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香如故

最春风 +A -A

  罗锦言不动声色,背脊却挺得更加笔直,然后,她忽然转身,一把推开背后的迎枕......

  她看到了一张脸,这是一张熟悉的脸。

  张飞张翼德。

  豹头环眼,黑白分明,没有戏台上的大胡子,露出一张微启的大嘴,似笑非笑。

  罗锦言生平第一次感觉这笑容里满满的讥诮。

  而面具后的那双眼睛却有些惊讶地看着她,也不知这惊讶是因为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还是因为认出她就是那个扔了一串铜钱的小孩。

  罗锦言没有迟疑,小嘴张开,因为硌牙而没有咽下的山楂屑尽数吐到那张脸上!

  有些碎渣子喷到他的眼睑上,那人显然没想到罗锦言会有这么一招,措不及防,眼睛下意识的闭了一下,伸手想擦去喷到眼睑上那不知是什么的东西。

  罗锦言一口吐出,顺手搬起推到一旁的大迎枕,纤细的手臂高高举起,连人带枕,朝着那张讥诮的大脸压了下去!

  迎枕很大也很重,但如果用来打人,对付这种会武功的毛贼就像小猫搔痒,还不如连人带枕压下去,即使不能捂死他,也能坚持到表哥和夏至进来,他们就要上车了。

  这是无力呼救又不想做人质的小姑娘,临危能做的唯一的反击!

  椅背放平,那人是躺在迎枕后面的,罗锦言纤细的手臂如同八爪鱼的触角紧紧扣着迎枕,两条腿顺势抬上来,膝盖压住那人的腰腹,使出吃奶的力气,无声地压在那人的身上,只要坚持一下就好,这人能让两名捕快捉拿,肯定是有武功的,但看上去瘦了巴叽,表哥、她和夏至,再叫上车把式,就是叠罗汉也能把这人制住。

  虽然隔着迎枕,但还是离得很近,罗锦言闻到一阵缥缈而又熟悉的味道。

  不二非尘。

  罗锦言有一瞬间的恍惚。

  是他!

  难怪她会觉得那只手很熟悉,当日在柳树林子里,他挟持她跃到树上时,她看到过他的手。

  “惜惜,等急了吧......你趴在那里做什么?”就在她一怔之间,夏至已经撩开车帘,李青风探进头来。

  这人在柳树林子没有伤害她,也没有伤害夏至,但柳树林子的房梁却塌了,他可能和自己一样,也发现了赵宥和王朝明的用心,他对罗家没有恶意,相反,他的目标应是赵宥或王朝明。

  赵宥和王朝明代表的是瑞王赵梓和宁王赵枥。

  即使此人不能成为她的盟友,但无论他是想对付瑞王还是宁王,罗锦言全都乐见其成。

  这样的人不用太多,有一两个足够胆大冷静的人就可以了。

  八月的天气,秋高气爽,阳光清澈明亮,透过半开半翕的窗帘,落在罗锦言的脸上、肩头,光影斑驳中,她那莹白如玉的小脸上浮现出一抹和年龄不相符的欣然。

  那人心下微忖,真是见鬼,怎么就躲进这丫头的车里了?方才在天桥时,他便认出了她,一个不会哭不会害怕的小东西。

  果然,看到有人藏在车里,她不但不害怕,还想四两拨千斤,她不仅是胆子大,她的反应还很灵敏。

  听到李青风的声音,这人本能地崩紧身体,被罗锦言压住的一只手迅速抽出来,抓住了罗锦言的手臂。

  只要那个男人走过来,他就把这个小丫头当暗器扔出去,自己再趁机破门而出。

  罗锦言莞尔,这个人不想杀人,也不想把她当人质,否则,他不会抓住她的手臂,而是应该掐住她的脖子。

  她忽然转过身来,对正要上车的李青风道:“换......衣......裳......”

  李青风怔了怔,随即便退了回去,惜惜年纪虽小,可毕竟男女有别,小姑娘爱美,不想穿着小厮衣裳去状元楼吧。

  倒是夏至,麻利地钻进骡车,道:“小姐,奴婢服......侍您......”

  她看到她的小姐,正弓身趴在一个人身上,那人脸上戴着面具,大手正抓着罗锦言的胳膊。

  小姐被人制住了!

  她认识这人的面具,这就是那个变戏法的,官府的捕快正在捉拿的贼人!

  偏偏莫家康和方金牛不知去哪儿了,表少爷珠玉般的人,怎打得过这种亡命之徒?

  更糟糕的是,小姐还在他的手里。

  她恨死自己了,刚才如果没有叫出那声“小姐”,这人或许只当她们是小厮,现在可如何是好?

  夏至紧紧握住拳头,指甲陷进肉里。

  “扶......我......起......来......”眸光清亮,罗锦言看着夏至,神色轻快,就像这里不是骡车,而是她的湘妃榻,海棠春睡后的小姑娘娇滴滴地想到花园里荡秋千。

  夏至胸撞如鼓,神色间却已平静下来,小姐没有害怕,那她更不能惊慌。

  这人不是崔起那种想绑了小姐换银子的恶奴,他是官府的通缉犯。

  他藏在这里只是为了躲避两个捕快,捕快们没有抓到人,此时可能还在周围搜索,对啊,这人的处境也很危险,比小姐更危险。

  她走近一步,笑着说道:“表少爷还在外面等着,小姐您别玩了,快点换衣裳吧。”

  “好......啊......”罗锦言笑着答应,不动声色地看着抓住手臂的那只手,那只手紧了一下,似是在迟疑,但随即便松开了。

  见那人终于松开小姐,夏至迅速伸出手去,把罗锦言从他身上抱了起来。

  厚重的迎枕重又放好,那人像最初时一样,藏身在迎枕后面,听到两个小姑娘轻声的嘀咕夹杂着布料的��,本应压抑紧张的气氛,却在不经意间,透出一缕轻松。

  待到李青风上了骡车,罗锦言和夏至都已换上女装,看着表妹略带得意的小脸,李青风摸摸她的小脑袋,笑着道:“打扮这么漂亮,一会儿沾上蟹膏蟹黄,可别嫌丑哭鼻子。”

  罗锦言咧开缺了门牙的小嘴,笑容灿烂明媚,令这狭窄的车厢里也似乎明亮起来。

  一一一一

  亲们,今天的更新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