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宫墙柳

最春风 +A -A

    

    李贵妃?

    罗锦言失笑。

    虽然古娆已是淑妃,但此时赵极的后宫之中,还是以李贵妃为尊。

    前世罗锦言进宫时,古皇后已去世多年,主持后宫的还是李贵妃。

    不过那个时候,李贵妃早已没有圣眷,赵熙是唯一的皇子,赵极却无立他为太子之意。赵熙的皇子妃杨氏成亲多年没有子嗣,逢年过节,赵熙便带着侍妾生的两个儿子进宫请安,惹得那些宗亲和勋贵们在背后耻笑。

    那时罗氏女刚刚进宫,尚未册封,没有自己的居所,住在养心殿的东暖阁。这让宫中的嫔妃们大惊失色,这些年来,也只有当年的古皇后曾在养心殿侍寝,但也只是凤毛鳞角的区区几次。而这个哑巴娘子,却直接住了进去。

    李贵妃最大的心愿就是让赵熙做太子,日后她能成为太后。可是赵熙却一直不能取悦父皇,而她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想要梅开二度老蚌生珠已是艰难,何况赵极自从古皇后死后,便再也没有翻过她的牌子。

    罗氏女青春少艾,倾国倾城,又有李道子鼓吹她是天赐神女,赵极将她奉为珍宝,想来不用多久,她便能怀上皇嗣。到那个时候,她便是另一个董后,另一个古娆。

    李贵妃心急如焚,派人到河间去查罗家的底细。罗家谋划此事已有十年,早有防备。李家的人到了河间便被盯上,很快便从“知情人”口中得到了“真实消息”。

    李家的人如获至宝,想要立刻赶回京城,却没想到还没有离开河间,便和人起了冲突,仓皇间打死了一个罗家人。

    此事从河间县衙一直闹到河间府,最后又闹到了刑部衙门。李贵妃在养心殿外跪了几个时辰,赵熙得知后,也跑过来陪着她一起跪。

    李贵妃知道不妥,忙让赵熙起来,可已经晚了,赵极勃然大怒,对赵熙道:“原来你想认贵妃为母,那朕成全你。”

    赵熙闻言竟然懵懂不知。

    而被李家杀死了堂叔的罗氏女则换了内侍衣裳,夹着小包袱混在送水的队伍里,想偷偷逃出宫去。

    倾城的美人浑身上下都是香的,引的蜜蜂和蝴蝶围着她打转,这才引起注意被当场捉住。

    赵极看着被捉回来的小美人,又好气又好笑,问她为何要逃跑,她说她不想再受人欺负,她也不想见人就下跪,她要回家去。

    偏偏这时内侍来报,李贵妃哭着要寻死。

    赵极厌烦,一哭二闹三上吊,这些女人就会这些!

    若是朕的后宫真让你不想活了,那你为何不像小美人这样逃出去啊。

    他笑着问罗氏女:“那朕不让别人欺负你,以后你只给朕叩头,这样可好?”

    从那以后,赵极免了罗氏女给众嫔妃见礼,却依然没有册封她。

    直到赵思周岁时,赵极才立她为后,而那个时候,后宫之中原本围绕在李贵妃身边的那些人,早已倒戈转投了罗皇后。

    想起上一世的李贵妃,罗锦言摇摇头。看来这一世她也没有聪明多少。

    霍家现在正是风口浪尖,你想套近乎也不要太着急啊。

    不过李贵妃倒也并非太笨,最起码她还懂得拉拢权臣给自己找靠山。

    前世霍英一直没有起复,也不知李贵妃拉拢了哪一个,但肯定不会是秦珏,如果她真有秦珏做靠山,赵熙也不会那样无能。

    李贵妃此举虽然愚蠢,不过也透露了一个信息,看来霍英起复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看到罗绍难掩兴奋,罗锦言决定给他提个醒,她问道:“四......皇......子......几......岁?”

    罗绍想了想,道:“八、九岁吧。”

    罗锦言像成年人一样叹了口气,道:“爹......爹......不......喜......的......孩......子......真......可......怜。”

    罗绍失笑,觉得小孩子说话真是有趣,他便问道:“惜惜怎知四皇子不得父亲喜爱?”

    罗锦言歪着脑袋,道:“他......都......八......九......岁......了。”

    罗绍微怔,随即凛然,是啊,四皇子已经八、九岁了!

    今上子嗣艰难,硕果仅存的只有四皇子,而今上又常常御驾亲征,东征西讨,按理说,他应早立太子稳定人心。

    当年的太子未满周岁便已册立,而四皇子八、九岁了,也只是皇子而已。

    童言无忌。

    或许真如惜惜所说,今上不喜欢这个儿子。

    母凭子贵,李贵妃虽然已居高位,但李家并非公卿之家,李贵妃想要趁着霍家尚在微时结交,无疑是想让四皇子多一份助力。

    但如果李贵妃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江,霍家和她结交,无疑便是鸡肋。

    但这个鸡肋,却能让霍家卷入宗室之争,这是得不偿失的事。

    罗绍想到这里,起身便要亲自去霍家,刚刚站起来,才想起已经宵禁。

    一低头,见女儿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正在看着他,他问道:“惜惜,怎么了?”

    罗锦言笑着道:“明......天......我......想......去......给......郭......老......夫......人......请......安。”

    罗绍思忖一刻,终于点了点头。

    李贵妃能找到茴香胡同,足能证明现在不知有多少双眼睛正在盯着霍家。

    而惜惜年幼,又是女眷,她独自出入霍家,不会引人注意,让她去给郭老夫人带话,比他亲自过去更加妥贴。

    罗绍叫了远山研磨,便想修书一封,让罗锦言带过去。

    罗锦言拉住父亲的衣袖,摇了摇头,道:“口......讯。”

    罗绍怔怔,脸上有点烧热,此事关乎皇室和龙嗣,书信一旦落入旁人之手,不论是霍家还是罗家,都会很被动。

    他竟然这般不谨慎,还不如十岁的女儿。

    惜惜既聪慧又有主见,越来越像死去的李氏了。

    那天晚上,罗绍站在书房里那幅雪梅图前,唠叨许久。

    那是妻子李氏所画,而妻子的闺名便叫雪梅。

    一一一一一

    亲们,不要走开,后面还有一章。

    继续投票啊,双倍月票,还等什么,把你们的宠爱一骨脑的砸给最春风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