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少年心

最春风 +A -A

    罗锦言从不怀疑父亲的行动力。

    当年还在任上时,罗绍便是雷厉风行的人。他虽然有些书生意气,但他真要想去做一件事,从来不会畏手畏脚,否则霍英当年也不会看上他,

    果然,没过多久,由林总管出面,以高出市价两倍的价格,买下了庄渊远在山西榆林的庄子。

    庄渊这种刚正不阿的人,当然是不会贪墨的,但是有人出高价买他的庄子,他也是不会拒绝的。

    都是给银子,是却之不恭还是严辞拒绝,要看给银子的方式有何不同。

    庄渊这样的清流,自是不能等闲视之。

    三月初,庄渊上书,请求起复霍英。

    赵极留中不发。

    至中旬,请求起复霍英的折子络绎不绝,赵极依然不置可否。

    四月,同德二十年湖北的科考漏题案再次被人提起,涉及考生约百计,官吏多达数十人。

    庄渊再次上书,请求朝廷起复霍英督查此案。

    至月末,赵极准奏,霍英以钦差之名赴湖北调查当年的科考大案。

    由此,霍英正式起复。

    无论霍英是官复原职还是重新任命,他从湖北回来,都是再镀金身。

    这个时候,谁还会想湖北考案能不能查清,谁又还记得远在宛平的毛文宣?

    霍家依然关门闭户,深居浅出,而来霍家攀关系的却是络绎不绝。

    这些人家并没有避讳,马车骡车轿子,挤满冷清破旧的茴香胡同。

    但郭老夫人谁也不见,霍家大门紧闭,任由来送拜贴的人把门敲得山响,霍家也没有开门。

    罗锦言不禁对郭老夫人更增好感,前世霍英至死也没有起复,郭老夫人想来就老死在华亭乡下了。

    这样沉稳睿智,冷静不让须眉的女子,最终流落山野,真是太可惜了。

    这一世罗锦言虽然人小力微,但因为她的重生还是改变了一些事情,比如毛文宣提前退隐,比如霍英起复。所以很多人的命运也就发生了变化,就如郭老夫人,以霍英今后的仕途来看,郭老夫人必将在京城展露风华。

    罗锦言忽然有些迷茫,这些人的命运因她的重生而改变,这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她过的这些事,不但改变了朝局,也改变了人的命运,这算不算违悖天意?

    院子里去年移来种下的石榴树终于开花了,罗锦言央求爹爹带她到广济寺吃斋。

    罗绍自己也有很久没去寺院了。

    今天他刚刚收到霍英从湖北给他寄来的信,霍英在信里让他不要轻举妄动,这个时候更要小心谨慎,步步为营。

    从去年到现在,罗绍的心态大起大落,如今曙光在前,难免有些急燥起来,现在收到恩师霍英的来信,就是罗锦言不说,他也想到寺庙里听听佛经了。

    他犹记得初到京城时,他带着女儿走遍大小寺院,那时每到一处,惜惜都是一副没精打彩的样子,没想到隔了两三年,女儿竟然主动要去寺院里拜拜了,女儿长大了,心绪也不同了。

    刚好廖云来访,听说罗绍父女要到广济寺吃斋,便自告奋勇同往。

    罗绍对廖云一向青眼有加,不但欣赏应允,还让他去问问李青越是不是同去。

    李青风有事去了福建,要到中秋节才能回来,杨树胡同李家的宅子,只住着廖云和李青越两个人。

    听说要去广济寺,李青越眼睛就亮了起来,对廖云道:“听说姑夫以前常去听讲经,惜惜肯定不会喜欢,到时姑夫听得上瘾,就只能让我们两人陪着惜惜,惜惜渐渐长大了,和我们在一起难免有些不便。”

    廖云看着他,眉头渐渐锁起。李青越什么时候这么爱说话了?两人住在一起,李青越和他三天也说不了这么多话。

    听到最后一句,他忽然明白了,冷笑道:“你的意思是要请一位和惜惜年纪差不多的女子与她同去,我猜得可对?”

    李青越顿时面红耳赤,道:“廖雪来京城这么久了,你这当兄长的也没有带她四处逛逛,何不趁着这个机会,让她出来走走,再说,我姑夫无论如何也是两榜进士,让惜惜邀请你妹妹一起去进香,也不至于辱没了你们廖家吧。”

    廖云明白了,李青越果然精进了,不但能言善辨,而且还尖酸刻薄。

    他和廖雪,一个是外室子,一个是庶出女,廖家的声誉轮也轮不到他们兄妹去维护,何况罗绍博学多才,惜惜聪慧可人,都是令人一见难忘的人。

    他对李青越道:“你还是省省心吧,伯父一心想把惜惜留在你们家,你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从小一起长大,李青越对廖雪的心思他早就知道。

    李青越的脸更红了,他反驳道:“你整天往隔壁跑,我还以为你想让惜惜到你们家呢。”

    廖云深深地看着他,道:“不瞒你说,若是明年我能高中,真想向罗老爷提亲,可惜......”

    “可惜什么?”李青越追问,他就知道廖云对惜惜没安好心,哪有那么多的学问要让罗绍指点啊,分明就是想趁机去套近乎。

    廖云没有说话,转身便走,走到一半又回过头来,对李青越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多想了,不论是我父亲还是廖雪自己,都是想要高嫁的。”

    李家虽然有钱,但也只是商贾之家,别说是江南廖家这样的仕林大家,就是普通的书香门第,李家也是高攀。

    李青越一时语凝,他从没想过能娶到廖雪,廖雪对他而言,就是天上的仙子,任何觊觎,都是对她的冒犯。

    可是这话从廖云口中说出来,他还是难以接受。

    难怪廖雪三天两头去参加各种名目的宴会了,原来是为了说一门好亲事。

    他悬梁刺骨刻苦读书有什么用,他做了案首又有什么用?

    就连书院里整天谈论的也是秦珏那样的世家公子,还没到大比之年,就有人押大小来买秦珏明年会不会下场。

    廖雪想嫁的,也是秦家那样的清贵之家吧。

    李青越再也不想说话,转身就进了自己住的厢房,晚饭也没吃。

    廖云让人去叫了他几次,他都不肯出来,直到第二天,廖云说要去接廖雪,他这才从屋里走出来。

    一一一一

    亲们,今天的加更,看在十三少有的勤奋上,把月票砸过来吧。

    下一更,明天中午两点钟,不见不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