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又重阳

最春风 +A -A

  而那边腾不破正在问方金牛:“四哥,你在哪儿看到老七的,为何没有带他过来见老爷和小姐?”

  方金牛是去小解了,这里是山上,粗汉子们就是找个没人的地方解决,无奈今天是跟着老爷小姐一起出来,担心被人撞到,方金牛便走出很远。

  方金牛挠头:“我看到山坡下有几棵大树,就想走过去,还没走近,就闻到酒香了,那酒可真是香啊,我就寻着酒香望过去,看到有个人躺在树枝上,翘着二郎酒在喝酒。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那小子是老七。”

  腾不破脸色大变,扯着他的胳膊就走:“走,这就把那小子带回来见老爷和小姐。”

  方金牛使劲把胳膊从腾不破手里挣脱开来,嘟哝道:“你听我把话说完啊,那小子警觉得很,我正要叫他,他就看见我了,冲着我叫了声四哥,手指头挡在嘴边嘘了一声,我以为他怕被人听到,就连忙噤声,向四周看了看,可是没有人啊,等我回过头来,树枝上已经空了,那小子不见了。”

  腾不破指着方金牛的鼻子,气得直跺脚,一旁的夏至已是忍不住笑弯了腰。

  方金牛挠头,一头雾水:“有什么可笑的?还有老五,你指着我干嘛?“

  罗锦言的目光已经看向渐渐走远的罗绍和焦渭,她的听力异于常人,他们二人的声音虽然不高,但她全都听到了。

  张谨,字承谟,AH凤阳人,世人称他“凤阳先生”,也有人称他“飞庐先生”。

  他是万隆年间的庶吉士,后累官至国子监祭酒。窦太后当政期间,他因力谏还政赵极而得罪当时垂帘听政的窦太后,发配GX南宁。

  他到南宁后不但没有悲愁郁闷,反而买了一条带蓬的小船,取名“飞庐”,撑船划桨游遍GX山山水水,“飞庐先生”便由此而来。

  他乘舟写下无数诗词歌赋,把本该悲惨凄凉的发配生涯,打造成怡然逍遥的神仙生活。

  据说在他发配期间,很多学子慕名而至,他嫌麻烦,不肯收徒,学子们便纷纷凑钱,买了一艘大船跟在他的飞庐之后,每当他登岸游览,这些学子便跟在身边,以与他谈诗论画为荣。

  后来当地官府实在看不下去,便让他到县学坐馆,众人以为他不会答应,没想到他欣然应允,以至于县学人满为患,甚至有举人跑去旁听,只为能成为他的弟子,一时传为笑谈。

  因此有人弹赅他在发配之地结党营私,折子刚刚递上去,窦太后便被赵极软禁了。赵极看到折子,才想起曾经有过一个为他出头的张承谟。

  赵极立刻下旨召张承谟回朝,官复原职,拜国子监祭酒。

  张承谟婉言谢绝,离开GX就此不见踪影。

  又五年,他的著作流传于世,并在太湖之畔开坛讲学。

  赵极得知后勃然大怒,派了锦衣卫把这个不识抬举的东西抓回京城。

  没想到这一次张承谟竟然十分配合,锦衣卫到的时候,张承谟一家老小早已收拾停当,正襟危坐,旁边都是整理好的箱笼,锦衣卫一到,他便说:“你们怎么才来,快点走吧,再晚就错过今秋京城的红叶了。”

  到了京城,他不去诏狱,急着要去见皇帝,锦衣卫无奈,只好如实上奏。赵极派人抓他过来是气他不识好歹,想让他吃吃苦头。闻听此言反倒生了好奇之心,召见了张承谟。

  张承谟进宫时,让两个儿子抬着一只巨大的卷轴进来,打开卷轴,竟是一幅舆图。

  这幅舆图详细记录着大周朝的山山水水,比宫中珍藏的舆图更加详细。

  赵极又惊又喜,这才知道张承谟失踪五年,绘制了这幅舆图。

  张承谟献了舆图便跑到香山看红叶,反倒是赵极对着舆图看了足足三天。

  之后张承谟多次担任主考,并以翰林学士的身份编修、主修多部书籍。但他生性疏散,后来连国子监祭酒一职也辞了,专心修书。罗锦言进宫时,他已致仕返乡,游山玩水四处讲学。

  但世人对他追崇未减,他每到一地,便引起轰动,以至于罗锦言在宫里也常能听到他的名字。

  因此,看到罗绍那副两眼冒光的模样,罗锦言并不诧异。罗绍只有二十几岁,又是读书人,得知张承谟就在附近,他若是不想去看看真人,那才叫奇怪。

  她倒是懒得去看。

  未己,罗绍就垂头丧气回来了,显然是没能见到。

  罗锦言不想惹得父亲不快,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跑过去催促父亲早点下山,带她去状元楼吃螃蟹。

  反倒是腾不破和方金牛,又去找了一圈,哪里还有老七的影子,以至于方金牛自己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眼花了。

  过了中秋,便是重阳,林总管在重阳节的前一天回到了京城。

  霍英的家眷安顿在茴香胡同的一处宅子里。

  罗绍带着罗锦言登门拜访。

  灰堵堵的外墙,陈旧的大门上帖着的门神已被雨水冲刷得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进了大门,里面是一处三进的庭院,院子里种着香樟树和西府海棠,庑廊下摆着应季的菊花和金桂,和外面的灰败陈旧完全不同,房子里外都被翻修得焕然一新,屋子里刷得雪洞似的,一水的黑漆家俱,挂着观音跌坐图,摆着玉石盆景,龙泉大瓶,富丽而不张扬。丫鬟婆子动作轻快,中规中矩,俨然一副大户人家的作派。

  罗绍颌首,对焦渭的办事能力很是满意。

  霍英的夫人姓郭,比罗锦言想像的要年轻,年约五旬,面团儿似的一个人,只是一路奔波,有些憔悴。

  罗绍见到郭老夫人,撩衣便拜,郭老夫人连说使不得,忙让孙儿扶罗绍起来,罗绍不肯,执意给郭老夫人叩了三个响头。

  郭老夫人的两个孙儿霍星和霍辰,一个十二岁,一个只有十岁,霍家出事时,他们两人年纪尚幼,因此不用随祖父和父亲一起发配。

  罗绍这才向郭老夫人引见了站在外面的罗锦言,罗锦言给郭老夫人曲膝行礼。

  郭老夫人看到她,眼睛就挪不开了,笑着道:“怎么就能生得这么漂亮。”

  一一一一

  亲们,今天的更新送上~~~

  预订十月一号的保底月票啊,有保底月票的亲,记着留给《最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