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迎新春

最春风 +A -A

    大周素有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之说,庄渊、霍英、韩前楚,以及致仕的毛文宣,都是庶吉士出身。

    廖家长房大老爷廖川是前年的庶吉士。按理,明年散馆后,他使要重新任命了。

    廖家是仕林大家,就是在京城也有四人,其中以上个月刚刚提拔的户部侍郎廖静官职最高。

    廖静是时任兵部尚书的武英殿大学士韩前楚的人,任监察院御史多年,毛文宣致仕,霍英起复,庄渊调任吏部,做为某种交换条件,将廖静升至户部右侍郎。而廖静也就成了庄渊和李文忠博弈的受益者。

    廖川明年散馆后就要面临去留问题,是留馆做个翰林,还是入六部,或者外放,都必须提前有所安排。

    廖静刚进六部,尚未站稳脚跟,廖川没走他的关系也算是对的,但他却去托了李文忠,那这人若不是自身愚蠢那就是身边的幕僚愚蠢了。

    罗锦言不置可否,廖川观政多年,却连眼前这点事也看不明白,他以后的仕途可想而知了。

    罗锦言仔细回想,好像还真不记得前世有廖川这个人,倒是廖静推广田亩新法大见成效,在同德四十二年时与翰林院共同编修《万顷录》一书,得以流传后世。

    鲁振平见罗锦言若有所思,便问道:“大小姐,还有一个消息。”

    罗锦言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鲁振平抿了口茶,道:“李贵妃请太常寺少卿秦牧做四皇子的师傅,今上应允了。”

    罗锦言目光微动,心中暗忖,不久之前她还觉得李贵妃不够聪明,瞧瞧,这一世李贵妃可比前世聪明多了。

    先是拉拢霍英,现在又让秦珏的叔父做赵熙的师傅,她找的这条大腿可真够粗的。

    可她转念一想,也不对啊,这个时候秦珏不过是个举人而已,虽然薄有才名,可李贵妃知道他是哪根葱?

    李贵妃请秦牧教导赵熙,不是因为秦珏,那是为了秦家?当然不会。

    秦家虽是远胜廖家的名门望族,可越是这种世家,对朝政便越是持观望态度,他们是不会贸然插手皇嗣之事的。

    后宫连着前朝,李贵妃如果真的没有丁点儿政治眼光,也不会在董皇后被废之后,她能统领后宫十几年,古娆有瑞王做后盾,又有李文忠暗中支持,至死也没能斗垮李贵妃。

    所以李贵妃找个秦牧,一定还有别的原因。

    “秦牧可答应了?”罗锦言问道。

    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兼职,即使皇帝应允了,秦牧若是找个合适的理由推辞,赵极也不会责怪于他。

    鲁振平道:“应允了,待到过了元宵节,秦牧便会进宫教导四皇子。”

    鲁振平走后,罗锦言沉思良久。

    秦牧是出于何种目的,答应做皇子师傅的?

    前世赵熙和秦牧是没有交集的。

    因为她的重生,有些事情改变了,那么秦牧的这件事是不是也是因此造成的呢?

    如果霍英没有起复,那么秦牧或许已经入内阁了。对于秦牧这个人,罗锦言所知甚少,前世他的光彩完全被秦珏掩去,偶尔有人提到他,也要加个前缀“秦珏的叔父”。

    秦珏入仕时尚未及冠,在他入仕不久,秦牧便致仕了。罗锦言对他的了解,也只限于他差点就做了礼部尚书这件事。

    能够与内阁只有一步之遥的人,他的背景不会简单。

    秦家什么时候稀罕做皇子师傅了?

    前世秦珏明明已经做为交换条件答应她教导赵思了,可当赵极提出时,秦珏还是拿张拿乔。怎么现在秦牧就一口应允了?

    罗锦言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接下来的两三天,她都在思忖着这件事。

    霍星直到小年那天才回了茴香胡同,正月初五,他便由一位世仆陪同,只带两名小厮,动身离开京城,回祖籍松江府参加二月的县试。如果县试顺利,四月还要留在松江参加府试。

    霍英虽已贵为阁老,却没有搬家,一家老少依然住在茴香胡同,为此还有趋炎附势之徒上表称赞霍英有古人之风,宁居陋巷两袖清风。

    原本还以罗绍会因霍英的起复而青云直上,可霍英回来这么久了,罗绍却仍旧赋闲在家。这样一来,罗家长房大呼走眼,终于明白罗绍和霍英的关系并不怎么样,所以索性不在罗绍身上费力气,过年的时候也只是打发人送了四色礼品。

    而罗绍却已经在计划着和女儿一起去扬州。虽然这次一去,就要和李毅坐下来谈女儿的亲事了,可他觉得与其让女儿自己过去,被舅舅舅母哄得不知所措,还不如由他来面对这些事情。

    李青越今年也要下场,原本过了元宵节便要起程回京城,待到端午前后再回扬州,参加八月的乡试。可罗绍既然决定和女儿同去,就想赶在烟花三月到达扬州,这样一来,李青越回京城时,罗绍父女也已在去往扬州的路上。

    李毅接到罗绍书信后,索性让李青越留在扬州,回到以前借读的廖家族学读书,待到罗绍父女到达扬州后,他也能陪着姑夫和表妹四处逛逛。

    罗绍听说李青越不回京城了,不由苦笑。

    反倒是罗锦言,待到定下出行的日子,她就高兴得整晚睡不着觉。

    夏至和常贵媳妇偷笑,小姐终于像个小孩子了。

    腊月里的时候,陈镇向罗绍请辞。

    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罗锦言十一岁了,应该另请女子为师,陈镇教导她已有不便。

    罗绍和陈镇甚是投缘,送了五百两程仪,又让李初一护送陈镇夫妇回到获鹿。

    转眼又是元宵节了。待到过了元宵节,父女二人便要起程南下了。

    罗锦言很想再去看烟花,可罗绍想起去年发生的事便心有余悸,生平第一次没有答应女儿的请求。

    元宵节那天,罗锦言撅着嘴坐在临窗的大炕上,无精打彩。

    越是无聊,便越是不想睡,外面时有鞭炮声传来,罗锦言睡意全无。

    她穿了衣裳,正想打发小雪到灶上找点吃的,就见夏至欢天喜地跑进来:“小姐,有烟花有烟花。”

    一一一一

    亲们,更新送上,有票的继续投票啊,双倍月票,下一次要等好久啊。

    昨天的章节有些改动,霍英的文华殿大学士改成谨身殿了。

    下一更在中午两点钟,不见不散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