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劝君多采撷,此物脑神丹。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其他人看到李墨一副好欺负的模样,也逐渐壮起胆子,纷纷嚷嚷起来。

  其中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更是得寸进尺,向李墨索要食物:“单有好酒,没有下酒菜岂不可惜?李公子,能否给我们兄弟几人弄一点吃食来?你放心,打探参合庄、曼陀罗山庄的事情,抱在我身上。”

  这话李墨听了不止一遍,每次向他讨钱时,这帮家伙胸脯拍的啪啪响。然而每次真要行动时,这群咸鱼却畏惧参合庄的威名,却迟迟不肯接近,只用一些人尽皆知的消息来糊弄他,要么就编弄一些假情报。

  “好,几位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李墨闻言也懒得多待,他跟这群低素质的泼皮无赖还真没什么好聊的,点点头就往外走。

  合上房门,拐了个完后,他就静静的靠在墙边,闭上眼睛开始默默计时。没多久,准备好暗器的瞳恩,也蹑手蹑脚的走了过来,一脸期盼的望着他。

  小萝莉抬手扯了扯李墨的袖子,人小鬼大道:“大哥哥,准备怎么样了?我好激动啊,已经迫不及待了!那个啥,我的暗器已经饥渴,渴……额……了。”

  成语没学全的瞳恩卡在那里,小脸憋得通红,就是想不起接下来的台词。

  “再等会,药效还没发作呢!”李墨也不睁眼,一手按住瞳恩的脑袋,继续听声音。

  又过了片刻,房间内终于传出惊怒吵闹声。屋子里乱成一片,不时传出叫骂与打砸声。

  李墨感觉时间差不多,便再次折身返回,一脚踹开房门,看到几个人面色通红,一脸惊怒的瞪向李墨:“竖子,你敢下毒!”

  “卑鄙无耻,快把解药拿出来,不然我砍了你们两兄妹!”、“可恶,你这个卑鄙小人!”

  屋中叫骂声不断,但这些人却没一个能站稳的。

  “我只是下药而已,不是毒。诸位还请安心,不致命的。”

  李墨淡然回了一句,接着一脚踹开一个浑身酸软的汉子,将他蹬到地上,自己则将椅子摆正,稳稳的坐了上去,一脸笑意道:“来来来,大家都喝好了,那么,咱们也来聊一聊。”

  此时的李墨,与往日截然不同,这是他第一次露出真面目,淡漠直视这群人。

  而场中几人也被他的神态气度惊到,他们平日都是市井底层,虽说有几分悍勇,但出身决定心态,都是欺软怕硬之辈,对上李墨的眼神后,反而退缩了。

  “小子,你找死!”一个靠近李墨的家伙,突然鼓足力气,冲了过来,打算偷袭。

  可惜他此时手软脚软,动作走形严重。李墨用的可是轮回殿出品的迷药,价格公道质量有保证,对方那点微薄的内力,根本无法调用。

  面对偷袭,李墨偏偏头轻松闪身避开,接着突然起身,迅捷有力的锤出两拳,连续命中对方要害,痛的对方倒吸一口冷气,惨叫连连。

  接着,他动作不停,一把扯住对方头发,将脑袋用力按下,同时猛提膝盖,一招残忍暴力的膝撞,狠狠砸中对方的鼻梁骨。只听咔嚓一声,对方便已满面鲜血,直接昏死过去。

  面对这一房间的废柴,继承了维克多丰富斗殴经验,又经常观看UFC无限制综合格斗的他,自信可以横扫在场所有人。毕竟这些人手边都没有武器,又中了自己下的药,而自己不仅有匕首,身后还有自带全套暗器的瞳恩,根本就是欺负人嘛。

  弹了弹衣服上的灰尘,李墨重新坐回椅子上,笑意盈盈的望向众人,却不说话。

  诸人被他盯得难受,一个三十多岁的武师突然开口:“李公子,你这是何意?为什么要下药谋害我们?”

  “那你们为何要谋害我们兄妹?”李墨歪头问道,一脸的不解与疑惑。

  “咳咳,李公子,这只是个误会。都是徐三的主意,我们并没有答应。”男子闻言,脸憋得通红,咳嗽不止。他想要强辩,又有些羞愧,憋得不上不下,进退两难。

  李墨垂下头,眯起眼睛,让人看不清表情。接着他掏出一个小瓶子,把玩的同时,低声说道:“你没答应?不是说先观望一番,再决定是杀是留吗?”

