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后,还要继续穿吗?

魔法种族大穿越 +A -A

  在希塔海姆,上千万的生灵中,总会有那么一个极特殊的,拥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本质。而在这无数的特殊类型中,只有少数可以觉醒,开启‘穿越时空’的潜力,在不同的世界进行旅行,探索生命的真谛。

  然而哪怕无法觉醒,这些特殊的生命,本身依旧拥有着极大地吸引力。他们就像一支火把,一盏明灯,一个坐标,在无尽的虚空中,散发着特殊的吸引力。

  希塔海姆物质位面的某个角落,一抹虚弱的微光,吸引了一缕残破的异界灵魂。

  ……

  李墨穿越了,他完成了地球绝大多数人的梦想。

  当他清醒过来,恢复意识的一瞬间,大量残破的记忆碎片涌入脑中,他明白自己来到了一个‘剑与魔法’的世界,一个名为‘希塔海姆’的大世界。

  这里半神巫妖满地走,这里恶魔领主多如狗。这是一个凡人也有机会点燃神火封神的超魔奇幻世界!

  在这里,魔法是第一生产力,法爷们高高在上,以实力称王。白天精灵女友妖娆,夜晚魅魔宠物放|荡,这里是无数地球人所向往的天堂!

  根据这具身体原主人残留的记忆判断,十多年前貌似发生了一场可怕的灾难,就连高高在上的诸神,都纷纷失格降临人间。接着九重地狱开启,深渊疯狗出笼,物质位面即将毁于一旦。

  然而在这危急关头,层出不穷掌握奇异力量的大英雄,应运时势崛起,杀戮一方,称王称霸。甚至有野心者,筹谋夺取神格,取诸神而代之。

  并且,已有人干掉了某位神灵的圣者形态,掌握神格线索。只待这场风暴结束,既能立刻封神。

  这是一个充满机遇与挑战,令人热血沸腾的疯狂时代!

  一切看来都是那么的美好,然而这并没什么卵用!

  李墨好恨,恨生不逢时!

  ……

  李墨原本刚刚苏醒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因为这具他刚刚附身,还没来的及熟悉的身体,被人在胸腹处开了一个茶杯大小的洞!通透的厉害,拳头大小,阵阵凉风从中透过,血流不止,身体四周已经凝聚了一片血泊。

  再不抢救一下的话,就真的来不及了。不过就凭这出血量,那怕就是有人抢救,也来不及了吧?或许顶级的复活术可以做到,但这小地方怎么会有路过的牧师?

  阵阵剧痛从伤口传来,痛的李墨生不如死。他紧咬牙关,全身开始痉挛抽痛。李墨暗自发誓,自己上辈子活了二十年,最痛彻心扉的那次骨折比起现在来,真是九牛一毛!

  窒息缺氧的感觉直逼大脑,让他思考困难,大脑发懵,眼前发黑,瞳孔逐渐失焦。

  难怪自己能够成功附身,这具身体的前主人,怕是刚被痛死没多久吧?!不然,自己也没机会附身这具还没死透的尸体,真是‘生’不逢时啊。才穿越,就要再死一次不成?

  并不想死的李墨,在死亡恐惧的逼迫下,坚持着胡思乱想自我打趣,因为他怕自己一旦停止思考,就真的结束了。

  也不知道等会儿自己死后,还会不会还有更加悲剧的穿越者,继续趁热选择这具身体?不过,好像已经开始变凉了啊……真的好冷,好怕啊,我还不想死……

  ……

  这时,耳边传来隐隐约约的对话。李墨强打精神睁开眼睛,向不远处望去。

  杀人凶手!!!

  身体原主人哪怕已经死去,但体内还残留着一股执念没有消散,依旧能传递给自己怨恨、愤怒、疯狂,以及一股股强烈的负面杀意。

  没想到这具身体还残留着如此浓郁的仇恨,不过李墨同样恨不得亲手宰了这家伙!恨啊,恨力不能及!恨不能手刃仇人!

