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江南好

最春风 +A -A

    同德二十五年的二月初一,罗锦言跟着父亲罗绍,动身前往扬州。

    父女二人早就计划了行程,不但要去扬州拜访李家,还要去金陵、苏州、太仓、常州,以及浙江的一些地方。并且征得霍英的同意,待到霍星春闱之后,与他汇合,带着他一起游历。

    罗绍原以为霍英不会答应,没想到霍英欣然应允,还拿了五百两银子的程仪给罗绍。

    霍英起复后,霍家的产业虽然都已归还,但比起当年是大不如了,罗绍不肯收这五百两银子,霍英瞪他一眼,他只好让远山把银子收起来。

    北直隶的产业由林总管看着,罗锦言的铺子和李氏留给她的陪嫁由葛文笙打理,昌平庄子则交给罗建昌,京城里的事情交给焦渭,杨树胡同则由常贵夫妇看家。

    父女两人一身轻松地上路了。

    虽然行程安排得比较迂回绕远,但他们还是先到了扬州。

    到达扬州时,正是三月初,扬州最美的季节。

    李青风和李青越兄弟早在码头上候着,能在扬州见面,就连李青越也有了几分兴奋。

    众人正在岸边寒暄,就见一驾马车向这边驶来,李青风兄弟过去,掀开车帘,一位胖胖的中年人从车上下来。

    这是李毅。

    罗锦言最后一次见到李毅时,她只有三岁,那时李氏病故,李毅带着四个儿子到江西奔丧。转眼很多年过去了,如果不是罗绍没有什么变化,李毅简直不敢相信,站在罗绍身边的那位明眸皓齿的小姑娘,就是当年瘦弱得像只小猫似的外甥女。

    “这是惜惜啊,这么大了。”李毅不由暗暗叹息,惜惜脸上有妹妹的影子,但比妹妹生得更标致。

    看到李家宽敞的马车,罗锦言瞪大眼睛,李青风呵呵地笑,道:“扬州不比京城,没有那么多规矩。”

    朝廷有禁马令,寻常百姓不允许私自养马,也只有勋贵和武将家中才会养马,即使是二三品的大员,出入也是坐轿或骡车。

    却没想到,李家只是商贾,却能坐着马车招摇过市。京城以外的地方果然是不同。

    待到一路走去,装饰华贵的马车比比皆是,百姓们并不惊奇,显然司空见惯。

    见罗锦言像是对马车很好奇,正愁和外甥女没有话说的李毅笑着道:“惜惜喜欢马?舅舅送你一匹胭脂红,挑个性子温顺的,你骑上去保管稳稳当当。”

    胭脂红啊,说得罗锦言心里痒痒的,可是就算她收下舅舅的礼物,也不能带回京城啊。

    她想起爹爹以前曾经说过,要带她到九边的马市见识一番,便问李毅:“扬州有马市?”

    李毅哈哈大笑,罗锦言发现李青风爽朗的性格是遗传自舅舅。

    “也不算是马市,但因扬州来往的客商很多,每隔三个月就有个赏马会,到时就连金陵和苏州杭州的都会过来买马。”

    这下子连罗绍也来了兴趣。

    “赏马会?在什么地方,官府不管吗?”

    李毅觉得这个妹夫长得英俊也有学问,可就是有些迂腐了。

    他笑着道:“能做私马生意的,哪个没有背景,再说,能买得起私马的,俱是非富则贵。官府即使知道,也是假装不知道。”

    买到私马价格昂贵,而且养马需要专门的人和宽阔的场地,即使买得起私马,也没有多少人能够养得起。

    当然,即使这些马贩子手眼通天,也不会随便一个地方都能有赏马会,否则,这南边既有六朝古都的金陵城,又有人间天堂的苏州杭州,可这赏马会却独独设在扬州,除了是因为扬州商贾云集通汇天下,想来也是和扬州官吏们私底下达成某种协议有关。

    舅母区氏四十出头,脸庞线条柔和,细眉细眼,樱桃小口,是典型的江南女子的容貌,让人看上去很是养眼。

    区氏还是第一次见到罗锦言,虽然早就听李青风说过惜惜相貌出众,可现在看到了,还是暗暗吃惊,这位外甥女出落得也太好了。

    她不由得为李青越难过起来。

    这么漂亮的姑娘,就像朵需要让人呵护的花儿,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虽然会读书,可是别的方面比不上三位兄长,如果娶个寻常的小家碧玉倒也罢了,惜惜这般的容貌,他又如何能护得住。

    晚上,区氏就把自己的疑虑告诉了李毅。

    李毅愣了下,道:“那咱们私底下多贴补四郎些银子,银子多了腰杆也就硬起来,他护不住没关系,可以请保镖,扬州的保镖不行,那就到京城去请,万不成还能保不定自家娘子的道理。”

    区氏看着丈夫很是无奈,若是什么都能用银子摆平,那还谈什么仕农工商啊,你干嘛还让四郎去读书考功名啊。

    次日,李毅便让李青越陪着罗氏父女在扬州城内四处闲逛,罗绍以李青越正在备考为由婉拒,让李家一个管事陪着去观赏风景。

    区氏觉得不妥,又派了两位媳妇子一并跟着伺候罗锦言。

    出行从简,罗锦言随身只带着夏至一人,见区氏派了两位媳妇过来,她欣赏应允。

    这两位媳妇都是二十七八岁,很是健谈,对扬州城很是熟悉,哪里的风景有近路,哪里的馆子最具风味,她们如数家珍。

    到了晚上,两个媳妇子回到李家大宅,还没坐稳,区氏就打发小丫鬟来喊她们过去。

    区氏问起罗锦言的情况,两个媳妇子使如实回复:“表小姐话不多,但对我们很客气,说起话来慢悠悠的,一团和气,做事也大方,他们父女在酒楼里用膳,表小姐还让夏至姑娘给我们也开了一席,赏了酒菜给我们,还有那举手投足的气派,一看就是京城里来的,扬州城里读书人家的小姐,也没有像她这么气派的。”

    “气派?这话怎么说的,那才多大的人儿。”区氏笑道,却没有反驳她们。

    两个媳妇见区氏很感兴趣,便索性添油加醋起来:“别看表小姐娇滴滴像朵花儿似的,可就是透着气派,而且识文断字的,咱们陪姑老爷和表小姐游瘦西湖,表小姐第一次到瘦西湖,可就能把瘦西湖周围那些碑文石刻如数家珍,一看就是读过书的。”

    区氏更加错愕,把两个媳妇说的话告诉了李毅,没想到李毅大瞪着双眼,对区氏道:“你怎能让人偷偷打听惜惜,若是让姑老爷知道了,咱们可就说清了。”

    一一一

    不好意思,今天回晚了。更新送上。

    在月票榜上被挤出来了,亲们不要放弃十三啊,继续投票支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