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八章 双朝贺

最春风 +A -A

    秦珏个子高,一双长腿只能蜷缩在罗汉床上,这样的姿势加之身上有伤,他睡得并不好,听到动静便睁开了眼睛,正好看到罗锦言拔着脖子正从半挑的纱幔后面探头出来。@@小@说|

    两人的眼睛正好对上,不由自主地全都脸红了。

    昨天虽然有人挡酒,可秦珏还是喝了几杯,没有喝多,可也有几分酒意,现在睡了一觉完全清醒,昨晚的一切历历在目,他抱了她,亲了她,还合演了一场声情并茂的戏。

    想到昨晚的事,他就有些讪讪的,当时借着酒劲,把想做的都做了,也不知惜惜有没有生气。

    他从罗汉床上起来,几步走到大床前,罗锦言坐着,他站着,四目相对,罗锦言刚刚醒来,还带着早起的慵懒,乌黑的长发披散着,大红色的寝衣有些凌乱,衣领松垮处,锁骨上有个淡淡的红印,那是他咬上去的。

    秦珏的心跳便加快了几分,他在罗锦言身边坐下,伸出手臂把她揽进怀里,柔声问道:“睡得好吗?”

    罗锦言很少会早起,现在很想再去睡个回笼觉,但秦珏忽然又和她这样亲近,她的脑海里立刻想起昨天晚上的情景。

    她就像是猫儿被踩了尾巴一样,使劲从秦珏怀里挣脱出来,道:“你别胡闹了,今天有很多事。”

    说着,她便叫了丫鬟进来,服侍她洗漱梳妆,看都没看秦珏一眼。

    秦珏看着她那副小模样,就想起以前看到她生气的样子,冷若冰霜面无表情,要么一言不发,要么就喘得透不过气来,每次他都要使出全身解数来哄她才行。

    那她现在这个样子,应该不是在生气,她是害羞吧,还有一点点责怪他。

    秦珏顿时心情大好,让丫鬟叫了两个七八岁的小僮进来服侍他洗漱更衣。

    小僮给罗锦言见礼时,罗锦言不由多看了他们几眼,他们的年纪比以前见过的明月和清泉要小上两三岁,但却是同样的机灵可爱,。

    “他们一个叫竹喧,一个叫莲舟,年纪还小。”

    显然,就是看中他们年纪小,才让他们贴身服侍,可这两个也太小了,服侍穿衣洗漱还行,别的活儿也干不了。

    罗锦言记得秦珏的其他几个小厮年纪也都不大,便道:“后宅里倒也不用卡得这么严,你那几个小厮里面,超过十三岁的就让他们到前院去,年纪小的就留下吧,不给你当值时,如果我这里有跑腿的事,还能让他们帮帮忙。”

    闻言,秦珏微微一怔,随即嘴角便高高翘了起来,她想用他的人,这是准备和他好好相处的前兆吧。

    “好啊,等到认了亲,我就让他们来见你,不过还有两个没有回来。”

    罗锦言莞尔:“不用这么着急,他们都是你的人,我顶多就是有事时叫一个过来帮帮忙。”

    常贵和林丛都要放到外院,她身边的除了媳妇就是丫鬟,如果有事要出去,自是不如小厮方便。

    秦珏点头,心情好得不能再好,小丫鬟摆了早膳,他和罗锦言简单吃了,便跟着秦烨去给祖宗上香。

    在路上,秦珏低声告诉罗锦言:“我们家的祠堂在通州,一来一去便要错过认亲的时辰,今天你先在列祖列宗的画像前上香,改日我们再到通州祭祖。”

    这是她第二次见到秦烨,多年前在贡院门外她曾经见过他。

    秦珏和秦烨长得很像,只是比父亲高出半头,而秦烨则像极了前世中年后的秦珏,只是比那时的秦珏多了几分儒雅,气质好得让人忽略了他的年纪。

    当着罗锦言,父子二人客气而又疏离,秦珏很恭敬,但脸上却看不到半丝笑意;秦烨温文而雅,但那份笑容里却透着淡漠。

    罗锦言记得当年曾听秦珏说起他母亲的事,显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然不能原谅父亲的所做所为。

    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他才喜欢往杨树胡同跑吧。

    秦烨带着两人拜了祖先,便来到花厅,花厅里早就坐满了秦家的亲眷。

    秦珏扫了一眼,低声对罗锦言道:“通州的宗亲都来了,祖父去世后,他们对我都很照顾。”

    罗锦言早就听鲁振平说起过,秦珏从帽沿胡同跑出去,就是拉了通州宗宗给他撑腰,秦牧身为这一代的家主,却连通州的祠堂都不能踏进。

    她点点头,心里已经有数。

    这时,二房的瑞大太太笑盈盈地走了过来,拉着罗锦言道:“来,嫂嫂给你引见族里的亲戚长辈们。”

    从他们一走进花厅,所有人的目光便全都落到罗锦言身上。

    她穿着真红色遍地金的通袖袄,乌黑的青丝梳成妇人的发髻,插着金丝八宝挂珠钗,肌肤如梨花般洁白晶莹,长眉入鬓,樱唇如珠,双目清亮,目光沉稳,毫无新妇的怯意。

    她的身材也生得恰到好处,不高不矮,纤细却并不单薄,圆润却并不丰腴,行走间如闲庭拂花,从容端庄,一举一动优雅大方,尚未及笄的小姑娘,那份雍容华贵,令在座的几位见惯世面的命妇也刮目相看。

    在座的也只有长房的三太太和四太太是见过罗锦言的,二房的瑞大太太昨晚虽然也见过,但新娘子是端坐着的,远远没有此时这般生动。

    就连秦家在京城女眷中辈份最高的三房钟老夫人也不由得暗忖,罗家的这个女儿是费了不少心思教养的吧。

    罗锦言微笑着先向众人曲膝施礼,便由瑞大太太领着,和秦珏一起向秦烨磕头奉茶。

    秦烨身边放着一把空椅子,那是秦珏生母叶氏的位子,罗锦言有些奇怪,叶氏是继室,按理,还应有元配陆氏的位子,别人倒也罢了,秦珏是长子,但他是继室所出,双朝认亲时,新妇也应该给陆氏的椅子磕头,可不知为何,秦家却只设了叶氏的椅子,倒像是叶氏高出陆氏一头似的。

    秦珏和罗锦言行了大礼,罗锦言送上早就准备的鞋袜,秦烨将一个一尺见方的红木雕花锦盒递给她。

    锦盒很大,吸引了花厅里所有人的目光。

    这是秦烨替叶氏赏的,按习俗,新媳妇要把长辈们的礼物当众打开,接受众人的赞美。

    ****

    这是月票满400的加更,还有两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