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君不悟

最春风 +A -A

    韩靖觉得自己一定是撞邪了,否则怎会这样呢?

    他来望月楼,分明是拐带小姑娘的,怎么就变成来和小姑娘的爹爹一起喝酒了?

    那个叫远山的小厮盛情难却,他只好跟着进来,给罗绍请了安,没有留下用饭,讪讪地走了。

    见他走了,夏至皱皱鼻子,对罗锦言道:“我没告诉老爷。”

    罗锦言点点头,这些都是小事,没有必要惹父亲生气,再说她也没有吃亏。

    但方金牛和腾不破的表现不尽人意,待到回去以后,要问问他们了。

    次日便收到陈镇的来信,他和妻子会在二月二之前到达京城。

    可能是家里有些冷清,罗绍很高兴,亲自拿了书信告诉女儿。

    罗锦言便屏退了身边服侍的,罗绍奇道:“惜惜,你可是有话要对爹爹说?”

    罗锦言点头,就把昨天在灯会上遇到“孙悟空”的事情说了一遍,只是隐去了曾经见过此人的事,也隐去了去看烟花的事。

    不让父亲知道她曾经遇到过这个人,是不想让父亲因为过去很久的事情而担心;而瞒下她和那人一起看烟火的原因,则连她自己也说不清。可能是那烟花太美,她舍不得把那美好的感觉与人分享吧。

    说罢,她静静地看着罗绍。

    罗绍沉吟,高声叫远山去把焦渭找来,他对罗锦言道:“以后你还是不要再去霍家了,那人能让你给我传话,别人也能找到你,昨晚只是侥幸,说起来还是太危险了,你让张广顺和莫家康去江苏学生意,这也去了快一年了,让他们回来吧,若是人手还不够,爹爹就去雇镖局子的人来保护你。”

    张广顺和莫家康去平凉的事,除了罗锦言和李青风,也只有夏至和大掌柜葛文笙知道。对外只说让他们到江苏去学做生意,就连罗绍也不疑有他。

    见女儿忽闪着大眼睛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罗绍很是愧疚。如果他没有让女儿经常出入霍家,那人又怎会盯上她这么一个小孩子。

    这次的消息虽然很有用,但他细思之下不由得满头冷汗。

    正在思忖时,焦渭进来了,罗绍便把这件事和焦渭说了一遍。

    焦渭闻言眼睛亮了起来,对罗绍道:“庄阁老的确家境贫寒,他的嫡长女是原配所出,据说是嫁给同乡的一户人家了,此人所说的事,倒有几分属实。学生这就去打探一下,若是庄家女儿确是寡居之妇,那这件事十之八、九是真的。“

    罗绍面色肃然,道:“听闻庄阁老眼下无尘,家中出了这样的事,想来也不会声张,但如若他的嫡长女确是年少守寡,又是嫁于寒门小户,那以庄阁老今时地位,想让女儿大归也是有的。”

    焦渭急急出去,找他的那些在京城做幕僚的同乡们打听去了。

    罗绍却在屋里走来走去,若有所思。

    罗锦言见状,便佯装好奇地问道:“爹......爹,庄......渊......很......厉......害......吗?”

    如是平时,罗绍是不会和女儿讨论这些事情的,可这个消息是女儿带给他的,而他也很兴奋,很想和人好好说说,偏偏焦渭又出去了,听罗锦言问起,他便说道:“庄阁老是文华殿大学士,礼部尚书,他出身贫寒,苦读诗书才有了今日,因此那些寒门学子们便将他奉为楷模,而他为人刚正不阿,虽然得罪了不少人,但今上却对他另眼相看,今上要立淑妃娘娘时,传说他是头一个反对的。”

    罗锦言暗忖,庄渊此人虽然刚直,但却心胸狭隘,对于公卿世家出身的人甚是排斥。不过走了一个毛文宣,内阁之中也就有了空缺。除了霍英以外,小九卿们这时怕是都在削尖脑袋想往内阁挤了。

    以庄渊的性情,自是不屑与李文忠等人为伍。内阁诸人全都盯着那个空缺,谁都想把自己人拉进来。

    以霍英的资历和人脉,如果他没有发配,已经进入内阁了。毛文宣大势已去,起复霍英的呼声越来越高,但几位阁老却没有一点儿动静。

    而赵极之所以迟迟未对霍英有所动作,想来也是在等内阁的反应。

    这个时候,如果庄渊肯为霍英说话,这件事也就十拿九稳。

    罗锦言略微松了口气,父亲既然知道庄渊的为人,那这件事也就水到渠成了。

    她最担心父亲看不清内里的乾坤。

    可是那个人,为何要帮霍英呢?

    他想帮霍英,没有必要借助罗家,他既然连庄渊偷偷卖庄子的事都能知道,想来和庄家是很熟的,难道就不能直截了当请庄渊助霍英一臂之力吗?

    再说,庄渊性情孤寒,即使罗家或霍家高价买下他的庄子,他说不定会让家里人随口一句多谢了事,只字不提起复之事。

    除非庄渊想趁机去踩某人,断了某人入阁之路。

    罗锦言回到自己的屋子,让夏至研墨,她提笔把鲁振平早就打听出来的小九卿名字一一列出。

    庄渊最是不屑世家子弟,所以首先就要把这九人中的世家子弟勾画出来。

    九人当中,出身富裕或书香门弟的有六人,但真正称得上世家名门的只有两人。

    一位是大理寺卿徐敬疏,他的祖父和父亲都曾做过阁老,有一门双阁老之称。

    另一位便是太常寺卿秦牧,他是秦家这一代的家主,同时还是秦珏的二叔。

    前世罗锦言进宫的时候,秦牧早已致仕多年,传闻他是能做到礼部尚书的,但为了给侄儿让路,这才再无建树,致仕前也只是个正三品。

    礼部尚书?

    庄渊就是礼部尚书啊!

    毛文宣养病,吏部尚书便空了出来,李文忠早就对这个位子垂涎已久,李文忠如此,庄渊难道就不会觊觎吗?

    但如果庄渊知道他要给秦牧挪地方的话,他一定会不甘心。

    这样看来,秦牧比徐敬疏更令庄渊忌惮。

    就是不知道秦牧在内阁之中依靠的是谁?

    但不论是谁,霍英和秦牧放在一起,庄渊宁可抬举霍英。

    罗锦言心头一惊,难道那人算准了庄渊会用霍英来踩秦牧?

    更或者,这人把庄渊的事捅给她,并不是为了帮助霍英起复,而是想利用霍英起复这件事,断了秦牧的念想?

    这人是和秦家有仇吧?

    一一一一

    亲们,今天还有一更,不过可能会晚一点,零点时如果没有就不要等了,明天上午再看吧。

    金玉良颜晚上还有一更。

    大家别忘了给最春风投票票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