  凶手就在眼前,自己却束手无策,只能气若游丝的等死,多么憋屈?

  李墨微眯眼睛,死死盯住对方,想要记住仇人的脸,哪怕死了做鬼也要拖对方下水。可惜对方不给他机会,这是一个身披黑袍,全身散发出阴冷气息的神秘家伙。

  此刻,他正阴森森的对着一高一矮两个身穿皮甲,腰别短剑的家伙说着什么?

  大概是刚刚穿入这具身体,还没适应的缘故。又或者大脑供血不足,脑力有限。总之李墨虽然继承了原主人的凌乱记忆,隐约能够听到这几人对话,却又不甚明白对方说了什么。

  这感觉就好像学渣在做听力题,明明每个单词都懂,但拼在一起就不明白了。

  凶手一身黑袍,一只皮包骨的青黑色枯手,从袖子之中露出,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人类。而对面两个家伙一脸惊恐与绝望,不断摇着头,急促诉说,仿佛是在求饶。

  这两个家伙,一个是金发人类,另一个是侏儒。此时身体原主人的记忆又开始作怪,李墨怎么看怎么觉得两人熟悉,就好像叫不出名的老相识。

  而地面上,还歪歪扭扭躺到了数具尸体,穿着打扮与自己一样,同样皮甲配短剑。果然啊,自己也不是好鸟吗?这究竟是黑帮仇杀?还是刺客伏击?又或者其他?

  脑子越来越沉重,已经听不清外界的声音,思维也开始变的迟钝,外界的一切都迅速离自己远去,世界变得安宁。

  冰冷的身体开始迅速回暖,一股难以言喻的舒适感袭遍全身,真是好舒服的感觉啊,好想就这么一直睡下去……就是后腰处那块硬邦邦的东西,硌得人有些难受。

  死也不让人死舒服点吗?

  真的要死了吗?

  这一刻,李墨感觉自己内心波澜不惊,无比的平淡,前后短短几分钟,自己大起大落先后经历了穿越的狂喜,对死亡的恐惧,此刻已经进入圣者模式,能够坦然面对生死轮转。死,也没什么可怕的啊。

  ……

  半休克状态的李墨,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能力,而越流越多的鲜血,迅速侵染了他的衣服,浸湿了他后腰处的包裹。

  于此同时,这具身体的特质,依旧在释放着微弱的光芒,并与后腰处的特殊能量相互呼应,似乎沟通到了某处神秘的地方。

  在温暖的梦中,他仿佛听到了来自遥远世界的呼唤。

  “你想活下去吗?你,想要主宰自己命运的力量吗?”

  被这股声音唤醒,李墨迅速意识到自己的情况,顿时又惊又怕,之前的恬淡安逸顿时烟消云散,强烈的求生欲再次炽烈的燃烧起来。

  他在梦境高吼道:“我当然想活了!我要活下去啊!!!”

  ……

  现实世界,死灵法师安德鲁察觉到身后的异样,手中立刻射出一道绿色光线,迅速结果了两个没有价值的杂鱼,接着扭头看去,同时转动手指,又释放了一个防御法术,以防万一。

  结果,令他不可置信的一幕发生了,那具早已死去的尸体,不知何时又恢复一丝生机,并被一股强大而又陌生的伟力笼罩住,接着化作一捧光点,一点点消失不见。

  自己杀人从不留活口,罕有失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被死灵法师抹杀了灵魂的尸体,为何又能恢复生机?

  回忆起近十年间频繁发生的传说异闻,想到那些陌生而又恐怖的英雄强者,安德鲁的呼吸不可自抑的急促起来,他感觉自己错失了生命中最珍贵的一次机遇。

  他张嘴发出沙哑不甘的嘶吼,伸手想要抓住已经化为虚光的李墨,结果如水中捞月一场徒劳。

  “不……!”

  死灵法师愤怒的吼道,结果李墨那具快要凉透的身体,彻底消失不见。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