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碧云深

最春风 +A -A

    `这是罗锦言和廖雪第二次见面,上次是在梅花里附近的那家书局。

    上元节时,罗绍虽然不知道韩靖甩开夏至,带着罗锦言单独走开的事,但罗锦言确实是跟着长房几人看灯会才遇到那个戴面具的人,送女儿去望月楼的却只有韩家少爷一个人,这令罗绍不快,还曾给罗红写过一封信,表达自己的愤慨。

    罗红则让罗建业亲自登门道歉,没敢再提和韩家的亲事。

    之后红大太太刘氏又打发刘嬷嬷来请罗锦言过府,罗绍都给婉拒了。上次惜惜暂住在长房时,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惜惜扔给崔起,险些酿成大祸;这次惜惜跟着他们家人一起看灯会,又差点出事,罗绍对长房的人越发寒心,不想再让女儿和他们接触。

    罗锦言对长房的人没有喜恶,在她看来,长房见识短浅,但只要没有像上次那样,意图插手杨树胡同这边的事,就随他们如何。

    但罗绍却觉得女儿太孤单了。没有母亲,也没有兄弟姐妹,小时候她喜欢和李青风在一起,现在渐渐长大,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而李青风是商人,一年里也没有几个月能在京城,见面的机会不多。李青越虽然是惜惜的女婿人选,但两人并不亲厚。如果没有灯会上的事,罗绍倒是想让惜惜和长房的两位姑娘交往,但有了那件事,罗绍想起长房,就觉心里有根刺,自是不想让女儿和那姐妹往来。

    所以,当廖云向他说起他伯父家的妹妹也在京城时,罗绍爽快地邀请廖雪一起去广济寺。

    又觉这事由他来邀请不太妥当,就让罗锦言写了帖子,请廖雪一起去广济寺上香。

    廖家长房大老爷廖川是前年的庶吉士,此时正在翰林院观政。收到廖云带来的请帖,王姨娘不敢做主,拿去给廖川过目。

    廖川是知道罗绍之名的,大周朝自立朝以来,十七岁便中进士的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所以当他得知廖云常向罗绍请教制艺时,他没有反对,这也是两年来他默许廖云住在李家的原因。

    见是罗绍的女儿邀请廖雪去广济寺,他没有多想便应允了,还让廖雪给罗锦言带了见面礼。

    廖雪送给罗锦言的是两册万卷坊新印的《漱玉集》。

    罗锦言回送的则是一柄苏州团扇,缀着翡翠杏花扇坠儿。

    相比之下,自是廖雪的礼物更加端庄大气。

    罗绍见廖雪容貌清秀,雅致端方,不由微微点头,廖家不愧是百年世家,女儿教养得很好。

    李青越见到廖雪,耳根都红了,只敢低着头偷偷瞟上几眼。

    比起上次见面,廖雪似乎清减了,穿了件蜜合色宝相花的妆花褙子,姜黄的挑线裙,梳着单螺髻,素素淡淡的衬着一张丽颜。她的身量并不高,因为纤瘦,则有了几分高挑,更显亭亭玉立。

    罗锦言比她矮了半个头,穿件月白竹叶缠枝妆花褙子,翠绿色八幅湘裙,双螺髻两侧各插着一支莲子米大小的南珠发钗,耳朵上也戴着同样大小的耳珰,显然是整套的头面。

    看在廖雪眼中,眼前为之一亮,不是每个人都适合戴珍珠的,何况还是这种莲子米大小的南珠。很多艳丽无俦的女子会把珍珠戴成俗物,而气质稍逊的,更是压不住珍珠的璀丽,只见珍珠不见人。

    可眼前的罗锦言,分明还是个十来岁的小姑娘,珍珠戴在她的身上,却与她说不出的协调,低调奢华的珍珠与她梨花初雪的面庞交相辉映,如同数颗小珠烘托着一颗大珠,光彩照人,却又恬静柔和。

    这就是堂兄看上的罗家小姐?

    上一次在书局里匆匆一瞥,只记得是个花朵似的小姑娘,今天再看,似乎比那时更多了几分光彩,待到她及笄时,也不知会长成什么样。

    只是堂兄和自己一样,都是得不到家中护佑的。婚姻对他们二人如同第二次生命,前程未来都维系在上面,罗锦言长得再漂亮,家世也太平庸了。

    像她这样出身清白又小有妆奁的漂亮女子,嫡给二哥廖霖做高门大户的二儿媳倒也般配,可如果是嫁给大哥廖霁或三哥廖云就不行了。

    前者是做宗妇,她这种丧母长女自是不配,而后者则更需要岳家的助力,罗绍虽是两榜进士,可在官场上什么都不是,廖云如果娶了罗锦言,只能自毁前程。

    美人和前程哪个重要?当然是后者。

    想到这里,廖雪对罗锦言的态度便多了几分客气。

    一行人到了广济寺,罗绍果然要去听佛经,廖云和李青越便带着廖雪和罗锦言在寺中各处逛逛。

    见李青越的眼珠子总是跟着廖雪转悠,廖云便提醒他道:“我妹妹自是由我照顾,你也多照顾照顾你的妹妹。”

    李青越被廖云看破心事,脸胀得更红,索性快步往前走,廖云无奈,只好缓下脚步,跟在廖雪和罗锦言身边。

    罗锦言是第二次来广济寺了,上一次是和罗绍一起来的,陪着罗绍听了足足两个时辰的佛经,她困极了,担心惹怒菩萨,她连哈欠也不敢打。听完佛经,又去吃斋菜,她吃了一肚子白菜豆腐便回家补觉了,至于寺里的风景她全都没有观赏。

    廖云常来广济寺,对这里非常熟悉,他又很健谈,不时向廖雪和罗锦言讲解这块石碑的来历,那棵古木的传说,听得两个小姑娘很感兴趣。反倒是李青越,远远地站着,和他们三人一直保持距离。

    罗锦言觉得这位四表哥不是一般的别扭,所以当廖雪问她李四爷是否不喜欢这里时,她只是笑却没有说话。

    不远处有眼清泉,几个七八岁的小沙弥正用陶罐汲泉水,夏至便打发了小雪和小寒去汲了泉水,旁边有个小小的石亭,廖雪提议在石亭小坐,大家都很赞同。

    用清泉水净了手,丫鬟们摆上带来的点心和酸梅汤,四人坐在石桌前聊天。

    说是聊天,也只有廖云一人说话,李青越默不作声,廖雪话也不多,罗锦言却看着远处山上的一座塔楼出神。

    “惜惜,你想去那里啊?那是钟楼,站在钟楼上,整个广济寺便能尽收眼底,可是塔楼建在山崖上,从这里走过去,要两三个时辰。”

    “这......么......远......啊。”罗锦言遗憾,她倒是真想过去看看。

    廖雪觉得奇怪,便问道:“离得这么远,每次敲钟时,寺内的僧人要走两三个时辰的山路才能过去,为何不把钟楼建在近处?”

    廖云笑道:“僧人们自是不用走那么久的山路,前面有一道铁索桥,从铁索桥走过去,也只有一盏茶的时间。”

    见廖雪和罗锦言都很好奇,廖云便带着她们到前面去看铁索桥,看到那桥晃悠悠悬在半空,两人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丫鬟们有胆子小的,已是吓得惊呼出来。

    一一一

    昨天的一章略做改动,廖云的父亲改成了伯父。

    亲们,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二更在晚上七点,不见不散啊~~~

    别忘了投票票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