶子抛给对方。后者点点头,凭空跳起,脚蹬墙壁,连踏数步,轻飘飘的跃了过去。将两个已经不省人事的女婢,彻底打昏之后,这才悄悄打开门栓,放李墨一行进入。

  就这样,李墨一行见人放毒,然后再派‘四大天王’出手制服,一路竟然轻轻松松,畅行无阻的来到了王府内部,摸到了李青萝的卧房。

  李墨心知王夫人来历不凡,老爹无崖子,老妈李秋水,鬼知道她有没有修炼小无相功?万一是个隐藏boss怎么办?玩脱了,那可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