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玉芙蓉

最春风 +A -A

  “廖......公......子。”罗锦言神情淡淡,声音平缓如昔。

  廖云有些失望,他原以为会吓她一跳。

  八、九岁的女孩子,不是都应该一惊一乍的吗?就连廖雪也不例外,怎么罗家的这个小姑娘却不同?

  “我背着身子也能听出是你的声音。”他继续兴奋地说道。

  罗锦言颌首:“哦。”

  只有一个哦?

  廖云微怔,随即哈哈大笑,道:“你和所有人都是这样说话的吗?”

  罗锦言微笑:“不。”

  不?

  也就是说只对他这样冷淡?

  廖云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惹得一旁的常贵媳妇和夏至全都翻个白眼,这位廖公子有病吧,被小姐这样奚落还能笑得出来?或者,他不知道这是奚落?

  小姐平时待人可不是这样,二表少爷每次过来,小姐都会和他说上好多话。

  人比人气死人,这位廖公子,您还是找个老鼠洞钻进去吧。

  “四哥,在外面就听到你的笑声,什么事笑得这样开心?”

  一个宛若黄莺出谷的声音传来,众人不由得向门口望去。

  只见一个少女被一群丫鬟婆子簇拥在门口,少女十二三岁的模样,穿一件月白色绣宝相花的妆花褙子,湖蓝色挑线裙,梳着单螺髻,戴着一串白玉雕成的茉莉花。容貌秀丽,气质婉约,如同从水墨画里的出水芙蓉。

  这样的女子,别说是在这冷冷清清的书局里,就是在京城最热闹的地方出现,也会引来惊艳的目光。

  但屋内众人,对她也只是匆匆一瞥。就连那两位迎来送往的老伙计,也没有多看一眼。这样满身书卷气的大家闺秀,是不会来逛他们这家书局的,就是想偷偷摸摸看看才子佳人的词话本子,也会打发丫鬟过来。也只有那位美得像仙女似的小姑娘,仗着年纪小,才会亲自过来挑书看。

  常贵媳妇和夏至却纷纷看向廖云,这女子既是他的妹妹,也就是说廖家在京城是有宅第的,他怎么还要赖在李家?

  廖云看到这少女,却并不热络,脸上的笑意收起,淡淡道:“宴会这么早就结束了?”

  少女的目光却落到正缓步走到书架前的女童身上,嘴角的笑意凝住,继而又狐疑地看向廖云,轻声笑道:“怪没意思的,我提前告辞了,劳烦四哥一直等着我,今天去的人很多,你不去太可惜了。”

  廖云嗯了一声,见少女又看向罗锦言,便笑着道:“这位是李青越的表妹罗小姐。”

  罗锦言无奈地放下手中的书卷,转过身来。

  廖云又给罗锦言引见:“这是我大伯家的妹妹。她前几天才来京城。”

  罗锦言对那少女微微颌首:“廖......小......姐。”

  少女眉头微蹙,原来是李家的表姑娘。

  她也向罗锦言颌首,微微笑笑便又对廖云道:“四哥,咱们走吧。”

  廖云连忙看向罗锦言,重又愉悦地道:“罗小姐,我先告辞了。”

  罗锦言微微曲膝,行了半礼,算是道别。

  廖云心中有些惆怅,他宁可她向他点点头,而不是这些礼数有加,她根本没把他当成朋友,而只是当他是她表哥的好友而已。

  走出书局,却见不远处停了一顶轿子,两个粗壮汉子站在轿子旁边,廖云认出这是罗家的护院,一个姓方,一个姓腾。

  原来罗锦言是专门来这家书局的,对啊,书局里的两个伙计像是认识她,显然她是这里的常客。

  想到这里,廖云的心情又好了起来。

  他的喜怒哀乐都在脸上,看得廖雪直皱眉头,她不悦道:“四哥,我爹让你陪我去梅花里,你以为他老人家只是为了让我去和京城闺秀们交往吗?他还不是为了你,想让你能多和秦家子弟们往来,可你倒好,穿成这样出来,把我送到梅花里,你就说要去买书,你买的书呢?”

  廖云打个哈哈,笑道:“那家书局卖的都是些游记和词话小说,没有我想看的而已,对了,你为何这么早就出来了,我没有去接你,秦家人怎么就让你独自离开了?”

  廖雪叹了口气,道:“那些闺秀们要么是随母亲来的,要么是随姐姐嫂嫂来的,唯有我是孤身一人,我初来京城,又谁都不认识,如果不是姓廖的,怕是都没人理我了。我是和秦家六太太辞行的,我看她的样子,像是根本不知道我是谁。”

  廖云怔了怔,接着笑了起来:“大伯父如果知道会是这样,估计就不会让我们来了。”

  廖家长房人丁不旺,廖川和廖湘兄弟二人也只有三男一女。其中有功名的只有廖云这个外室子,廖川的长子廖霁和廖湘的嫡子廖霖都还是童生,而廖云年仅十三岁便中了秀才,大老爷廖川去年考中庶吉士,他的发妻前年去世,罗老太爷担心他独自在京城没人照顾,前不久让妾室王姨娘带着女儿廖雪来了京城。

  秦家每年秋冬两季都会在梅花里举办宴会和诗会,女眷们参加宴会,而参加诗会的则是京城里名门望族的年轻子弟。

  廖川虽然是去年的新科进士,可比竟年过四旬,自是不好意思去参加诗会,只好让侄儿廖云和女儿廖雪过来。

  加之王姨娘身份不够,廖雪只能独自参加宴会,又是人生地不熟,因此很是尴尬。

  可能是因为彼此都不是嫡出,廖家所有人中,廖云和这个堂妹是最亲近的。

  他不由得叹了口气,转移话题,问道:“你在梅花里见到秦珏了吗?”

  “秦珏?男女有别,爷们儿的诗会和女眷们隔了一座湖呢,我怎会见到他。”廖雪说道,口气中有些淡淡的遗憾。

  稍顿,她笑着问道:“你若是去了,说不定能见到他呢。我可听说他是十一岁中的秀才,恐怕在场的人里,也只有你能和他比一比了。”

  廖云脸上微红,道:“有什么可比的,他和我同龄,已经是举人了,真是要比,我连青越也不如,他可是案首。”

  “他怎么能和你比,案首又如何,他不过是商贾出身,你就是再不想承认,你也是姓廖的。”

  廖雪的声音有些冷,廖云诧异地看向她。

  一一一一

  推荐同组妹子奔向原野新书《华宫燕》:在深宫,多少真相被隐藏在了重重假象之中。

  原本只为查明真相而入宫的闻莹愫,不想却卷入了另一个漩涡。

  当谜底揭开,随同谜底给她的,还有某人火热的心。

  闻莹愫百感交集,这一只,她是想要但又没胆量要啊。

  某人强势拥抱,想要就好,胆量我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