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扫地舞

最春风 +A -A

  罗锦言是个乖巧的孩子,她不想让大伯母刘氏再为他们父女劳心劳肺,便道:“分......宗......几......十......年,劳......烦......您......费......心......了。”

  刘氏怔了怔,小哑巴这是什么意思?

  提醒她两房人早就分宗几十年了,已经是出五服的亲戚,彼此都是旁支?

  嫡房的事,轮不到旁支费心?

  这是谁教的?

  舅舅和舅母?远隔千里,除非李家能掐会算,否则怎会知道自己今天会来的?

  再说,她也是来了之后,才忽发奇想,想要派个管事嬷嬷来的。

  可是她还没有把想法说出来,小哑巴就来了这么一句,硬生生把她的话给堵住了。

  打死她也不相信,小哑巴能猜到她的心思,她更加不相信,这么一个小丫头,就能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

  巧合,都是巧合。

  有人给小哑巴灌输过两房早就分宗的理念,所以小哑巴今天才会随口来了这么一句。

  刘氏想到这里,心中略微安定下来,笑着对罗锦言道:“虽说是早就分宗,可一笔写不出两个罗字,京城里也只有咱们这两房人,你大伯父说了,以后咱们要多走动,你娘过世早,你又没有兄弟姐妹,以后隔三差五,大伯母便让哥哥们把你接过去住上几日,或者让你的二姐姐和三姐姐来你这里小住,你们姐妹年纪相仿,能玩到一块去。”

  罗锦言微笑,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这时,小雪兴高采烈地跑进来:“大小姐,二表少爷和四表少爷已经平安到扬州了,崔妈妈来送年礼,把两位表少爷的书信也一并带来了,对了,同来的还有高兴的弟弟叫高明的。”

  罗锦言大喜,问道:“爹......爹......可......见......过......了?”

  “见过了,这会子在您院子里,等着给您磕头呢。”

  罗锦言对夏至道:“我......有......客,你......去......看......看。”

  夏至应是,对罗锦言和刘氏曲膝行礼,转身要走,罗锦言又叫住她,道:“让......葛.....大......掌......柜......招......待......高......明。”

  夏至答应着,退了出去。

  刘氏却是心头大震,扬州李家来送年礼了?想不到真如小叔罗练想料,李家和罗绍父女这般亲厚。

  那可是李家啊!

  扬州数一数二的大盐商。

  刘氏虽然没有去过扬州,可也听人说起过,扬州的那些盐商,说起来似是没有几家铺子没有几亩田地,可随便拎出哪个,都是银子堆成山的主儿。

  这李家还是其中翘楚。

  这样的人家,竟然不远千里过来送礼,真让大老爷说中了,罗绍要发达了。

  李家算什么,不过是罗绍的前岳家而已,那李氏虽是正头太太,可去得太早,又没有留下子嗣。可她们长房就不同了,几十年前和罗绍是一个太爷,分宗也不过才三代而已。

  当年罗绍落魄,从行唐调到那鸟不拉屎的陇西,还是他们长房收留了他的哑巴闺女。

  想到这里,刘氏的腰板硬了起来,对罗锦言道:“惜惜啊,既然来了客人,那不能让人一直等着,大伯母陪着你过去看看,顺便也教教你。你终归是要嫁人,到了夫家若是连这些都不会,会让人笑话的。”

  罗锦屏早就坐不住了,听说那来送礼的人都在罗锦言的院子里,她早就想去看看罗锦言的屋里是什么样了。

  她这会儿也站起来,对罗锦绣道:“咱们也跟着去看看吧。”

  罗锦绣笑着站起身来,看向罗锦言:“惜惜妹妹,不要慌,有大伯母在这里,一定帮你安排得妥妥当当。”

  罗锦言微笑谢过,丫鬟们在前面引路,一起来到她住的跨院里。

  葛文笙还没有到。

  罗锦言见和崔妈妈一起的年轻人,二十五六的年纪,清瘦精悍,和高兴有几分相像,穿着酱色杭绸直裰,手上还带着两个马蹄金的戒指,典型的掌柜打扮,便猜到他就是高兴的弟弟高明,扬州撷宝轩的二掌柜。

  崔妈妈和高明见到罗锦言,一起给她见了大礼,崔妈妈行礼时,罗锦言侧了身子,算是还礼。

  刘氏见崔妈妈穿着体面,手上的一双玉镯子水头极好,再看高明,分明就是个生意人,心里不禁暗暗称奇。

  让她不爽的是,她根本就没有开口的机会,罗锦言向崔妈妈和高明引见了她,那两人只是向她行了半礼,便连个眼角子也没有给她,勿自向罗锦言说着他们老爷太太的嘱咐。

  崔妈妈让跟着的小丫鬟呈上一个锦盒,道:“这是老爷和太太让奴婢给您带来的压岁钱。”

  夏至笑盈盈的过去收了,罗锦言依着往年的规矩,让崔妈妈替舅舅和舅母受了她的大礼。

  高明看一眼一旁的刘氏,从同来的小厮手里也接过一个锦盒,道:“表小姐,这是家里让我给您带过来的。”

  罗锦言打开,见里面是一本帐册、一张飞票,还有一封信。

  她碰都没碰帐册和飞票,只拿出那封信,又把锦盒递还给高明,道:“拿......给......葛......大......掌......柜。”

  高明垂手而立,点头应是。

  罗锦言便对常贵媳妇道:“他......们......每......人......赏......十......两。”

  她抿了口茶,又道:“跟......着......来......的......每......人......二......两。”

  崔妈妈笑着道:“方才姑老爷已经赏了咱们每人二十两了,跟着来的也每人赏了五两,表小姐的就免了吧。”

  罗锦言微笑:“不......要......推......辞。”

  崔妈妈和高明这才重又谢过,欢欢喜喜地退了出去。

  有小丫鬟跑进来,说是午膳已经备好了,罗锦言便邀了刘氏和罗锦屏、罗锦绣一起用了午膳,刘氏的神情有些讪讪,用饭的时候,再没有方才的精神头儿。

  用完午膳,夏至提醒罗锦言:“陈先生等着呢,您该去上课了。”

  哪有刚刚用完午膳就上课的道理,分明就是下逐客令。

  刘氏再也没有待下去的理由,带着罗锦绣和罗锦屏回了梅花里。

  她们前脚刚走,罗锦言已经迫不及待拆开了那封书信。

  信是张广顺写来的。

  一一一

  今天的更新送上~~~

  感谢存稿箱君的自动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