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转玉盘

最春风 +A -A

    罗锦言重新回到灯楼前面,她还没有站定,就见韩靖欣喜若狂地跑了过来:“惜惜,你没让人拐走?哎呀,我就说嘛,这天子脚下怎么会有拍花拐小孩的,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表哥都快要给急死了。”

    韩靖一股脑地说个不停,看来是真的着急了,不过,不是你说有拍花的吗?

    罗锦言微笑:“我......没......事,劳......烦......韩......表......哥......了。”

    正在这时,方金牛和腾不破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小姐,您没事吧?”

    二人急急问道。

    罗锦言正要说话,韩靖已是吓了一跳,他指着二人道:“你们是什么人,要做什么?我和你们说,今天是上元节,五城兵马司和顺天府的人全都出动了,你们别想为非作歹。”

    “我......没......事。”罗锦言道。

    两人看都没看韩靖,对罗锦言抱抱拳,转身退至几丈以外,混迹在人群之中。

    韩靖这才明白过来,他指着那两人消失的背影,问罗锦言:“你认识他们?”

    “认......识......的。”罗锦言回答。

    韩靖松了口气,却又像是被什么咬了一口,打了个激凌。

    那两人身材高大相貌堂堂,对惜惜甚是尊敬,但却没有仆从的唯唯诺诺,看这样子,倒像是她的保镖。

    保镖啊!

    难道这两个人一直暗中跟着?

    难道惜惜身边不是只有一个讨厌的小丫头?

    那自己让小厮当街雇了几个泼皮的事,他们会不会看到了?

    不过,就算他们没有看到,他“奋不顾身”英雄救美的一幕也够可笑的。

    他偷眼看向罗锦言,见她面色恬静,看不出喜怒。这个年龄的小姑娘不是应该把什么都放在脸上吗?她却看似对什么都是漠不关心,可仔细再看,又像是一切了然于胸。

    以前听人说过,皇帝选秀的时候,会让人趁着秀女们没有防备的时候,忽然放只猫出来,但凡是吓得尖叫惊呼或簌簌发抖的女子都会被淘汰出去,只留下那些沉稳娴静,大方得体的。

    所谓沉稳娴静大方得体,是不是就是惜惜这样?

    他真是差点走眼了,惜惜真是个宝贝,给皇帝当妃子都行。

    只是自己这脸丢得也太大了,想来他上窜下跳的时候,惜惜和她的保镖们正在心里笑话他吧。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就来了怒气。

    她一个小孩子,还敢笑话他?

    不行,一定要给她改过来。

    她是要做韩家媳妇的,就算你真是只金凤凰也得给我把翅膀收起来。

    他挺直腰板,拉下脸正要教训几句,却听罗锦言幽幽地说道:“表......哥......买......的......杏......仁......露......呢?”

    杏仁露?怎么还是杏仁露?

    刚才他倒是买了一碗茶水,可是急着找她,连茶带碗全都扔了,这会儿到哪里给她去买杏仁露啊。

    “你想喝杏仁露,那明天到我家里,我让家里厨娘煮给你喝,你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哦,原......来.......不......买......啊。”

    韩靖一时语塞,这话说的,倒像是他舍不得掏钱一样,不就是杏仁露吗?能值几个钱,就是请她到酒楼里大吃一通,他都不会皱下眉头。

    对啊,酒楼!

    今天是上元节,附近的酒楼都是通宵营业。

    她有保镖又如何,他带着她在酒楼里共渡一夜,这两个保镖还能回去把罗绍叫来不成?

    罗绍就算来了,也要顾及颜面,只会装聋作哑把女儿领回去。

    到时他再让人到罗家提亲,给足罗绍面子。因为有了前面的事,姿态也能摆得高高的,聘金随便给一点也就行了。罗绍是进士又如何,有官身又如何,他现在也是有名无职,女儿与男子共渡一夜,韩家若是不想娶了,他罗绍到哪儿去给失贞的女儿找门这么好的亲事?

    “前面有座四海楼,那里肯定会有杏仁露,表哥带你去那里喝杏仁露。”

    罗锦言摇头:“四......海......楼?名......字......不......好......听。”

    她顿了顿,又道:“换......一......家。”

    名字不好听就要换?真是小孩子。

    不过还是依着她吧,免得她死活不肯去,自己还要另想法子。

    “那就去望月楼吧,上元节到望月楼赏月,最是风雅,这名字总好听吧?”他问道,是啊,怎么刚才把望月楼忘了,每年的上元节,望月楼里总能传出几段风|流韵事。

    “望......月......楼?好......啊。”罗锦言满脸都是笑意,好像对这个提议满意极了。

    韩靖忍不住得意起来,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这么轻而易举就上钩,任凭你带多少保镖都没有用,他们总不能闯进包间里吧,还不是要老老实实当看门狗。

    望月楼就在灯市大街上,灯火辉煌,丝竹声声,糊着高丽纸的临街窗子,被千万只彩灯照得透明,站在大街上就能看到里面水袖翩跹,轻歌曼舞。

    也有窗子是敞开的,文人雅士依窗而坐,赏月饮酒,逍遥自得。

    韩靖带着罗锦言便往里面走,刚刚登上台阶,就被店伙计拦了下来:“两位,今儿个来晚了,里面客满,您改日再来吧。”

    改日?不是上元节中秋节,来你这望月楼干嘛?

    韩靖不悦,道:“怎么就客满了,你们想借机抬价是吧。”

    店伙计也不高兴起来,道:“您这话是怎么说,咱们这里是同一个菜单子、同一个酒单子,怎么就像您说的借机抬价了?”

    韩靖正要再说话,就见一个俊俏后生走了过来,在他旁边还有个丫鬟打扮的少女。

    韩靖先是看着这少女有些眼熟,仔细一看,这不就是自己设计撞倒的那个小丫鬟吗?

    她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应该正在哭哭啼啼找小姐吗?找不到就会跑回家去告诉老爷?

    “小姐,您可算来了,抱月楼里只有河蟹,老爷特意让常贵到状元楼买来海螃蟹,这会儿已经出锅了。您晚来一会儿,螃蟹就凉了。”小丫头伶牙俐齿的,说话就像炒豆子。

    罗锦言笑得甜甜的,道:“凉......了......也......好......吃。”

    小丫头便朝着她身后喊道:“方四哥腾五哥,你们两个磨蹭个啥,有肉吃有酒喝还不快点!”

    方金牛和腾不破笑着跑过来,几个人说说笑笑,没人注意韩靖已经傻在那里。

    好在远山受了罗绍嘱咐,对韩靖抱拳行礼,道:“这位是韩家少爷吧,相请不如偶遇,今天我家老爷在望月楼摆了家宴,您也来喝几杯吧。”

    一一一一

    亲们,今天的更新送上,下一更在晚上七点,不见不散~~~

    双倍月票,不要犹豫了,投给最春风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