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七章 孔明灯

最春风 +A -A

    

    夜空中一弯新月,娇娇嫩嫩的,却又皎洁润泽,淡淡地洒在身上,若有若无,如同罩上一层轻纱。www。しwxs520。com乐文小说(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因有女眷,李青风和秦珏让各自的随从把做孔明灯的物件儿交给粗使婆子,并没有跟着一起过来,只是让各自的侍卫们远远跟着。

    香河没有山,但庄子的东南方向有一片高坡,原本种着玉米,今年的冬天来得早,又正值打仗,管事问过林总管,收过玉米之后,这片坡地便没有再种东西,一眼望过去,空空荡荡,使适合放孔明灯。

    李青风问那几个粗使婆子:“你们会做孔明灯吗?”

    这几个婆子一直住在乡下,哪里会做孔明灯,见表少爷问起,只能摇头。

    秦珏笑着说道:“我会,我来做吧。”

    “我也会做,我来教她们吧。”一个轻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那是罗锦言的声音。

    李青风哈哈大笑:“但凡是好玩的,惜惜都会做。”

    说完,又觉得不妥,不能让秦家以为小表妹玩物丧志,难堪大用,要知道小表妹嫁到秦家是要做宗妇的。

    他连忙补充道:“惜惜不但心灵手巧,琴棋书画也无所不通,别看年纪小,可自从搬到京城,就主持府里中馈了。”

    说完,他又觉得自己这番话更加不妥,倒像是王婆卖瓜似的,好在没有人在听,秦珏已经开始做灯了,而惜惜坐在一块铺了软垫的青石上,抱着红铜鎏金缠枝梅花手炉,正轻声细语地指挥着丫鬟婆子。

    李青风莞尔,惜惜会做风筝,会做河灯,还会制香制墨,但却好像没有看到她动过手,她都是指挥着丫鬟婆子们去做,就是下厨也是这样,她舒服地坐在椅子上,偶尔叮嘱几句,厨娘们做好了,她尝一尝,指出不足,让她们重新做来。

    想到这里,他又蹙起眉头,他的母亲和嫂嫂虽然都是娇养着的,但逢年过节也会亲自下厨,更会偶尔给相公做件衣裳鞋袜。秦家是大周朝首屈一指的世家,想来规矩也多,到时该不会挑剔惜惜这些事吧?

    但他转念又想,如果秦家横挑鼻子竖挑眼的,那就把惜惜接回来便是,又不是养不起她,若是姑丈续弦了,新太太嫌她碍眼,那就从娘家搬出来,到时宁王之乱也平息了,自己这个当哥哥的掏钱,在江南找处风景优美的地方盖座大宅子,让惜惜住进去,那是她的家,也没有长辈管着,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凭着李家在江南的人脉,断不会让惜惜被人说三道四。以后遇到合心意的男子,就招上门来做女婿,给上几万两的聘礼,就不信男方家里不答应,一家不答应,总有答应的。

    他立刻感觉神清气爽,心里像是一块石头落了地,看着众人七手八脚做了孔明灯,他便开始琢磨,是把自己前几年在扬州置的那处宅子给了惜惜,还是索性到苏州买块地皮,找匠人建处大园子。

    想来想去,还是在苏州建处园子更好,也免得她和四弟李青越抬头不见低头见。这件事就这样定下来,过了年他扬州时,顺路到苏州买地,再过一两年惜惜就要嫁到秦家了,那时园子也建好了,惜惜在秦家过得不开心,随时就能离开京城去苏州散心,和离再嫁的也不是没有,没什么大不了的。

    秦珏趁着李青风心不在焉、若有所思的时候,停下手上的动作,盯着罗锦言看个不停。

    感觉到有人在看着她,罗锦言别过脸去,给了秦珏一个漂亮的后脑勺。

    秦珏的嘴角就高高地翘了起来,盘算着如果这个时候,他绕到她的另一侧,忽然跳出来吓她一跳,她会是什么表情呢?

    肯定不会像寻常女子那样吓得尖叫。

    她一定会面无表情地瞪他一眼,然后继续指挥丫头婆子做灯吧。

    可是,瞪他一眼也是件有趣的事吧,她的眼睛既不是水杏眼,也不是桃花眼,而是界于两者之间,水杏眼的眼尾没有这么长,而桃花眼眼神迷离,不如她的眼睛纯净清澈,黑白分明,眸子如同黑曜石一般乌黑璀璨,配上入鬓的蛾眉,微挑的眼角,长长的睫毛,不高却挺直的鼻梁,花瓣似的红唇,端庄中带着妩媚,娇嫩中又有着夺目的明艳。

    他常听男人们坐在一起谈论女人,无论是章台走马的贵公子,还是江湖上的粗豪汉子,都认为女子要到十八、九岁才能显出颜色,但要论起迷人,还要属花信年华的女子,举手投足都能让人心动。刚刚及笄的小姑娘,虽然娇嫩,但就像是细白瓷的薄胎瓷器,摆在那里看着就好,清清淡淡的,多看几眼都担心会碎了。

    她还没有及笄呢!

    按理说要比细白瓷的薄胎瓷器更青涩,更不值得一看了。可是自己为什么觉得她比世上所有的女子都要美,都要好呢?

    不对,是世上所有的女子加在一起,也比不上她。

    如果成亲以后,她能对他好一点,那该有多好?

    没关系,她对他不好也没关系,他对她好就行了,把世上所有的好都给她,他才不想把她当成细薄胎瓷器高高地供起来,如果她想做一朵花,那他就宠着她,护着她,为她遮风挡雨;如果她想做一只雁,那当然就更好了,他们可以一起寒来暑往,一起天南地北。

    “玉章,玉章?你怎么不做了?惜惜那边已经做好一盏了。”

    耳畔传来李青风的声音,秦珏这才回过神来。

    他又看一眼罗锦言的后脑勺,忽然觉得有必要提醒她,你戴着风帽比不戴时更惹人注目,因为我总想把你的风帽扯下来。

    有丫鬟们的欢呼声响起,一个大大的孔明灯被举了起来,真的做好了。

    秦珏看看自己手里刚刚订好的竹条,没道理啊,怎么她能做得这么快呢?

    他索性扔掉手里做了一半的孔明灯,对李青风道:“还是让罗小姐她们做吧,她做得比我好。”

    李青风愕然地看着他,别说是未婚夫妻,就是寻常男子也不能自认比不上女子啊。

    他干笑,又怕秦珏没面子,便道:“你还是再试试吧?说不定你比她做得好。”

    秦珏很奇怪地看着李青风:“她做得这么好,我何必浪费时间,我又没打算开灯铺。”

    话外音:我原本想做来给她玩,可她比我做得还要好,我何必再做啊,以后我想放孔明灯了,让她做就行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