  他这话一开口,却是彻底撕破脸皮,场中几人心底一沉,忐忑难言,今夜怕是无法善了了。心中焦急之下,几个没胆的率先开口求饶。

  “公子,冤枉啊!”、“是啊,是啊!和我无关,都是徐三的主意!”、“不错,都是徐三!我们也是被逼无奈。”、“还请李公子给我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得知阴谋败露,这群杂鱼纷纷推卸责任,相互指责,开口求饶。他们本就不是强者,更没有半分尊严可言,此刻被李墨下了药,沦为案板上的鱼肉,心中恐惧异常,只能装孙子认怂。

  “小子,老子就是想杀你,你奈我何?!”喝高了徐三瞪大眼睛,一脸凶狠的问道。

  “问得好,我不把你怎样,只赏你一颗丹药吃。”说着,李墨高呼一声,“小春子,还不进来!”

  不多时,李春麻溜的跑进屋里。这时,李墨打开手中拿小瓶子,然后倒出一粒红色丹药,用两根手指捻住,放在摇曳的烛火下摆弄一番,待心满意足后,这才阴测测的开口。

  “此物唤作‘三尸脑神丹’,乃是我家中长辈所赐圣药,在下不敢推辞,一直贴身收藏。相传此药由异人所炼,内含三种尸虫,服食后一无异状,但到了每年端阳节午时,若不及时服用克制尸虫的解药,尸虫变会脱伏而出。一经入脑,服此药者行动便如鬼似妖,丧失人性理智,连父母妻子也会咬来吃了。最奇特之处,尸虫一经发作,再无药可医,无人可治。生死一念,慎之又慎!”

  李墨一脸平静的侃侃而谈,努力营造一副变|态的气场。一旁瞳恩却听得眼冒金光,对这种药丸充满了好奇,猜测这一定是维克多在轮回殿购买的,回去也要买几瓶玩玩。

  然而小春子却面色发白,他是真的被一脸冷淡但语气古怪森然的李墨给吓到了。

  至于被药放到的众人,有的脸色惊恐,有的神色游移不定,也有不屑一顾者,认为李墨这是在危言耸听,拿假药吓唬人。

  “你们是不是不信我所言?”李墨看了徐三一眼,不再理会他,而是继续宣传自己手中的那粒丹药。

  “诸位请看,这‘三尸脑神丹’一共分为两部分。用指甲抠去这红色的药壳后,所留灰色丸药,便是那三尸虫所在。红色的药壳,则是克制尸虫的解药。如果只服用‘尸虫’而无解药克制,这尸虫入体后便会苏醒,然后一点点从你的肚中,钻进脑里,咬食你的脑浆,让你不人不鬼,身不由己,最终丧失理智,沦为野兽,便是大罗金仙出手,也难以挽回……”

  李墨这边绘声绘色的描述恐吓,那边几位则额头不断渗出冷汗,却还要强自镇定,表示自己对此不屑一顾。

  “哼哼,可笑!我徐三纵横江湖,什么奇门毒药没有听过,你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编造!”心里毛毛哒的徐三,故作不屑,给自己打气。

  “说得好!徐三爷真有气魄!令人不禁折服。我也知诸位不信,其实我心中同样有此疑惑,不信时间有如此奇诡之物。所以今天打算让一人来试毒,给大伙开开眼界,看看此药是否如言之神妙?我敬三爷是条好汉子,那么就由徐兄你来以身试药,大家一看究竟如何?”

  李墨视线扫过在场众人,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一众杂鱼纷纷点头称善,皆推举徐三试药。气的后者破口大骂,再没胆气装英雄。

  “李公子我错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计小人我,还请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来来来,小春子,把这粒‘尸虫’未给徐大哥,看看我是不是在骗人?如果真如他所言,全是我编造之词,那么他定然安然无恙。”

  “李公子,我知道错了,求求你……”

  “还不快点!”李墨将药丸抛过去,小春子下意识接过,接着吓得猛地一个激灵,差点脱手扔出。

  接着,李墨不耐烦的踢了他一脚,催道:“记得把三爷捆起来,小心丹药发作,他六亲不认,把诸位英雄都咬伤了。万一这尸虫有毒,可以传染,那诸位不也都变得行尸走肉了?”

