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贺新年

最春风 +A -A

  这是罗锦言第二次在昌平过年。

  陈镇带着陈师母回了获鹿老家,要到过了元宵节才回来。掐指算来,罗锦言已经快有半年没有上学了,好在陈镇授业,原就是娱教于乐,临走的时候,给罗锦言留了课业,画一幅雪梅图,再画一幅水仙图。

  扬州那边又送了很多东西,罗锦言顿时又变成有钱人了。她心情大好,指挥着丫鬟婆子把庄子里布置得花团锦簇。

  她还特意给了几兄弟年假,让他们去京城和鲁振平、李初一团聚,过个热热闹闹的春节。

  自从在天桥出事,莫家康和方金牛就有点打蔫儿,回到昌平见到其他几兄弟更是只字不提在京城的事,莫家康原本话就不多,方金牛却是个火爆性子,嗓门大得能吓死人,现在连他也变得沉默,那就是出了大事。

  老大张广胜安排老五腾不破护送陈镇夫妻去了获鹿,他找到夏至,问问老三和老四在京城究竟出了什么事。

  夏至早得了罗锦言的吩咐,她只说两兄弟陪小姐和表少爷去天桥时,遇到官府捉贼,和小姐走散了,直到晚上才回来,瞒下了两人被打晕送到烟|花之地的事。

  张广胜松了口气,还好没有出什么事,两个弟弟脸皮子薄,第一次跟着小姐出门就把事情办砸了,自是没有面子。

  两天后,张广胜带着两个兄弟去了京城,临走前去向罗绍和罗锦言辞行,罗绍让远山端出一盘银子,一盘十四锭,都是二十两一个的银元宝。

  七兄弟七个人,每人两个二十两的大元宝。

  张广胜心头大震,这里面还有老七章汉堂的。

  罗老爷和罗小姐言而有信,逢年过节的赏赐,有他们六人的,也有章汉堂的。

  罗锦言则每人给了十两的银票,兄弟三人提前拜了早年,离开昌平去了京城。

  骡车刚刚出了庄子,张广胜就对莫家康和方金牛道:“到了京城别只想着喝酒吃肉,别闲着,都去找找老七,找到了他,就是绑也要把他绑回来。”

  方金牛抓抓头皮,问道:“老七神龙见首不见尾,到哪里找啊?”

  他是最怕找人了。

  张广胜沉吟道:“他肯定还在京城,咱们把京城的边边角角都找遍,就不信找不到他。”

  方金牛还是不明白:“怎么就知道他在京城啊,咱们在京城几个月,连他的头发丝也没见到。”

  一直沉默不语的莫家康终于忍不住了,瞪了方金牛一眼,道:“京城里好玩的地方多,讲究的地方也多,他不在京城才怪。”

  方金牛恍然大悟,咧开大嘴憨憨地笑了:“还是大哥和三哥聪明,我咋就没想到呢,老七那人连虱子都没有,他肯定在京城。”

  张广胜和莫家康面面相觑,哭笑不得,这生虱子和在京城有关系吗?

  过了年,罗锦言就开始着手陈镇给她布置的两幅画。昌平种梅的不多,罗绍想起在山上见过野梅树,洽好正月初九的夜里下了一场雪,次日雪小了,但还有纷纷扬扬的雪花,罗绍便带上罗锦言去看雪中梅花。

  已是立春时节,地气渐暖,雪花落到地上很快便化了,山坡上倒有零星的积雪,但也只是薄薄的一层。

  罗锦言深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湿湿凉凉,还夹杂着泥土的芬芳。

  罗绍微笑着看着又长大一岁的女儿,她穿着猩猩红的斗篷,脸蛋白里透红,带点婴儿肥,再没有小时候的病弱之色。

  他这才想起来,这个冬天里,惜惜没有生病。

  他稍一出神,罗锦言已经飞奔着跑到前面,站在一棵梅树下面,蹦跳着去够斜伸出来的梅枝。

  比起那年初到昌平,她长高一头,每天不是跳百索就是踢毽子,身体比以前结实了,刚到昌平时,她可不敢在雪天里跟着爹爹到山上看梅花。

  “惜惜,开春以后你四表哥就来京城读书了,到时候杨树胡同一定很热闹,咱们也到京城住上一阵子,好吗?”罗绍大声问道。

  罗锦言笑着点头,爹爹只有二十多岁,现在就做田舍翁早了点儿,去京城很好啊,有诗会有酒会,去年洒下的种子也该发芽了,中秋以后开始来往的那些关系不能白白浪费。

  再说,她要派人去平凉州,也要在京城里先打听打听,最好找个镖局子一起过去,这样不但安全,而且还不显眼,免得刚到平凉就被盯上。

  罗绍见女儿似是很愿意去京城的样子,他很是高兴,想了想,又道:“索性给陈先生写封信,让他们伉俪也和咱们一起去京城。”

  罗锦言皱眉,这个爹爹真是说风就是雨,让陈镇夫妇一起去,那就是先不准备回来了。

  陈先生和陈师母就是妙人,有他们一起,京城的日子肯定不会寂寞,只是不知道陈师母的花花草草怎么办呢?

  下了山,父女俩没有回庄子,坐了骡车到街上闲逛。

  罗绍对罗锦言道:“我在京城时听说九边有马市,若是今年补不上缺儿,爹爹带你去那边见识见识。”

  罗锦言活了两世,听了罗绍的话也给吓了一跳。这个爹爹,疯起来胆子就大得没边了。

  马市一开,难免会引起鞑子们的蠢蠢欲动,因此赵极一直禁开马市。罗绍口中的马市,应该是地下私开的。

  她爹想带着她去这种违法私开的马市上见识见识......

  不过如果有机会,她真想有一匹马,可是父亲是文官,家里顶多养上几匹骡子。

  她正遗憾着,忽然看到路边有两个熟悉的身影,她一眼认出来,这是那日拦着丁翠湖的两个人。

  骡车从那两人身边驶过,罗锦言不由得多看了几眼,罗绍见女儿向外面张望,也跟着看过去,笑道:“那是罗秀,以前算是罗家的旁支,不过分宗以后,就连旁支也不算了。”

  说到这里,罗绍对罗锦言道:“爹爹告诉你这些,是让你记着,咱们三房这一支虽然人丁单薄,但是也并非是个姓罗的就能攀亲戚,爹爹只有你这一个女儿,以后你难免要和亲戚的女眷走动,不用一味顾及什么。”

  一一一一

  亲们,今天的更新送上~~~~

  小区里断超过二十四小时了,不知晚上能不能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