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树立正确武侠观,朝廷才是唯一出路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对方客气有礼,李墨自然不会拒绝,给瞳恩抛去一个眼神,让她老实闭嘴,接着回道:“在下李墨,这是舍妹。初至贵境,柳兄台爱,不胜荣幸!”

  听到李墨如此麻溜的说出这么一长串,瞳恩惊讶的瞪大一双本就很大的眼睛,看上去像只受到刺激的喵星人,整只猫都懵了。

  临时获得汉语精通的她,可以听懂各种半古半白的话语,却只能说最普通的语句。李墨这一串,用魔法世界原住民的思想来理解,差不多是吟游诗人的蛋疼级吟咏,又或者贵族之间那种装腔作势的句法,总之相当有文艺范。

  维克多大哥哥果然不一般,这才过了多少天?就已经彻底融入这个位面,伪装的如此逼真。他在‘希塔海姆’,该不会就是个职业骗子吧?自己以后要小心警惕了。

  不提瞳恩心中各种猜测,李墨那边已经跟柳松风喝了起来,推杯换盏之间越来越熟。

  来人是姑苏城的一个二流秀才,家境阔绰殷实但自身实力有限,做官无望,每日在家混吃等死,经常和死党四处吃喝玩乐,喝花酒逛那啥,属于标准文艺富二代。

  因为生活优渥,不需为生计发愁,人生又没有明确目标,因此生活空虚,对一些猎奇的事物感兴趣。

  今天他来这间酒楼吃饭听曲,突然发现特立独行的李墨是那样的潇洒拉风,依窗痛饮的风采更令人向往。此外,他同样被那装载‘二锅头’的琉璃瓶吸引,顿时来了兴趣,于是壮着胆子来讨一杯酒喝。

  面对这个敢于尝试新鲜事物的年轻人,李墨非常欣赏。于是毫不吝惜,不仅给对方斟满一杯56°的白酒,又贴心的帮对方拌了一碗老干妈。若非知道古代人不抽烟也无烟可抽,他甚至还打算拿几根雪茄让对方开开眼。反正这些东西加一起,也不过5个积分。

  柳松风平日是吃辣的,他吃姜、吃蒜、吃芥菜,而且他很欣赏这个年代的川菜。不过在第一次品尝到老干妈的滋味后,他哭了……被辣哭的。

  好辣!好辣!

  于是他选择饮酒解辣,一杯二锅头下肚,他哭的更厉害了。

  “李墨兄弟,你这酒真烈,好东西,烧的我喉咙痛!还有这名为‘老干妈’的奇物又是什么?我闻所未闻!”

  面对好奇宝宝,李墨一一解答,同时也开始反向询问。包括燕子坞参合庄,还有曼陀罗山庄的信息,以及北宋民间的风气,此外还打听了关于江湖的消息。

  柳松风三杯两盏下肚,已经毫无提防之心,心中想什么嘴里就说什么。他身为本地纨绔,经常泛舟于太湖之上,对于这几家都有所了解。

  曼陀罗山庄独占一岛,过着自给自足的农场模式,比较封闭,不常与外界交流,不过也有自的生意补贴家用。因为茶花种的好,经常有达官贵人从此处订货,据说庄主王夫人风韵犹存,备受官老爷重视云云。

  姑苏慕容在江湖上鼎鼎大名,被称为武林世家,表面光鲜亮丽,但却被读书人看不起。宋朝重文轻武,因为慕容复不读书,不科举,所以是个没文化的粗人,将自己粉饰的比较漂亮的一庄之主而已。

  在柳松风眼里,慕容世家说白了,就是太湖附近的‘家族式黑帮’,有白道身份掩护,与当地商政往来密切,勇武剽悍的非法民间武装势力。霸占太湖水域,经常逼粮收租。四大家将更是当地出名的王牌打手,手下沾染了不少人命,有名的强梁。

  类似的情况在大宋十分常见,比如未来被梁山好汉群殴的祝家庄啊、晁盖的东西村啊、转职水匪的陆乘风一家、经常结交社会闲散人员,不久后即将团灭的聚贤庄……都是不合法的民间武装势力,当地衙门懒得管,也不敢管。

  听听聚贤庄这名字,都快赶上聚义厅了,不被灭掉还有天理?要不是朝廷还余威犹存,指不定这群刁民就转职做土匪了。

  柳松风谈起江湖武林,满脸的不屑一顾,无非就是绿林草莽黑|帮豪强,或者有合法身份的武装势力。丐帮不必多说,一群有手有脚不事生产的家伙,有何面目自称正义?

