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鱼龙舞

最春风 +A -A

    

    罗锦言正想去扶夏至,说时迟那时快,韩靖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他一把拉住罗锦言,道:“惜惜,这些人都是坏人,咱们快跑。&乐&文&小说 {www}.{lw}{xs520}.{com}(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说着,拽上罗锦言便跑。

    罗锦言人小力微,被他拉扯着踉踉跄跄向前面跑去。

    跑了不远,韩靖便喘着粗气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对罗锦言道:“还好,那些坏人没有追上来,你别害怕,表哥会保护你的。”

    罗锦言嗯了一声,道:“我......渴......了。”

    是啊,你买的杏仁露呢?

    韩靖觉得好笑,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自己的贴身丫鬟都不知哪里去了,她却还想着吃吃喝喝。

    他四下看了看,这里没有卖杏仁露的,只有一个卖鸡蛋饼的小摊子。

    “表哥先给你买个鸡蛋饼吃吧,一会儿看到卖杏仁露的,再买给你。”韩靖说道,鸡蛋饼也很好吃,旁边围着很多小孩子。

    罗锦言摇头:“我......渴......了。”

    她重复了一遍,看来是真的渴了。

    韩靖有些为难,这里不但没有卖杏仁露的,就连卖大碗茶的也没有。

    “先忍忍吧,前面可能有卖茶水的,咱们到前面看看。”小孩子就是麻烦,可也不是全都这么麻烦,表妹罗锦绣小时候就已经很是乖巧懂事了。

    罗锦言继续摇头:“不......能......忍。”

    不能忍?

    果然是个没有娘亲教养的,哪有小姑娘这么任性的,这就不能忍了,以后嫁过来岂不是要全家人围着她转啊。

    “怎么就不能忍了,你看这里这么多人,有谁在喝茶喝水的“,韩靖说到这里,又想起自己的打算,还是哄哄她吧,免得她哭起来了,让人看到当他是拐小孩的。他连忙道,”惜惜啊,那咱们就不忍了,你走快些,表哥带你去找卖茶的。”

    罗锦言继续摇头:“不......喝......茶,我......喝......杏......仁......露。”

    韩靖一个头有两个大,我刚才为何要说去买杏仁露啊,说什么不好,偏要说杏仁露。她一个乡下长大的小丫头,可能还是头回听说杏仁露,小孩子觉得好奇,就认准了要喝这个,可他也就是随口一说,谁知道这里有没有卖杏仁露的。

    他只好耐着性子,继续哄她:“好好好,表哥带你去买杏仁露,那你走快点吧,像你这要慢吞吞的,走到天亮也买不到啊。”

    罗锦言摇头:“我......口......渴,走......不......动......了。”

    韩靖也不知就这么一会儿,罗锦言摇了几次头了,好像不论他说什么,她都有理由摇头。

    他无可奈何,只好说道:“那好,表哥去给你买杏仁露,你在这里不要乱跑,灯会上有拍花的,每年都会丢小孩,那些小孩被人抓走,把手脚割下来泡到酒里当药材。”

    罗锦言听得瞪目结舌,她用小手捂住胸口,吓死我了,好害怕啊。

    韩靖见把她吓得不轻,又是解气又是好笑,几句话就把你吓成这样,小丫头还想和我叫板,你还太嫩了。

    可是到哪里去买杏仁露啊,算了,看到卖大碗茶的,在里面加勺蜂蜜,回来哄她喝了,小孩子都喜欢吃甜的东西。

    他走出很远,回过头去,看到彩灯辉映间,罗锦言乖乖地站在那里,果然给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韩靖哈哈大笑。

    朗朗乾坤,天子脚下,哪有什么拍花的,不过就是大人拿来吓唬小孩的而已,京城的小孩早就不相信了,也就是这种乡下小妞才会信以为真。

    他走出很远,才找到一个茶水摊子,花了两文钱,连同装茶水的大碗一起买下,他小心翼翼捧着茶水回到刚才的地方,这才大吃一惊,罗锦言不见了!

    回家了?不可能,小丫头这会儿估计连方向都分辨不清,又怎会独自回家。

    生气躲起来了?更不可能,刚才已经把她哄得服服贴贴,当然不会生气。

    又跑去猜灯谜了?也不可能,她被吓成那副样子,绝没有胆子走开。

    难道真的遇到拍花的,把她偷走了?

    虽然不相信真有拍花的,可韩靖想到这里还是心慌,罗家人看到是他把惜惜带走的,如果惜惜丢了,他想赖帐都不行。罗进士是有官身的,若是打起官司,韩家是要吃亏的。

    韩靖越想越急,拉着路人问道:“有没有看到一个小姑娘,长得很美很美的小姑娘?”

    惹来一阵嘲笑。

    此时的罗锦言,真的正在猜灯谜。

    她看到方金牛和腾不破不远不近地跟着她,想来夏至没有什么事,否则他们就会留一个人送夏至回去了。

    见韩靖走远了,罗锦言便上了不远处的灯楼。

    方金牛和腾不破也跟着上了灯楼。

    灯楼有三层高,悬挂着几百盏花灯,而灯楼里面的四面墙上,则挂满尺把长的红笺,红笺上写的都是灯谜。

    灯谜挂得越高,难度也就越大。

    罗锦言听罗绍说起过灯会里的这种灯楼,她早就想跃跃欲试了。

    灯楼里有很多像她这样的半大孩子,因此她独自走进去,并没有引人注意,即使被人看到,也以为她是和家里人一起来的,只是没有走在一起而已。

    灯楼里早就聚满了人,不时传来喝彩声,每一声喝彩,就意味着又有人猜中高难灯谜了。

    四面雪白的墙壁上,除了挂满灯谜,还架着一座座梯子,不时有人登上高梯,自以为猜中了,揭下高高悬挂的红笺去解谜,过一会儿便又垂头丧气地把那红笺重新挂回去,显然是没有猜对。

    罗锦言跃跃欲试,如果爹爹在这里就好了,她一个小姑娘,总不能爬上高高的梯子去猜灯谜吧。

    她不无遗憾地又看一眼挂在高处的道道红笺,认命地去猜那些和她差不多高的灯谜了。

    “喂,你想不想猜猜高处的灯谜?”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四周嘈杂,可这声音却听得很清楚,似是就在身后。

    罗锦言转过头去,就看到一张孙猴子的大脸,正在龇牙咧嘴冲着她笑。

    一一一一

    第五更送上。

    说到做到,今天更了一万字,亲们,快来奖励我吧。

    下一更,明天下午两点钟,第二更,明天晚上七点,如果月票满100张,或者有和氏璧打赏,零点时会有第三更。

    不见不散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