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后庭花

最春风 +A -A

  金秋时节,丹桂飘香,正是吃蟹的好时候。

  李青风生于江南,长于江南,他喜欢河蟹,江苏的河蟹,要到九月里才最肥美,九月吃蟹黄,十月食蟹脂,此时未到中秋,李青风还担心螃蟹太瘦,没想到却是满满的膏满黄肥。

  他原以为在北方吃河蟹,不过就是吃个蟹味而已,却不知状元楼竟能搞到这么好的河蟹。

  见他有些惊愕,罗锦言笑道:“胜......芳......蟹......”

  胜芳蟹产自北直隶,以中秋前后最为鲜美,就连宫里吃的河蟹也是产自胜芳,而非李青风认为的江苏和安徽。

  一旁的伙计陪笑道:“姑娘是行家,咱们状元楼每年秋天都到胜芳挑螃蟹,挑出的螃蟹养在大缸里运回京城,个个新鲜,连个打蔫的都没有。”

  罗锦言不喜吃河蟹,她爱吃海蟹,两世都是。

  尤爱清蒸一味。

  状元楼里很少有人点这个,都是奔着河蟹来的。

  见她吃得香甜,李青风打趣的问她:“肉粗,还有腥味,有何喜欢的?”

  夏至剥了蟹腿,喂给罗锦言吃,罗锦言咬了一小口,笑咪咪地对李青风道:“肉......多......够......爽......”

  李青风一口菊花�蟹险些嗌住,这个细瓷白玉似的小表妹常有惊人之举,比如说在天桥砸下一串铜钱,比如说这句“肉多够爽”。

  有了这两次的事,他觉得如果有一天,他看到惜惜就着鸡腿喝烧刀子,他也一定不会大惊小怪。

  小表妹真是有趣。

  四郎读书很好,他会发现惜惜的好吧?

  想到这里,李青风宠溺地摸摸罗锦言的脑袋,以后惜惜和四郎订亲,就是他的弟媳了,他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摸她的头,带她出来玩儿。

  李青风不免有些遗憾,如果惜惜是他的胞妹就好了。

  他忍不住又摸摸罗锦言的头。

  再次坐上骡车时,夏至拨长脖子向迎枕后面看去,放平的椅背重又立了起来,那人已经不在了。

  夏至长长地松了口气,正想告诉罗锦言,却见她笑逐言开地听着李青风讲他小时候去乡下抓螃蟹的趣事,倒像是忘了骡车上曾经还藏过一个人。

  或者,小姐早就猜到那人已经走了吧。

  李青风口才极好,讲得绘声绘色,罗锦言听得入神,双眸亮晶晶的,这些是书本上没有的,就连游记中也没见记载,什么时候,她才能像表哥这样,走出昌平,走出京城,走出北直隶,去看看大周景物志中那些名山大川,领略各地的风土人情。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见女儿在京城住得开心,罗绍决定改变原定计划,索性过了中秋再回昌平。

  京城的中秋节一定比昌平热闹,以后女儿长大了,很难有机会来京城玩了,索性这次玩个痛快。

  “过了中秋,若是你还没有玩够,那就过了重阳再回去。”

  罗绍笑声爽朗,罗锦言觉得这样的爹爹和昌平时不一样,即使偶尔遇到同科,他也没有装跛,罗锦言送他的那根核桃木寿星公的拐杖,从昌平带到京城,除了第一次出门时用过,后来再没见他拿出来。

  如果爹爹能够振作起来,别说重阳节了,就是住到元旦都行。

  杨树胡同的宅子不大,罗绍住在正房,李青风住在东厢,罗锦言住在后罩。

  罗锦言刚刚回到屋里,就有小丫头过来禀告,清心茶铺的鲁掌柜来了。

  李青风和罗锦言昨天刚刚去过清心茶铺,怎么鲁振平今天就过来了?

  罗锦言在后罩的小厅里见了鲁振平。

  “大小姐,有件事......”

  罗锦言之所以让鲁振平开间茶水铺,就是利用六部和各院官员们在此小坐的时候,打听朝廷内的消息,了解京中局势。

  鲁振平并没有感觉奇怪,罗绍好端端的差使让人顶了,如今赋闲在家,他想关注朝中情形也是应该的,否则想抱大腿都不知该抱哪一条。

  罗绍是进士出身,自己拉不下脸,让女儿出面这也无可厚非。

  “皇上欲立一位典乐女官为妃,但此女为胡人,庄阁老和邓阁老全都反对,毛阁老称病,韩阁老不表态,只有李阁老说这是皇上的家务事,为臣子的不应过问。”

  胡女?

  古娆?

  古娆是赵极的第三位皇后,也是唯一一位没有死在赵极手中的皇后。

  据说古娆雪肤高鼻,极是妖媚,擅长胡乐和胡舞,极受赵极宠爱,破例册封淑妃,三年后她怀有龙脉,未等生产便立为皇后,可惜立后大典刚刚结束,古娆便小产了,从此身体便一日不如一日,仅做了半年皇后便香消玉殒。

  但宫中却有另一种说法,传说古娆以女官之身得到圣宠,缘于她身怀床第秘术,但这种秘术一旦怀孕也就破了。

  董皇后在时,鸠杀了太子赵秀,董皇后事发,赵极赐死了董皇后和她所生的二皇子赵真,这样一来,赵极膝下只有四皇子赵熙一子。

  董皇后死后,后宫无主,赵熙生母李贵妃一人独大,掌管六宫。

  赵极南征北伐,建下不世武功,朝野上下立后呼声越来越高。古娆做了三年淑妃,和李贵妃势同水火,一旦李贵妃母凭子贵做了皇后,她就要永远被踩在脚下。

  所以她铤而走险,怀上龙脉。赵极大喜,果然立她为后。

  可惜她还是没有福份,从立后到病死也只有半年时间。

  罗锦言曾经见过古娆的画像,和历代皇后大同小异的珠圆玉润,天庭饱满,端庄柔和,没有半分胡人的相貌,想来胡女为后毕竟不是光彩的事,赵极也不想被后人耻笑,流传后世的皇后画像,只是画而并非像。

  今生的这个时候,古娆还不是淑妃,至于那位说此事是皇帝家务事的李阁老,名叫李文忠,后来做了首辅,宁王之乱时,他彰显草包本色,成了天下的笑柄。

  鲁振平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继续说道:“今天晌午时,老六来铺子里,恰好看到临窗坐的一位文士,老六就悄悄告诉我,正月里时,这人到过延寿寺。”

  罗锦言立刻明白了,这才是鲁振平急着赶来的真正原因。

  “是......谁?”罗锦言问道。

  去过延寿寺见赵宥,就算不是瑞王的人,也和他们有了关系。

  “我打听了,那人叫黄清,是李阁老的幕僚。”

  “哈......他......的......人......”罗锦言轻声笑了。

  难怪几位阁老之中只有李文忠变相支持立古娆为妃,却原来早就和瑞王有了联系。

  这位貌可倾国又身怀秘术的古皇后,想来就是瑞王送给赵极的了。

  关陇古道是丝绸之路从西安进入甘肃的必经之地,瑞王利用这里做生意,能给赵极送银子打仗,那么多送一位美人又有何妨,只是瑞王父子也真是低调,前世就连她这位执掌后宫长达八年之久的皇后也没有听到半点风声。

  一一一一一

  亲们,今天的更新送上~~~

  回复今曦今朝:上架可能在九月底或十月初,要看编辑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