  至于佛门圣地少林寺,那更是凶残的没边。少室山周围的农田全归和尚管,收粮不用给朝廷交租子,哪家农户敢偷偷截留粮食,就派出十八铜人乱棍活活打死,以儆效尤……

  当李墨问到大理段氏,柳松风这个姑苏土鳖却是傻了眼,一脸茫然。他一个苏州城土著,怎么可能知道外国人的消息?

  不过他听某位一起上花船的酒肉朋友说,当年保定帝有一个不怎么检点的弟弟,仗着番邦小王爷的名头,在大宋朝诱骗了不少无知少女,始乱终弃拱了很多鲜花,令无数接盘侠扼腕叹息。

  说起这件子虚乌有的谣传,柳松风也是一脸的痛心疾首。大约如同后世的天朝叼丝,看不过眼那帮碧池跪舔非洲来的AIDS黑叔叔一样。

  果然只要是个外国人,就一定器大活好吗?!

  ……

  一顿饭吃完,李墨与柳松风相互刷新了对方的三观。李墨各种小玩意让对方大开眼界,啧啧称奇,对老干妈其人惊为天人。

  而柳松风也为李墨树立了正确的三观,对江湖有了全新的认知,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想要封妻荫子,朝廷鹰犬才是你唯一的出路。千万不要和那群社会败类混在一起。

  临别时,手脚阔绰为人豪爽的李墨,已经和柳松风成为了至交好友。

  “好兄弟,你以后在苏州有困难,就来柳家找我,我一定,一定……”喝高的柳松风,怀揣三瓶辣酱两瓶二锅头,与李墨依依惜别道。

  “再见!大傻子!”顺走人家折扇的瞳恩,开心的挥手告别。

  “再见,李家妹子!”

  ……

  送走柳松风后,李墨也开始思考自己该怎样入局?进入这个剧情世界已经七天,总算抵达姑苏,也不知道剧情推进到了哪里?凭自己这不入流的渣渣身手,必定不是那些高手的对手。虽然自己手中也有顶级武功,却不是短时间能修炼出来的。

  那么质量不能提不高,就必须以数量取胜了。

  与柳松风一番交流,他也算明白什么是武林人士了。果然啊,在希塔海姆加入‘白鸟帮’,来到天龙依旧要搞社团。不过这一次,李墨不打算寄人篱下,而是玩一票大的。

  武林人士,说得好听叫任侠,说难听就是混混。有真本事、有大抱负的,早就去参加武举了,还留在所谓江湖厮混的,大多良莠不齐,属于被淘汰后的渣滓。

  李墨这次进入天龙世界,身上各种跨时代的值钱物件准备了不少。在各大当铺溜达一圈,抛出那些人造水晶后,瞬间资产暴增。接着再逛一圈武馆、转一圈赌场,很快就招揽了七八个刀口舔血的黑道小混混。

  他对这些低素质垃圾自然不报任何期望,连自己都打不过,指望这些贪财胆小的人为自己出生入死,根本没有可能。不过李墨以这群弱鸡为引,迅速接触到了更深层次的丐帮、盐帮,当地黑|道头目,太湖附近的水匪组织。

  不要高估江湖豪侠的节操,跑江湖为了什么?还不是荣华富贵呗。在大把金钱的诱|惑下,他轻松凑齐了几个会粗浅内功的手下,对他鞍前马后阿谀奉承。

  这个年代,懂得内功的人,不比读书识字的人多。即便最粗浅的内功,也都被人敝扫自珍,当做宝物严密私藏。所以李墨能凑齐这几个马仔,已经算是极限了。

  金钱开路,一个结构简陋的小团伙迅速成型,李墨成为当之无愧的头目。瞳恩身边也多出两个练过外功的跟班。就凭这个阵容,只要再拉拢一票外围炮灰,完全可以占山为王,傲啸一方,最终再被朝廷给剿灭。

  ……两天后……

  “大哥哥,我们这是要去攻打参合庄吗?”对慕容复了解为零的瞳恩,认为己方十几条好汉,再配备合格兵器,就可以轻松推平敌军总部。

  这个阵容放到‘希塔海姆’,七八个一级冒险者,搭配精良武器,扫平一个地精部落绝不是问题。

  “你哪凉快哪歇着去,我今晚要好好教育一下这帮小弟。”