  李墨说的轻巧,却脑洞大开,把丧尸那一套也搬了出来,听得众人心中发寒。好阴险毒辣的小子,先在酒中下药,又逼人吃毒丹,现在更出言恐吓诅咒。

  “姓李的小杂|种,你敢!快把药拿开,否则我诅咒你全家不得好死,我……唔唔唔……”在李墨的逼迫下,小春子终于壮着胆,将药丸塞进对方的喉咙中,接着一碗酒灌下去,差点没有把徐三给呛死。

  尸虫入腹后,现场陷入诡异的寂静当中,所有人都屏气凝神,只有徐三一人在急促喘息,张口想要将东西吐出来。没过多久,他发现自己并没有变化,一切果然如他所说,都是假的。

  接着徐三又哭又笑,疯疯癫癫,同时再次对李墨破口大骂,又将其他同党逐次骂了一遍。结果,其他其人也不气恼,反而在冷眼旁观,就算那丹药是假,自己被李墨下药却是真。他如此不识好歹,开口大骂,李姓的小子又岂会放过他?

  坐在椅子上的李墨同样不禁纳闷,这‘三尸脑神丹’可是正版货,花费了五十积分才兑换了十枚,绝对不会有假。只不过为什么还不发作?

  李墨虽然心中疑惑,但依旧强装出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静静坐在椅子上,冷眼旁观徐三的演出,嘴角不时露出不屑一顾的笑容。

  尸虫并未让他失望,没过多久,对方脸上露出些许痛苦的神色。李墨心底一松,总算来了!缺少外层药壳的抑止,尸虫终于苏醒。

  房间内众人纷纷噤声,脸上也带上了恐惧的神色,紧张的注视着那位徐三爷。

  当事人也不负重望,没一会功夫就不受控制的颤抖抽搐,痛哭流涕开始求饶,可惜李墨依旧摆出大反派的造型,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无动于衷。

  接着,徐三双眼翻白,喉咙中发出低沉的嚎叫声,已慢慢丧失了身为人类的理智,如同一头疯兽,几次想要爬起来,却因为被捆缚而无法动弹,接着又奋力用头撞地,发泄心中的不快满脸鲜血也毫不在意,看样子已经失去了知觉。

  这个世界的人类是挺单纯的,他们从未看过生化危机,或者丧尸来袭。眼见徐三一点点丧失理智,仿佛尸变一般,最终不断自残也不自知,人人心中都升起一股寒意,吓得肝胆欲裂。

  尽管李墨刚才描述的可怕,他们心中还是抱有几分侥幸。但此刻亲眼目睹徐三的前后变化,终于体验到一种无比强烈的心灵冲击。

  “李,李公子,我们认错。我想徐三他也一定也会知错悔改的,能不能把解药给他?”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几条杂鱼看到如此劲爆的一幕后,心中难免感伤+恐惧,期望李墨能放徐三一马。

  “瞧您这话说的,好像我不给他活路一样。非是我不愿,而是实在无力回天啊。这尸虫乃是蛊毒,与一般的剧毒不同。饮下剧毒后及时服用解药,自可安然无恙。但是这尸虫一旦入脑,人就真的疯魔了。哪怕饮下克制尸虫的毒药,那也只能换回一个傻子。真是可惜了徐三爷实这条好汉啊,他可是你们当中,功夫最好的一位,就这么傻了,彻底没救了。”

  李墨冷笑着看向屋内众人,一脚踩到徐三不断抢地的头上,将他死死按住,止住了他自虐的行为,接着环顾众人。

  所有心中有鬼的家伙,都主动低头避开了他的目光。此刻这群人的心中,只觉得李墨就是那故事中妖魔,没有半点人性,心中充满了恐惧与绝望。

  也就在这时,李墨座位侧面的一个男子,咬牙冲了过来,准备偷袭打昏李墨。

  瞧这场面,接下来这姓李的小子,一定会给每人喂食一粒。一想到徐三这凄惨的下场,男子心中忍不住发毛,哪怕是死,也不能让姓李的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