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闲闲令

最春风 +A -A

  张广顺和莫家康在凉州府开了一家小小的笔墨铺子,以寻常的笔墨纸砚为主,偶尔也有些来自江南的名贵货色。从凉州府出来,便有巡检司,每其名曰是查捕盗贼,对来往客商极尽盘剥。笔墨之类的东西,不同于丝绸和陶瓷之物,巡检司往往并不重视,反倒省心。

  赵梓和赵宥父子都是谨慎多疑之人,他们在凉州经营多年,不但会有牢不可破的关系,同样还有密不透风的情报。

  忽然有两个外乡人在此处开铺子,很快便会引起注意。所以决对不能让人发现这家铺子和京城有联系。

  李青风原想给罗锦言找一家专做笔墨生意的铺子给她供货,又担心路途遥远恐生差错,索性让高兴的弟弟高明在扬州开了一家笔墨铺子,除了做当地生意,还给张广顺的铺子供货。

  没想到李毅得知李青风在扬州开了铺子,老怀安慰,写信过来大加赞赏,李青风身为次子,没有留在家里和兄长分一杯羹,小小年纪便走南闯北,独挡一面,不但兄长李青凡心中有愧,就是李毅这个做父亲的也是心疼,现在听说他在扬州开铺子,便让李青凡亲自出面,请了一位在这一行做了十几年的大掌柜,没过多久,就把铺子开起来了,且,并非普通的笔墨铺子,而是以做上好文玩为主的撷宝阁。

  撷宝阁刚一开张,就是宾客盈门,半个扬州的文人雅士都去了。

  远在京城的李青风闻言哭笑不得,李家世代盐商,而他也是卖商叶出身,现在竟然做起这种生意。

  又过几日,罗锦言听说父亲没有出去,便去找父亲下棋。刚走出自己的院子,迎面就看到廖云带了两个小厮施施然走过来。

  廖云常来请罗绍指点功课的事,罗锦言也有耳闻,不过她却是第一次遇到。

  她正想避开,廖云却已经大声说道:“咦,是罗大小姐吧,幸会幸会。”

  罗锦言曲膝施礼,廖云笑着抱拳,以做还礼,道:“罗大小姐是要去令尊那里吗?真是凑巧,我刚得了柄好扇子,正想拿来与令尊品评,不如一起去吧?”

  我是去下棋的,谁要看什么扇子。

  罗锦言腹诽,嘴里却道:“不......巧。”

  她顿了顿,又道:“我......要......出......门。”

  廖云毫不在意,笑着道:“那还真是不巧,不知大小姐是去上香还是去买胭脂水粉,这两天广济寺有庙会,那里的白糖糕很好吃。”

  罗锦言微微颌首,道:“多......谢......”

  廖云哈哈一笑:“不谢不谢,你若是去广济寺,也给我带几块白糖糕吧。”

  罗锦言转头看向夏至,夏至会意,高声对跟在一旁的小雪道:“去和常贵说一声,叫人到广济寺给廖公子买几块白糖糕。”

  小雪笑着应是,得意洋洋地走了。

  廖云隔了好一会儿才笑出声来,看着罗锦言娇小的身影消失在月亮门外,他笑着摇摇头,对扫尘和扫红道:“把那白糖糕赏给你们了。”

  罗锦言原是找个借口而已,等到走出月亮门,她就真的想出去了。

  “小姐,咱们去哪儿?我也好和老爷说一声。”夏至问道。

  罗锦言想了想,道:“书......局。”

  夏至对小寒道:“你去叫上常贵嫂子,老爷屋里有客人不便打拢,你和远山说一声便是。”

  小寒飞奔着走了。

  片刻后,罗锦言已经坐在轿子里,好在她早就让夏至问过高兴了,知道那家有很多游记的书局在哪里。

  她对京城并不熟,下了轿子便进了书局,倒是夏至悄悄告诉她:“小姐,原来这里就在梅花里附近,那天崔起带着咱们从这里经过,我不会记错。”

  那天夏至一直在车帘缝里向外张望。

  书局里冷冷清清,十几个竹制的大书架上摆满了书,一侧放着一座十二扇的湘妃竹屏风,一位须发花白的老者坐在屏风前的藤椅上看书,另有两位伙计打扮的老者正在擦拭书架上的灰尘。

  罗锦言看看书架上的那些书,除了游记还有些杂记,词话本子也有不少。

  罗锦言莞尔,难怪这里门可罗雀,原来都是些这类书。

  这些虽然好看,但在世人眼中难登大雅之堂,学子们看这些难免会被说成玩物丧志。

  可这些却是罗锦言喜欢的。

  她挑了几本游记和杂文,又随便买了几本词话本子,正要让夏至去付帐,就听到身后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有眼光,小小年纪也知这套《浮生偶寄》是好书。”

  她转头看去,见刚才还坐在屏风前看书的老者,知何时已经站在她的身后。

  《浮生偶寄》共六卷,罗锦言全都买了。她刚刚翻了翻,见这本书是作者闲游各地的所见所闻。不同于寻常的山水游记,而是着重描写市井风貌、风俗人情,文字清新,无雕琢藻饰,却又独抒性灵,不拘格套,让人读起来欲罢不能。

  她微笑道:“好......书。”

  老者得意地哈哈大笑,高声道:“小章子你听见了吗,这一局你输了。”

  罗锦言好奇地看过去,老者却是对着那座湘竹屏风说的。

  屏风后面便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你这书在这里摆了一个月,终于有人肯买,难得难得,恭喜恭喜。”

  老者冷哼一声,道:“老朽的书,又岂是你这等黄毛小子能懂的。”

  说罢,他忽然想起眼前这位买书的也是个小姑娘,连忙笑着对罗锦言道:“小姑娘有眼光,有学问,比那黄毛小子强多了。”

  原来这位就是《浮生偶寄》的作者沧海叟。

  罗锦言微笑施礼:“沧......海......先......生。”

  老者怔了怔,似乎对这个称呼很新奇,道:“你是哪家的小姑娘,既知书又识礼,不错不错。”

  常贵媳妇见这老者疯疯癫癫,毫无长者模样,早就不耐烦了,听他问起罗锦言是哪家的,警觉之心大起,立刻上前一步,对罗锦言道:”小姐,老爷还等着您呢,咱们快走吧。”

  罗锦言抱歉地对老者笑笑,主仆几人走出书局。

  一一一一

  亲们,今天的更新送上~~~

  o(* ̄�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