  李墨推开小萝莉的头,想的可真美。如果能搞来十几把弩弓,他倒是不介意和包不同之流玩两把,看看谁先死?不过那东西是禁品,有钱也买不到。他手下这群小弟的素质,也没胆量使用,万一被人发现,可是要杀头的。

  李墨这两天招揽的小弟,渐渐有了奴大欺主的迹象。在发现李氏兄妹很有钱,实力却很差后,这些来历不明的江湖人士,迅速抱成一团,将李氏兄妹看做软柿子,不免动了歪心思。

  不过李墨这几日来表现淡定,又通过柳松风和苏州城的达官贵人攀升交情,每天大把大把的往外撒银子,送出一堆礼物。并不时透露自己身份不凡,几个没见识的杂鱼也不敢轻举妄动。

  今天晚上,他有必要好好教育一下这群小弟,如何做一条懂事听话的好狗。

  “今天晚上,你把这包药下到酒里,然后把那几个会内功请进来。”李墨递给瞳恩一包药粉,嘱咐道。

  “嗯?大哥哥你傻呀?咱们好不容易花钱雇来的打手,还没出力就要毒死,岂不太可惜了?”瞳恩也很讨厌那些得寸进尺的家伙,却从没动过杀人灭口的念头。

  李墨闻言,无奈解释一句:“谁说这是毒药了?只是禁制内力的药。”

  “你下药干嘛?”

  “到时看着就是了!”

  李墨交代完事情后,大吼一声:“小春子,进来!”

  一个叼着包子的机灵少年,从门外窜了进来。这个叫李春的小子,是李墨在赌场新收的小跟班。他原本在赌场里做打杂的小厮,为人机灵不甘平庸,认识了李墨后,便铁了心要跟他混出一番名堂来。

  比起那些自恃勇武,心怀邪念的江湖庸手,立春虽然毫无实力,但却机敏懂事,而且忠心耿耿。

  “墨哥,有啥事?”小春子三两下吃掉嘴里的包子,殷切的望向李墨。

  “你去后院挖一个坑,还有……记得……”

  李墨说的越多,小春子的表就越古怪:“墨哥,您这是要做什么?”

  “当然是立规矩!他们跟着我混,每天好酒好肉好吃好喝,却动了别的心思,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不好好给他们教教规矩,我和我妹怕是也要被他们……”

  说着,李墨脸色变得不善起来。

  他雇佣的这群人,鱼龙混杂、素质低下、欺软怕硬,仗着手上有几分功夫,经常欺男霸女。

  一开始李墨出钱********,这群人经人引荐,见待遇优厚,便纷纷加入。在发现李墨兄妹人傻钱多,管事的不过是个半大小子后,表现的更加得寸进尺。

  每天吃拿卡要,却不出力,经常主动索要钱财外,甚至还动了别的邪念。只把李墨两人当做提款机,态度敷衍,言语中更流露出恐吓之意。

  昨天夜里,起夜的李春无意间听到这伙人交谈,其中某个壮汉更出言煽动他人,打算做掉李墨分了财物。玩了瞳恩之后,再买进青|楼另赚一笔。

  不过这群人里来历不一,彼此提防,而且大多数都是有贼心没贼胆的废物,外加李墨行事不同常人,因此并没人同意那个败类的意见,都是持观望态度。

  等再过几日,确定李墨没有背景后,再杀人越货也不迟嘛。

  李春偷听到这里,便急忙向李墨告密,打算先立个投名状。

  他的想法也简单,屋内那群人都有功夫在身,全是杀人不眨眼的货色。自己没实力入伙,还有被宰掉的可能。倒不如投了李墨,表明忠心。否则李式兄妹被谋害,自己哪里找金主去?

  而放线钓鱼李墨,也不打算再拖下去,准备好好整编一番,收拾了这群人。人家完颜洪烈撒一把金子,就能召集一批高素质人才。再看自己,雇来的都是什么垃圾货色?

  他来天龙可不是搞社团的,更不是来伺候大爷的,他只需要一批得力的手下。今晚过后,让这帮家伙吃进去多少,都给我吐出来。

  ……

  入夜,李墨敲响房门,提着一坛酒走了进来。

  “诸位都在啊!正巧,我今天从柳公子哪里得了一坛好酒,好好犒劳大家。”

  “我来闻闻,……李公子真是客气了!”

  被小春子告密的那个大汉,率先夺过酒坛,也不理李墨什么感受,一把拍开泥封闻了闻,发现李墨所言不虚,确实是好酒后,才露出一个满意的表情,毫无诚意的恭维起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