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颜如玉

最春风 +A -A

    

    是啊,为何没有变戏法的,这不正常。

    罗锦言不死心,对腾不破道:“你......去......找......变......戏......法......的。”

    腾不破应是,转身欲走,却又不放心地叮嘱方金牛:“四哥,你好生照顾小姐。”

    方金牛黑脸胀得像猪肝,当年在天桥时,他和三哥就是想去看变戏法的,自做聪明把几个泼皮引到暗巷里,没想到却被人打了闷棍,扔到窑|子里。他们兄弟这辈子最丢人就是那次了。

    他瓮声瓮气地对腾不破道:“你快去吧,罗嗦得像个娘们儿。”

    半晌过后,腾不破回来了:“小姐,没有变戏法的,一个也没有。”

    罗锦言颌首,淡淡问道:“有......多......久......了?”

    “我打听了,从去年秋天,这里就没有变戏法的,偶尔有外地来的,不到一个时辰就被顺天府的人抓走,久而久之,也就没人敢在这里摆摊变戏法了。”

    “哦。”罗锦言轻声应道,并没有太多的好奇。

    “是......我......来......错......了。”她道。

    夏至吃惊,小姐也会出错?

    是人都会出错,但她从没见过小姐出错。

    罗锦言无声地叹息,道:“走......吧。”

    不走还能怎样,让天桥上的人一个个的把手伸出来给她看吗?

    寒风像刀子似的吹在人的脸上,夏至给罗锦言戴上斗篷上的风帽。

    小姐好像有些失望啊。

    “小姐,要不咱们去苏杭街逛逛,看看有什么南边来的新鲜物件儿?”夏至笑着哄她。

    罗锦言没说话,只是低头看看自己的衣裳,又看了看夏至的,摇了摇头。

    夏至恍然大悟,脸上顿时烧了起来,自己真是笨啊,小姐和她明明是男子打扮,苏杭街卖的都是女子喜欢的物件儿,哪有小小子去买这些玩意儿的。

    她想了想,又道:“小姐,那去逛书局吧,上次您送老爷的那本书,老爷多高兴啊。”

    罗锦言送给父亲的是张谨的《张论春秋》。

    罗锦言点头,霍家来人了,看父亲的样子,说不定还要叫上焦师爷长谈一番,她回去也没什么事,不如去买上几本书。

    已是年根底下,街上到处都是办年货的人们,大大小小的店铺生意也都红火起来,唯有书局闹中取静,还是一如即往的冷冷清清。

    看到罗锦言,两位老伙计怔了怔,随即认出她来。

    这么好看的小姑娘,别说是穿了男子衣裳,就是打扮成街上的小乞丐,也能让人过目不忘。

    书局里也只有罗锦言一个顾客,她挑了几本新出的词话本子和两本游记,正想给父亲挑几本书,却看到一本世面上极少见的《诸蕃志》。

    这是前朝文人所写的一本书,记载了多个蕃国的风土人情,前世的时候,她曾在宫中的藏书阁见过这本书,但那时她对这类书籍不感兴趣,也就没有看过。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看到了这本书。

    书册很新,透着墨香,显然是最近印制的。

    她翻过来看了看,便看到万卷坊三个字。

    这是秦家的印坊啊。

    罗锦言有心把这本书扔回去,可又舍不得,一名老伙计看到她拿着这本书,便笑着走过来,道:“姑娘,这书只印了几十本而已,您若是喜欢就快点买吧。”

    好吧,万卷坊就万卷坊吧。

    罗锦言又给父亲挑了两本诗集,连同这本《诸蕃志》一起付帐,看到夏至抱着一堆书,罗锦言心情大好,开开心心回家去了。

    一个时辰后,还是这家书局里,一位老伙计从外面闪身进来,动作轻快,丝毫不见半分老态。

    隔着湘妃竹屏风,老者说道:“大爷,那小姑娘住在杨树胡同,她是昌平罗进士家的小姐,其父曾任......”

    “好了,只要知道她住在杨树胡同,是罗家的就行了。”屏风后传来少年慵懒的声音。

    老者轻声退下,少年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他对另外一名老伙计道:“黑伯,你去和李长顺说一声,让他给我准备一万两的银票,我明天就要用。”

    被称做黑伯的老者吃了一惊,忙道:“大爷,就要过年了,您还要出去?”

    上次大爷说他去宛平,已经弄得人仰马翻,这次拿了这么多银子,这是又要去哪儿?

    “我哪里也不去,我在京城过年。”少年笑容明朗,方才的慵懒荡然无存。

    黑伯松了口气,让刚刚回来的那位老者看着铺子,他转身出去。

    少年踱到书架前,修长的手指在书册上一一划过,最后停在那本《诸蕃志》上。

    他拿了那本《诸蕃志》,半躺在屏风前面的藤椅上翻看起来,刚刚看了几页,他就把这本书飞快地从头翻到尾,不由失笑。

    她居然喜欢看这种书?《浮生偶寄》还不够,还要看《诸蕃志》,她看得懂吗?

    而且,这本《诸蕃志》是没有注解的。

    他坐着没动,扬手把那本书扔了出去,书在半空中形成一个弧线,然后稳稳地落在书架上,和原先的位置分毫不差。

    半个时辰后,黑伯从外面进来,道:“李长顺那小子越发不像样了,我说您要一万两银票,他问都不问,就拿了银票给我。再这样下去,您的家底就让他给败光了。”

    少年哦了一声,道:“他这样下去,不是应该是我把家庭败光了吗?”

    他说到“我”字时,加重了口气。

    黑伯怔了怔,道:“就算是大爷您把家底败光了,也是他这做帐房的失职。”

    少年哈哈大笑,从黑伯手里接过一卷银票,揣进怀里,转身便离开了书局。

    罗锦言回到杨树胡同,霍星已经走了,果然如她所料,罗绍和焦渭关着门在屋里说话,远山和明岚都在廊下站着。

    见了罗锦言,远山压低声音说道:“老爷和焦师爷在里面有两个时辰了,中间只让我进去续了一次茶水。”

    两个时辰只续了一次茶。

    两个人这是说得多么起劲,连喝茶都顾不上了。

    不过当天晚上,罗锦言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深宫之中的李贵妃,给茴香胡同的郭老夫人送去了一尊白玉观音。

    霍家二太太林氏的外家姓李,和李贵妃是出了五服的远房亲戚。

    一一一一一

    亲们,今天上架啊,请把你们的票票投过来吧。

    不要走开,往后翻,还有一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