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上元夜

最春风 +A -A

    

    韩靖神情讪讪,一旁的罗锦绣轻轻拽拽罗锦屏的衣袖,柔声道:“惜妹妹年纪小,表哥是为了遂她心愿,这才带她去猜灯谜的,表哥一片好心,你可别这样说他。”

    罗锦屏看看韩靖,又看看罗锦绣,最后把目光落到罗锦言脸上,恨恨地道:“都是因为你,哼!”

    说完,她抬步便走,罗锦绣见了,连忙叫了罗建业一起追上去,他们随身带的丫鬟和小厮,也跟着一起走了,刚才还是一大群人,这会儿只剩下韩靖和罗锦言。

    夏至连忙虚扶了罗锦言,长房的这些人太讨厌了,明明是你们非要一起来灯会的,这会儿反倒嫌弃小姐了,还有这位韩公子,你平白无故挑起事端,究竟想干嘛?

    韩靖看一眼已经看不到踪影的罗家人,笑着对罗锦言解释道:“惜妹妹你别在意,屏儿是让红大伯母宠坏了,她没有恶意,就是口无遮挡。”

    罗锦言微微点头,道:“无......妨。”

    韩靖笑着向她伸出手来:“走吧,表哥带你去猜灯谜。”

    罗锦言却似没有看到他的手,对他颌首:“好......啊,走......吧。”

    她娇小的身子从韩靖的手边绕开,抬步向不远处的灯谜摊子走去。

    韩靖有些尴尬地看看自己的手,摇摇头,把手收了回来,快走几步,和罗锦言并肩前行。

    说是并肩,罗锦言才到他的肩膀,十三四岁的少年,纤瘦细长,白净清秀,倒也算是赏心悦目。

    韩靖和罗锦言走在一起,与几个结伴同游的闺秀擦肩而过,香风阵阵,不时有少女回头看他。

    他身边虽然有个罗锦言,可罗锦言还是孩子,在别人看来,他们只是兄妹而已。

    看到有闺秀注意到他,韩靖有几分沾沾自喜。

    他和表妹罗锦绣青梅竹马,他也知道两家长辈想要亲上加亲。罗锦绣相貌标致,温柔体贴,知书识礼,他很喜欢。

    后来姑夫和姑母忽然要给他和罗家三房的女儿做媒,父母和他都很吃惊。

    尤其是那姑娘不但是丧母长女,她还是哑巴!

    五不娶占了两条。

    不过后来还是同意了。

    罗老爷是两榜进士,罗家三房单脉单传,他一人托整房,家业都是他的。

    罗小姐的生母当年十里红妆,昌平人至今还在津津乐道,而她的外家是扬州数一数二的大盐商。

    就凭这些,这位罗小姐就是无盐夜叉,也要娶过来。

    何况,罗家人也说了,罗小姐虽然是哑巴,但却是美人坯子,而且据说哑病渐好,也能说话了。

    今天见到罗锦言,他还是吃了一惊。

    这位罗小姐,何止是美人坯子,这也太漂亮了,可惜年龄太小,若是长到罗锦绣的年龄,那不知会有多美。

    他今天原本只是想相看相看,没想到却是大出意料,听到罗锦屏对罗锦言出言不逊,他便有些好笑,你们长房一心想要促成这门亲事,还不是想和三房拉上关系,你不巴结也就罢了,还要踩上几脚,脑子真是让驴给踢了。

    不过,他这么容易就能带着罗锦言单独去玩儿,不由有些得意。

    对,就这样,陪她多逛一会儿,最好通宵达旦,元宵夜没有宵禁,那就等到快要天亮的时候,再把她送回家去。

    她虽然年纪还小,但孤男寡女共渡一夜,也是好说不好听。

    到那个时候,根本不用罗家长房从中撮合,罗进士也会上赶着把这亲事订下来。

    只是不知道惜惜的陪嫁是不是真像罗家说的那么多呢?

    不过她长得这么漂亮,即使陪嫁不多,他也愿意。

    谁不想娶个******,何况还是这样的绝色。

    韩靖这样想着,已经和罗锦言挤进猜灯谜的小摊子。

    这个摊子的生意特别好,围拢的人也特别多。

    罗锦言踮起脚尖,吃力地去看灯笼上挂着的灯谜。

    “踏......花......归......来......蝶......绕......膝,这......是......香......附。”

    “春......前......秋......后......正......寒......时,这......是......天......冬。”

    “湖......光......水......影......接......秋......色,这......是......胡......黄......连。”

    “寒......冬......腊......月......纸......糊......窗,这......是......防......风。”

    “卷......我......屋......上......三......重......茅,这......是......飞......扬......草。”

    罗锦言说话慢悠悠的,但却猜得飞快,几乎没有见她思索,便朗朗答来,把摆摊的和围观的人全都惊呆了。

    有人拍着脑门笑道:“原来是药材啊。”

    也有人说道:“这些谜语看来也不难,小姑娘都能猜出来。”

    立时便有人撇嘴:“你觉得不难,为何一个也没有猜出来啊。”

    韩靖却已经看傻了,眼瞅着灯笼一盏盏摘下来摆在他们面前,他这才回过神来。

    我的天啊,这位罗家小姑娘竟然这么聪明,这些谜语他也在猜,可却没想到会是药材,他甚至以为这是字谜。

    他不由得重又打量着罗锦言,这才发现旁边的那个丫鬟很是讨厌。一直护在惜惜旁边,把他和惜惜硬生生隔开。

    惜惜还小,什么都不懂,可这丫头却已经十五六岁了,罗进士既然让她跟着惜惜,想来是个精明的。

    不如想个法子把这丫头甩掉,否则他带着惜惜逛到半夜,这丫头一定会想方设法从中作梗。

    罗锦言可没有罗绍的好风度,她没要赢来的灯笼,而是用这些灯笼换了一盏莲花灯。

    这是这个摊子上最好看的。

    她拿着莲花灯,三个人从摊子里挤出来,韩靖笑着对罗锦言道:“你渴了吧,那边有卖杏仁露的,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给你买一碗。”

    罗锦言笑着点头,韩靖转身便消失在拥挤的人群里。

    罗锦言和夏至等了好一会儿,还是没见韩靖回来,夏至有些着急,这位表少爷也太不靠谱了,这大晚上的,就把小姐扔在这里,万一遇到坏人可怎么办?

    正在这时,只见几个大汉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像没头苍蝇一样,朝着罗锦言和夏至撞了过来,夏至连忙过来想要挡住罗锦言,可没等她站稳,一个大汉已经朝她撞了上去,夏至一声尖叫,纤瘦的身子便被撞得飞了出去。

    一一一一

    亲们,第四更送上,不要着急,还有一章,等我啊~~~

    记得打赏投票正版订阅啊,爱你们,么么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