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雪打灯

最春风 +A -A

    外面有烟花?

    罗锦言没等丫鬟们服侍,便自己下炕,趿了鞋子跑出去,大雪拿着斗篷在后面追她。

    走出她的小跨院,便看到满院的火树银花,灯影绰绰。

    第三进的院子里,不知何时已经挂满彩灯,远山和明岚正在院子里放烟花。

    看到罗锦言一脸兴奋地跑过来,罗绍立刻像献宝似的对女儿赔笑:“惜惜,看看喜不喜欢,街上有花灯有烟火,咱们家里也有,乖,等到明年爹爹一定带你去看个痛快。”

    罗锦言心里不忍,笑着点头,兴高彩烈地看着小厮们放了烟花,这时天空飘起雪花,罗绍有些遗憾,还是没让女儿玩个尽兴。

    罗锦言回到屋里,倒头便睡下了,夏至舍不得叫她起来,只好在炕上用热毛巾给她擦了脸和手,再掖了被角,这才铺了被子睡在炕下的小榻上。

    雪越下越大,铜钱大小的雪花飘飘扬扬,如同漫天白梅,在五彩的灯光映照下,亮晶晶的,雪花伴着烟花共舞,把这方冰雪天地渲染得绮丽斑澜。

    沈砚把探出窗外的大半个身子缩回来,发丝上挂着几朵雪花,雪花很快便化做冰水,挂在他的头发上,如同露珠般亮晶晶的。

    “都说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我怎么想不起来中秋节时有没有月亮了?喂,你还记得吗?“

    秦珏没有理他,却已扔了手中的乌木镶银箸,道:“没意思,换个地方玩吧。”

    沈砚立刻支持,道:“我就说嘛,像去年一样,在倚红轩待一晚多好,你非要跑到这破地方来,这里有什么好的,还总是遇到熟人,烦都烦死了。”

    正说话间,一个随从凑过来,道:“爷,外面有个叫丁泉的,听说您在这里,想来给您请安。”

    “丁泉?”沈砚皱皱眉,“老子知道他是哪根葱,是个阿猫阿狗就要给老子请安,那老子还不累死了。”

    随从唯唯诺诺出去,秦珏便道:“你既然不想见人,那还大张旗鼓地做什么。”

    沈砚嘻嘻笑道:“我大张旗鼓,不是为了让人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啊。”

    秦珏失笑,道:“行了,以后别这样了,你想在这里或者去别处都行,我有点儿事要先走。”

    “你要先走?你要甩了我,不带这样的,是你要来看烟火的,这么无聊我都来了,你却说走就走,你走吧,你前脚走,我后脚就把这里拆了。”

    秦珏已经站起身来,看着孩子气的沈砚,道:“明天你还要去宣府,看这雪下的,怕是要延后了,你还是赶紧去安排一下,免得等你到了,咱们连根马毛都没看见。”

    沈砚闻言一拍脑门,骂道:“那都是老子的,他|娘|的,老子倒要看看,哪个龟孙子敢拦着老子赚钱。”

    他这里骂着,一转身秦珏已经不见了,他气得跺跺脚,对身边的随从道:“秦玉章今天这是怎么了,撞邪了,明知老子明天要去宣府,他还要把我拉过来。”

    是啊,把他拉过来也就罢了,可又把他扔在这里,这大雪纷飞的,他可要到哪里玩啊?

    随从不敢说话,他就是想不明白,宣府那边的买卖明明是自家爷和秦家大爷一起做的,可跑腿的却是自家爷,可偏偏自家爷还像是得了宝似的,屁颠屁颠的,忙得不亦乐乎。

    秦珏离开灯市大街,随手拦了顶轿子,回到位于九芝胡同的秦府大宅。

    今天是元宵节,秦府门前的雪地上,都是散落的鞭炮碎屑,他从侧门进去,门子看到是他,揉揉眼睛,接着兴奋地喊道:“珏大爷,真的是您,您回来了,小的王秀儿,给您请安。”

    他的话声刚落,正在门房偷着赌钱的几个小厮也闻声而来,七嘴八舌:“小的是四平,给您请安了。”

    “珏大爷,小的老子娘是大兴庄子里的,您那年去打过鸟儿。”

    “珏大爷,小的万六......“

    秦珏摸出一把碎银子洒了出去:“拿去吃酒。”

    小厮们欢呼着,吩吩嚷嚷的,很快传了进去。

    秦珏刚刚走出游廊,就见几个小厮打着灯笼,簇拥着一个人走了过来。

    “玉章,真是你回来了,若不是亲眼看到,我都不敢相信。”

    这是他的从兄秦琪,是秦家二房的第三子。现在帮着秦烨打理庶务。

    秦珏笑着和秦琪寒暄几句,却转身往明远堂的方向走去。

    秦琪见了连忙拉住他,道:“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不去拜见烨从叔吗?“

    秦琪口中的烨从叔,是秦珏的父亲秦烨,如今管理着整个九芝胡同秦家庶务的就是秦烨。

    而明远堂则是秦珏的祖父秦计生前住的地方,那时秦珏和秦牧的孪生子秦琅和秦瑛便跟着祖父一起住在明远堂。

    秦牧进六部之后,便搬到帽沿胡同的宅子里,秦琅和秦瑛也跟着搬出去,后来秦牧做了家主,他们一家重又搬回九芝胡同,但秦琅和秦瑛并没能再回到明远堂。

    自从秦老太爷去世之后,明远堂里住的只有秦珏。

    秦老太爷生前就曾说过,要让秦珏在明远堂娶妻,把明远堂留给秦珏。

    因此尽管后来秦牧做了家主,却也没能搬进明远堂。

    这本应由秦家历代家主居住的明远堂,到了这一代,就变成了秦珏自己的地方。

    见秦珏回来连父亲都不见,直接要回明远堂,秦琪有些着急,他冒雪迎出来,就是怕这个,没想到秦珏还真的干得出来。

    秦珏笑道:“琪从兄,明天你若没事,我在明远堂设宴,你来喝一杯。”

    提都没提去见秦烨的事。

    秦琪还要再说什么,秦珏却已转过身去,大步向前走去。

    早有明远堂的人闻讯提着灯笼拿着雨伞迎出去,秦珏很快便前呼后拥消失在一片灯影之中。

    秦琪叹了口气,在雪地里伫立良久,也没想出该怎么向秦烨交待。

    一一一一一

    不好意思,上午出去了,回来现赶的稿子,晚了半个小时,亲们久等了。

    下一更在晚上七点啊,不见不散。

    继续碎碎念:最后两天双倍月票,大家别忘了投票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