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欲乘风

最春风 +A -A

    原来这就是沧海叟在《浮生偶寄》里提到过的铁索桥啊。

    那桥横跨在山涧上,将两座山头连成一线,这时恰好有个灰衣僧人从桥上走过,那人走在上面,远远看去,就像是在半空中游走。

    人悬半空,度彼决壑,顷刻不戒,陨无谷底。

    大家全都悬着一颗心,看着那僧人在桥上漫步,只见云雾弥漫,僧人的身影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一片白雾之中。

    “姑娘,您没事吧?”耳边响起丫鬟的声音。

    大家一起望过去,见说话的是廖雪的丫鬟苑青。大家不由看向廖雪,只见廖雪的脸色苍白如纸。

    罗锦言见了,忙让夏至帮着苑青扶了廖雪在一块青石上坐下,廖云走过去,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了?”

    廖雪歉意地笑笑,道:“我没事,就是有些头晕而已。”

    廖云皱着眉头,问苑青:“小姐可是着凉了?”

    苑青便道:“姑娘自幼畏高,在绣楼上都不敢往下看,这桥这么高,姑娘想来是看着就不舒服了。”

    小时候罗锦言说话困难,有时会因用力过度晕厥过去,罗绍便让药铺做了醒脑丹给她随身带着,现在罗锦言已有两年没有晕厥了,但随身的荷包里,还是会放着几颗醒脑丹。

    她取了一颗醒脑丹,让廖雪含着,又让小雪用山泉水汲了帕子过来,廖雪谢过,用帕子拭拭额头,过了片刻,脸上便渐渐有了血色。

    廖云见罗锦言小小年纪,反而照顾廖雪,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见廖雪已无大碍,便再次向罗锦言道谢。

    廖雪既然没有什么事了,大家便往回走。

    罗锦言走在后面,不小心踩到青苔,夏至连忙用帕子帮她擦拭,虽然及时,可翠绿的崭新绣鞋上还是留下一片痕迹。

    罗锦言笑着说没事,抬起头来,脸上的笑容便凝住了,她继而笑着摇摇头,不置可否。

    一直走在一旁的李青越,就在罗锦言停下擦鞋的时候,忽然走到廖雪身边,侧着头,小声地在和她说着什么。

    罗锦言没有听到他说的话,却看到廖雪侧身间不经意露出的含笑侧影,还看到李青越垂在身侧的右手紧张地抓住自己的衣裳。

    原来四表哥喜欢廖雪啊。

    罗锦言吐吐舌头,笑靥如花地快走几步,跟了上去。

    李青越见她跟上来,就像是被蜜蜂蛰了似的,转头走上岔路。

    远山已经订了斋菜,明岚却气喘吁吁跑过来:“老爷说他要请大和尚指点迷津,让表少爷和小姐不用等他,陪着廖公子廖小姐先用膳吧。”

    众人不由失笑,罗老爷果然不负众望,到了寺院便不理凡尘了。

    广济寺的素膳在京城小有名气,但罗锦言却兴趣缺缺,琢磨着回去以后让厨房做几个她爱吃的小菜。

    廖雪也没有什么胃口,李青越和廖云正是长身体的年纪,在寺院里逛了半日,早就饿了,两人吃得津津有味。

    罗锦言正想找个机会溜出去,见廖雪一副恹恹的模样,便自告奋勇陪廖雪到寮房歇息。

    今天不是初一十五,专为香客准备的寮房大多空着,远山早就订了两间,因男女有别,两间寮房没在一起,隔着一座小树林。

    进了寮房,丫鬟们端了铜盆进来,服侍着各自的小姐梳洗打扮。

    “罗小姐,今天真是多谢你了,我从小就有这个毛病,好在平日里也没有机会登到高处,没想到今天却这般失态,打扰了罗小姐和李公子的雅兴。”

    罗锦言笑着摇头,表示没有关系,脑袋靠到迎枕上,便昏昏欲睡,一副要午休的样子。

    见她困了,廖雪也不好再说什么,她弱质千千,很少走这么多路,广济寺地势甚高,到处都是缓坡,比在平地里走路更累,先前倒也不觉什么,现在靠在炕上,便觉得很是废惫,廖雪很快便睡着了。

    片刻后,早已睡熟的罗锦言睁开一只眼睛,见廖雪没了动静,这才睁开另一只眼睛。

    她睃一眼坐在炕下正在打盹儿的夏至和苑青,蹑手蹑脚趿鞋下炕,溜了出去。

    小雪和小寒正在庑廊下玩翻绳,看到罗锦言,两人咦了一声,正要开口,罗锦言向她们做个噤声的动作,两人连忙闭嘴,怔怔地看着罗锦言跑进了前面的树林。

    一炷香后,罗锦言已经站在铁索桥前。

    这是《浮生偶寄》里写过的铁索桥,既然亲眼见到,一定要到桥上走一走。

    如果廖雪不是吓成那样,她今天就提议去钟楼看看了,可现在她只能偷偷摸摸一个人过来。

    夏至肯定不会让她来的。

    廖云和李青越也不会,说不定还会惊动父亲。

    罗锦言没有迟疑,抬步走上了铁索桥。

    桥面很长,罗锦言身材娇小,走在上面并没有她想像中的荡秋千的感觉,桥面只是微微晃动,初时还有些惊慌,但走了一段路,罗锦言也就放下心来。

    只要保持步履平稳,走在上面是没有危险的。

    而且,站在桥上向下望去,云雾缥缈,草木如烟,这是在平地上所不能领略到的壮美。

    四下空灵,看不到人影,只有耳畔的风声和山鸟的啾鸣。

    罗锦言走到桥的中央,极目四望,只觉心情说不出的舒畅祥和。

    前世她的世界只是一座看似很大实则很小的紫禁城,她母仪天下的江山只是舆图上的条条点点。

    她没有见过江南的小桥流水人家,也没有见过大漠黄沙如雪,更没见过那传说中的大海惊涛拍岸,长江渔歌唱晚。

    她死的时候只有二十二岁,她觉得她把别人的几辈子都活过了。

    但现在她回来了,她的世界不再是紫禁城的那一方天地,此时此刻,她高高悬在半空,鸟瞰着这壮丽美景,就连那一点点的惴惴不安也荡然无存。

    老天既然让我回来,那我改变了一些事情又当如何。

    我没有天机可以泄露,我只是在一步步感受天机的变幻。

    罗锦言扬起双臂,轻|薄宽大的衣袖被山风吹得飞扬起来,如同随时会乘风而去。

    脚下的桥面忽然晃动起来,罗锦言转头看去,见廖云大步走来。

    有丝丝缕缕的云雾在他耳旁掠过,少年的脸上挂着爽朗的笑容。

    “惜惜,你不怕吗?”他问道。

    罗锦言笑意甜甜:“不......怕,很......美。”

    廖云大笑,指着远处道:“你看,那里就是刚才歇脚的寮房,你看那里,那是大雄宝殿。”

    罗锦言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处处望过去,站在这里看去,方才还觉雄伟的建筑显得分外渺小。

    而此时,钟楼上的少年把千里眼扔到一旁,拿起酒葫芦喝了一口。

    “你怎么舍得把千里眼放下了?”旁边的人问他。

    “不看了,没劲,好好的一幅美景,全被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弄乱了。”

    一一一一

    亲们,今天的二更。

    100票的加更在零点以后,可能会晚一点,习惯早睡的亲们,就明天早上再看吧

    别忘了给最春风投票票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