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不夜天

最春风 +A -A

    

    次日便是大年三十,一顶小轿停在茴香胡同霍家门口,两个丫鬟扶了个小姑娘走下轿子。

    大过年的,小姑娘却穿了件半新不旧的湖蓝褙子,外面是件同样半新不旧的翠绿披风,两个丫鬟也是一副小门小户的打扮。

    胡同口有两个人,一直目送着主仆三人走进霍家。

    来拜年的?早了点儿。

    走亲戚的?霍家在京城倒也还有几门亲戚,不过看她们的打扮,也不像是能和霍家做亲戚的。

    不过也说不定,皇帝还有穷亲戚呢,更何况是霍家?

    霍家自己现在也就是个破落户。

    主仆三人不到半个时辰便出来了,霍家竟然无人相送,她们刚刚走出来,那扇掉了油漆的大门便咣当一声关上了。

    小姑娘带着风帽,头垂得低低的,看不清模样,倒是两个婢女回头看一眼紧闭的大门,嘴里似是嘟哝着什么,可能是在抱怨。

    胡同口的两个人懒得再看了,还真是穷亲戚来套近乎的,说不定是来借钱的。

    真是病急乱投医,也不看看霍家住的是什么地方,哪还有银子借给你们。

    过了春节,转眼便是元宵节了。

    这是罗绍父女第一次在京城过元宵。

    罗绍早就答应带罗锦言去逛灯会,丫鬟小厮们也能跟着一起去,留在府里看家的则每人赏一两银子吃酒。

    大家都很高兴,丫鬟们早早地做完手头的事,换上新衣裳,只等天黑下来,就去看灯会。

    常贵媳妇有些遗憾,若是两位表少爷也在就好了,只有父女二人,终归是冷清了。

    可是没想到,梅花里的罗锦绣和罗锦屏,由罗建业带着一起来了,同来的还有长房小二房的表少爷韩靖。

    他们是来陪罗绍父女去看灯会的。

    罗绍心中不悦。

    他也有很多年没在京城看过灯会了,所以他也是很想去的。

    可现在一堆小辈一起去,只有他一个长辈,他若是去呢,那就是被人嫌弃的老头子;他若是不去呢,他又不甘心。

    他只有二十七岁。

    好在还有焦渭。

    焦渭笑道:“东翁,我陪您同去,让大小姐和兄姐在一起逛,我们走在他们后面,既不打扰,也能照看着。”

    罗绍这才老大不乐意地一起去了。

    罗锦绣和罗锦屏打扮得都很漂亮,一个穿着桃红褙子大红斗篷,一个穿着杏黄褙子玫红斗篷,尤其是罗锦绣,她已经十三岁了,比十一岁的罗锦屏、十岁的罗锦言都要高出半头,隔着披风,也能看出曲线玲珑。

    罗锦言虽然如朝露明珠,但还是小女孩,姐妹三人走在一起,罗锦言便看到表少爷韩靖的眼睛,总往罗锦绣身上瞟。

    罗锦绣却似没有看到,温柔亲切地和罗锦言说话,笑语盈盈,让人如沐春风。

    灯会设在灯市大街,每年的灯会都在这里。远远看去,灯市大街上彩灯高悬,数以千计的彩灯交相辉映,一座座灯楼,一株株灯树,流光溢彩,闪光星带,宛若仙境。

    罗锦言是第一次来灯会,前世在宫里时也会在御花园挂满各式彩灯,但哪有如此壮观,灯火璀璨的灯楼,如同传说中的琼楼玉宇,罗锦言喜欢热闹,所以更喜欢这里。

    罗绍的注意力被一个灯谜摊子吸引了,见那里围拢的都是读书人打扮的,他和焦渭便也凑了过去。

    原来这里不是猜灯谜,而是对对子。

    灯笼上挂着上联,把下联对出来,这灯笼就是你的。

    罗绍年少时擅长对仗,李氏让他带着也喜欢上了,夫妻二人闲时常常对联为乐,李氏去世后,他也有很多年没有楹联对仗了。

    此时玩心大起,张口便对出几个下联,正在绞尽脑汁的学子们见了,立刻围过来交口称赞,罗绍不由得沾沾自喜,多年没有对这个了,仍然宝刀未老。

    他接连又对出几个下联,面前已经放了七八个灯笼,那摆摊的无奈,只好向他拱手抱拳:“大爷,您是高人,还请赏口饭吃。”

    人家不做他生意了。

    他如果再对下去,这摆摊的就亏死了。

    罗绍哈哈大笑,挑了两个最好看的灯笼,其余的又让小贩挂了回去,那小贩连连道谢,罗绍和焦渭这才从人群里挤了出来。

    两人这才发现,不但那些小辈们不知去了哪里,就连下人们也不见了。

    焦渭安慰他道:“大小姐有一堆人陪着,不会有事,您不用担心,慢慢找吧。”

    罗绍倒是真没担心,方金牛和腾不破也来了,这两个人会一直跟着惜惜的。

    罗绍打死也不会想到,此时的罗锦言就要出事了。

    看到有很多猜灯谜的,罗锦言很想过去看看,罗锦绣和罗锦屏却不感兴趣。

    罗锦屏道:“那有什么好玩的,你在乡下住得太久了,不要少见多怪,京城的小姐们,来灯会上可不是猜灯谜的。”

    罗锦言有些好奇,她问道:“那......来......干......嘛?”

    罗锦屏瞥一眼她身上那件镶着白狐狸毛的斗篷和同样镶着白狐狸毛的小袄,有些不快,没好气地道:“当然是来看人的,你平时能看到这么多人吗?”

    当然不能。

    尤其是大家闺秀,哪有机会见到外男。

    而灯会就不同了。

    一年一度的灯会上,不但有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大家闺秀和小家碧玉,还有年轻英俊的公子们。

    甚至有些想对亲家的,选在灯会上相看。

    所以每年的灯会,都会有佳话传出。

    这些事情,自幼长在京城的罗锦屏当然知道,而罗锦言却从来也没有听说过。

    前世没人会告诉她,今生她还小,更没人告诉她。

    听罗锦屏说是来看人的,她也没有往这方面去想。

    看人啊,这么多人,形形色色,倒也是挺好玩的。

    忽然,原本走在她们前面的韩靖停了下来,笑着对罗锦言道:”惜惜表妹想去猜灯谜吗?巧了,我也想去,他们去看人,咱们去猜灯谜吧。

    罗锦言还没有说话,罗锦屏脸色已经变了,她喊道:“韩表哥,你怎能这样,你不陪着绣堂姐,反而要带个小孩子去猜什么灯谜!”

    一一一一一

    亲们,第三更,稍等片刻,后面还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