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少年心

最春风 +A -A

  目送廖氏兄妹离去,夏至嘟哝道:“廖家小姐也在京城,那就是有长辈来了,廖公子借住在杨树胡同,也没见廖家长辈登门道谢,还名门望族呢,真没看出来。”

  罗锦言看她一眼,淡淡道:“鸹......噪。”

  夏至面红耳赤,常贵媳妇忍俊不止。

  罗锦言踮起脚尖看向更高一层的书架,两个老伙计见状,连忙过去,问道:“姑娘,您可是要那上面的书?”

  罗锦言摇头,问道:“还......有......沧......海......叟......的?”

  两个老伙计怔怔,随即笑道:“真是不巧,沧海叟只写过那一部游记。”

  罗锦言的一双眸子在他们二人脸上略过,两人只觉一震,小小女孩的眸光璀璨如宝石,华光闪烁。

  他们正要开口,罗锦言却已问道:“两......位......可......还......有......何......推......荐?”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道:“小店有当朝大儒张谨的《张论春秋》,姑娘可有兴趣?”

  《张论春秋》,故名思意,就是张谨研究《春秋》的心得。

  罗锦言颌首:“就......他......吧。”

  就他吧?

  他,是指的《张论春秋》还是张谨?

  两位老者面面相觑,原来张谨也能被称为他啊。

  不是他难道还是她或它吗?

  《张论春秋》一部四卷,罗锦言轻抚书皮,却没有翻看的意思。

  夏至不解,问道:“小姐,您不看看有没有印错什么的?”

  罗锦言微笑:“爹......爹......会......看。”

  也就是说,这书不是买给自己看的,而是送给父亲的。书局就在这里开着,真有印错的,就来这里找,反正一时半刻也跑不了。

  两位老伙计叹了口气,刚才这小姑娘说要买这部书,他们还以为小姑娘有大学问,原来是买给父亲的。

  罗锦言似乎看出他们的想法,含笑道:“他......写......游......记......我......还......看。”

  两人怔住,待到明白过来时,那位小姑娘和她的仆从们已经离开了。

  “这小姑娘是什么人?这也太......莫非有人指点?”

  “怎么会呢?不可能。”

  两人嘀咕着。

  “你们说什么不可能?”一个少年从门外进来,正好听到他们的对话。

  “大爷。”两人连忙行礼,态度恭敬谦和。

  少年穿件青莲色直裰,直裰的下摆绣着细碎的竹叶,乌黑的头发用竹簪绾起,那竹簪光滑如碧玉,散发着低幽的光茫,一看便知已是古物。

  少年转身走进书局一侧的湘竹屏风,两位老伙计便跟了过去,站在屏风外面道:“那日买《浮生偶寄》的小姑娘又来了。”

  “哦?来退书了?”少年语带调侃。

  二人交换了一下目光,有些尴尬的继续说下去:“这次她买了《张论春秋》。”

  “买了《张论春秋》?有趣,真有趣。”

  少年边说话边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已经换了一袭淡青色粗布直裰,头上的竹簪也换成了铜簪。

  “是谁家的小姑娘?你们可曾问过?”他问道。

  “那小姑娘在这里时遇到熟人,那人引见时说她是李家的表姑娘罗小姐。”老者道。

  “罗小姐?”少年怔怔,似乎想起什么,转身便向门外走去。

  “大爷,您这就走了?”两个老者追了几步问道。

  “这几****不过来了,若是那小姑娘再来,你们就跟着看看她住在什么地方。”少年走到门口转过身来。

  “大爷,您......”两个老者欲言有止。

  少年想了想,忽然淘气地笑了:“若是有人问起,你们就说,我去宛平探望毛老头了,哈哈哈。”

  说完,他便走出了书局,很快便消失得不见踪影。

  两个老者大眼瞪小眼相互看着,毛老头是谁?大爷去宛平做什么?

  这个大爷,什么时候才能安心读书啊?

  可是安心读书有什么用,大爷从来没有安心读过书,可还是读得比别人都好。

  不到一个时辰,就有一个精瘦的仆从过来,问两个老伙计:“可曾看到大爷?”

  老伙计拿着抹布,自顾自地擦拭着书上的灰尘,头也不抬地道:“刚走。”

  “刚走?你们怎么不留下他?”仆从不满地说道。

  老者抬起头来,像看傻子似的看着他:“没本事。”

  没本事?

  可不是吗?谁有本事能留住大爷啊。如果真有本事,还用跑到这里找吗?

  “那他说去哪里了吗?”仆从还是不死心,他还要回去交差的,并非每个人都能像这老伙计一样,承认自己没本事的,他们只会怪别人没本事。

  “大爷说他去宛平看望生病的毛老头?”两位老者有几分得意,都让大爷猜中了。

  仆从一头雾水,继而脸色大变:“大爷真是这么说的?”

  “当然,我们骗你做甚?”老者不悦。

  仆从急得直抓头发:“疯了,这是疯了,不对,是傻了,读书读傻了。”

  老者哈哈大笑:“你说谁读书读傻了?肯定不是大爷。”

  当然不是大爷,大爷连书都不读,怎么会读傻了呢?

  仆从已经没有耐心再和这两个老东西斗嘴,他急匆匆跑出去,因为跑得太急,还被门槛绊了一下,险些摔倒,他气得转身踢了门槛一脚,对老者道:“把这个砍了。”

  老者冷哼:“这是大爷的地方,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划脚了,你说砍就砍,怎么不把你那不长眼的脚丫子砍了?”

  仆从一时语凝,怒道:“你们太嚣张了,我去告诉......”

  话到嘴边又咽下,是啊,他去告诉谁呢?这两个老不死都是大爷的人,只有大爷才能管他们,大爷当然不会管,可谁又能管得了大爷呢,没人能管,所有人只能跟在大爷的屁|股后面跑。

  他的气一下子就消了,大爷去宛平也好,去哪里都好,也轮不着他来生气,有的是人会气得吹胡子瞪眼。

  他想到这里,终于找回状态,四平八稳地走了。

  一一一一

  亲们,今天的更新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