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满庭芳

最春风 +A -A

    又过了两日,廖云来了,还带来廖家长房二老爷廖湘的拜帖,廖云在京城承蒙罗绍指点功课,想当面道谢云云。

    罗绍诧异廖云居然没回京城,李青越留在扬州是因为他们父女要来,廖云又是怎么回事?

    像是看出他的疑惑,廖云笑着解释:“祖父一向对廖氏族学颇为看重,只因我想见识京城的华美,又有青越这位案首做伴,这才让我到京城求学,如今八月便要下场,祖父认为这一来一去把时间浪费在路上了,便让我留在扬州,待到八月考完再做打算。“

    短短几句话,既说明当初去京城的目的,又解释了留在扬州的缘由,还顺便捧了李青越。

    罗绍微笑颌首,又对廖云可惜起来了,这么一个招人喜欢的人,又长得一表人才,可惜是个外室子,不然倒能做为女婿人选培养一番。

    这一趟出来,罗绍是来游玩的,除了李家以外,也只想拜访几位少时同窗,没打算与江南的这些世家名门交往,但这拜帖是廖云亲自送来的,他如果不见,就是让廖云难做,他深知廖云在廖家的尴尬地位,便想自己何必为难一个晚辈,因此欣然应允。

    廖湘读书不如兄长廖川,只有秀才的功名,且早已放弃举业,专心打理家中庶务,因此和李家在生意上时有往来,这也是廖云和李青越自幼认识的原因。

    他带着十二色礼品前来,专程向罗绍表达谢意,态度诚恳,言辞不俗,让罗绍颇有好感,待到廖湘走后,罗绍还向女儿赞叹世家子弟的从容风范。

    罗锦言笑而不语,却吩咐远山给父亲准备出门见客的衣裳,罗绍不解,想问问女儿,可李青风叫了唱清曲的来,区氏便让崔妈妈来请了罗锦言去听曲儿。罗绍只能把这事先放下了。

    可是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收到廖家的请帖,他先是一愣,待把这帖子再看一遍,不由得站起身来。

    请帖是廖家长房老太爷亲自下的,邀请他们父女来廖家做客。

    他忙请李家管事带着明岚出去备了礼品,待到他让远山给他准备见客的衣裳时,才想起女儿的事,这小鬼头莫非一早就猜到廖家要请他过府?

    如果只是廖湘邀请,罗绍也就找个名目推脱了,但下请帖的是廖老太爷,他如果推脱那就显得他不通人情世故了,因此,罗绍是一定要去廖家做客的。

    罗锦言打扮妥当,跟着罗绍去了廖家。得知廖老太爷亲自相邀,李毅也很吃惊,他忙让自己的管事跟着,又让区氏挑了几个伶俐的丫鬟婆子跟着罗锦言。

    廖家的宅子很大,不同于京城名门望族的古雅辉宏,而是典型的苏州园林风格,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庭院都掩映在花木之间,精致巧妙,曲径通幽,却又平淡天真、疏朗自然。

    接待他们的是廖湘,寒暄过后,廖湘便陪着罗绍去见廖老太爷,而罗锦言则被引到隔壁的一座花厅里。

    花厅里坐着三名三四十岁的女眷,在她们身边还有四位小姐,一位十五六岁,两位十三四岁,另一个和罗锦言年纪相若。

    带她来的嬷嬷便笑着引见:“这位是咱们长房的二太太,这两位是二房的大夫人和三太太,这几位都是二房的小姐们。”

    她又对三位太太引见罗锦言:“这就是罗进士的千金。”

    罗锦言向廖家的三位女眷见礼,四位小姐也过来和罗锦言相互见礼。

    廖二太太笑着道:“瞧瞧,这姑娘就像是画里走出来的,水灵灵的,真是标致。”

    另外两位也是一番夸奖,活了两世,罗锦言都是被人赞叹惯了的,她笑而不语,落落大方。

    三位太太都送了见面礼,廖二太太送的是一对水头很好的翡翠镯子,二房的大夫人送的则是一对羊脂玉的噤步,三太太的则是枚酒盅大小的珠花。

    这样的见面礼,委实是大方,绝不是平时打赏晚辈的东西,应是特意准备的。

    四位小姐也都给罗锦言送了礼物,有市面上刚出的诗集,也有春日新制的团扇、香囊,年龄最小的廖霓送的则是一只半尺高的瓷娃娃。

    罗锦言早有准备,给四位小姐的都是京城花解语的绢花,颜色款式各不相同,做工精致,惟妙惟肖。用巴掌大的锦盒装着,印着花解语的标记。

    四位小姐只是觉得喜欢,三位太太却交换了目光,这不是在扬州采办的,分明就是从京城带来的,据说这位罗小姐生母早逝,看来她身边定是有很得力的嬷嬷帮她打理一切。

    她们当然不会知道,别人在花解语买绢花是一朵朵的买,罗锦言则是一箱一箱的买......买来送人。

    她从京城出来时,随身就带了二三十朵花解语的绢花,又替罗绍买了几十本万卷坊印的新书,送书比送金银更体面,随便带着比文房四宝更轻便,半路上遇到抢劫的,人家也不会要。

    廖家的四位小姐都很健谈,听说罗锦言是到江南来游山玩水的,便向她介绍江南的风土人情,她们都是深闺女子,虽然这些地方也没去过,但从小就听家人说起,自是比罗锦言知道得更多。尤其是最小的廖霓,拉着罗锦言道:“要不我去求了我娘,也跟着你一起去玩吧,我长这么大,就是去过一次瘦西湖。”

    年纪最大的廖雯则不好意思地对罗锦言道:“罗家妹妹别见笑,我家小妹天真烂漫,说话不经脑子,你千万别当真。”

    廖霓撅着嘴不服气地说:“你明年就要出嫁了,到那时就能到江西看风景了,现在倒说我说话不经脑子,你嫁到江西以后,若是不接我过去住上十天半月的,我就不理你了。”

    一看就是小女孩的想法,以为嫁到江西就能看到江西的风景了,童言无忌,却又有说不出的娇纵,一看就是从小被父母和兄弟姐妹宠爱着的。这番话说得廖雯红了脸,拧她一把,道:“你和罗家妹妹差不多的年纪,你看看人家多懂事,哪像你总是像个小猴子。”

    廖霓闻言就做个手搭凉篷的姿势,逗得大家全都笑个不停。

    一旁的夏至却已经明白了,难怪自家小姐说廖雪自卑了,都是廖家小姐,廖雪的作派和这几位完全不同,她见过廖雪几次,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出廖雪如这般开怀大笑的模样。

    是啊,人家廖雪只会读书写字,哪能做这些无聊的事。

    想来她就是不能像这几位这样吧,所以才要拿捏着,夏至还以为名门世家的女子都是廖雪那样的,却原来并非如此。

    一一一一

    双倍月票最后一天,亲亲们加油啊。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二更在中午的两点钟,不见不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