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凤时春

最春风 +A -A

  罗锦言若有所思,爹爹是在告诉她,分宗后的罗家,没有几个算得上是她的亲戚的。

  罗锦言点点头,表示记下了。

  前世她册封皇后,罗家封彭城伯,堂叔已死,由他的长子承爵。娘家人进宫谢恩时,连同封为彭城伯的堂兄,以及那些热泪盈眶的女眷,她没有一个是认识的,这些人中,唯独不见她亲生的父母兄弟,她甚至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

  那时她只有十四五岁,对父母是心存怨恨的,她恨他们不要她,她恨他们把她过继给堂叔,她恨他们任由堂叔把她嫁给一个能做她祖父的老头子。

  后来赵思一天天长大,她也渐渐懂得可怜天下父母心的涵意。她瞒过彭城伯,派人到河间查找,这才知道就在她被送往京城的前一日,父母已经自尽而亡,两个兄长则远离故土,去了很远的地方谋生。

  河间罗家世代官媒,她的父亲天生口吃,连做私媒的资格都没有。

  不能做媒,就是罗家最没有地位的。他们只靠几亩薄田养家糊口。

  如果说他们做错了什么,那就是在她四岁那天,不该带着她去族里领那几个红鸡蛋。

  这算是罗家的福利,每个孩子过生日,可以按年纪到族里领红鸡蛋,四岁可以领四个。有钱的人家不在乎几只鸡蛋,也没人去领。

  那天是她的生日,一大早就把小脸洗得干干净净,换上用堂姐的旧衣改制的花衣裳,跟着娘去领红鸡蛋。

  四岁的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回到家里,开开心心等着爹爹和哥哥们回家,家里五口人,只有四个鸡蛋,她要把自己那个给二哥吃。等到明年生日时,就可以多领一个鸡蛋,那时每个人都能吃到了。

  爹爹和哥哥们回来了,身后跟着很多人,这些人都是罗家的族人,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

  几个穿金戴银的妇人拉着娘亲的手,连声恭喜:“你可真是有福气的,生了个美人坯子,瞧瞧,这么小就天仙似的。”

  她娘傻在那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女儿从小长得就漂亮,她还曾和相公说过,可惜女儿生在他们家,连嫁妆都凑不起,否则一定能像长房大姑娘一样,嫁到京城去。

  小小的她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听到很多人都在夸她漂亮,她害羞地低下头。

  等她抬起头来时,父母和哥哥都不见了,她被一个妇人抱着离开了那个又小又破的家。

  生女当生罗氏女,不见君王不开言。

  她不是哑巴,她从小就是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

  但她却只能装成哑巴,装了整整十年。

  河间有哑女,倾城又倾国,这个传闻被有心人传到宫里,传到赵极耳中。

  河间罗家世代官媒,子孙中不但有官媒,还有私媒,在北直隶,甚至其他一些省份,大大小小的冰人馆都以能和罗家攀上亲戚为荣。

  但罗家做的最大最成功的一次媒,便是将一个小小农女变成了母仪天下的皇后。

  而她的亲生父母,却在她临去京城的前一天便双双自尽。

  她的爹娘若是想死那早就死了,不用等到那一天。他们不是心甘情愿死的,族里的人定是以她的安危、哥哥们的性命,逼他们自尽的。

  他们死了,那个哑巴的神话也就变成真实存在的了。

  而那些打着她的旗号四处招摇的,没有一个是她真正的亲人。

  罗家算准了她即使知道也不敢声张,且,她四岁就被抱走了,能不能记得父母还不一定。

  她果真什么都没有说,她对罗家极是厚待,又说服赵极亲笔题匾,彭城伯举家迁至京城,几个女儿嫁的都是勋贵之家,罗家一举成为大武朝最大的暴发户。

  一年后,身为彭城伯的皇后嫡兄与四位嫡子一起参加秋围,他们并不比试,只是去看看热闹而已。

  秋围之地距京城两百里,彭城伯父子走到半路,路边有个办丧事的,鞭炮震天,罗家拉车的马受到惊吓,落荒狂奔,待到随从们追上时,彭城伯父子五人,全部落崖身亡。

  兄长和侄儿都死了,罗皇后哭得死去活来。而罗家也为了谁来袭爵争得头破血流。

  罗家人纷纷求见皇后,罗皇后悲伤过度已经病倒,哪还能管这些事。

  直到罗家几房大打出手,闹出人命,惊动官府,罗皇后才下了懿旨,指了一个远在江西的罗家远房侄儿承爵,那小孩年仅四岁,父母是因逃婚早被罗家族谱除名的。

  但皇后要让他来袭爵,罗家人虽然震惊,可也大着胆子闹了两回,被五城兵马司抓了送到锦衣卫处,扔进诏狱,这才吓得再也不敢吭声,咬牙切齿地认了倒霉。不久,罗家重开祠堂,将那小孩和他的父母登上族谱。

  罗家虽然死了几个重要人物,但依然是街头巷尾艳羡的对象,

  就连早年被族谱除名的都能大富大贵,罗皇后对娘家真是仁孝双全。

  罗锦言想到这里,她抬起头来冲着罗绍嘻嘻地笑。罗绍看到一派天生的女儿,忍不住摸摸她的小脑袋,女儿还这么小,告诉她这些,怕是也听不懂吧。

  元宵节刚过,罗绍便带着罗锦言去了京城,这次把常贵两口子都带上了,罗绍见常贵媳妇把罗锦言服侍得很好,有心让他们一家给了罗锦言,将来罗锦言出嫁,让他们做陪房一起跟过去。

  李青风和李青越还没有回京城,但隔壁的宅子已经修葺一新,罗绍带着女儿搬了进去。

  这里比李家的宅子更宽敞,罗锦言有自己的小院子,丫鬟们把院子重又整顿一番,罗锦言却只歇了一天,便去了清心茶铺。

  鲁振平已经找了一家常跑甘肃的镖局子,他们的人可以跟着镖局子一起去平凉州。

  平凉州没有京城这么大,忽然出现两个四处打听的外乡人容易引起怀疑,因此,罗锦言考虑再三,决定派最稳重的张广顺和老三莫家康一起去。

  莫家康没想到经过上次天桥的事,小姐还能把这样的差事交给他,目光中闪过一丝激动,连忙低下头没有作声。

  一一一一

  亲们,今天的更新送上~~~~

  o(* ̄�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