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掷金钱

最春风 +A -A

  李青风也是第一次来天桥。

  他去过很多地方,但论起繁华,即使是六朝古都的金陵,富甲天下的扬州,也比不上这集天下大成的京都。

  而天桥更是京城里最特别的地方,几乎能想出来的好玩的,这里都有。

  唱曲的、说相声的、还有抹了白鼻梁唱小丑戏的,更有很多打把式真艺的,除了这些,罗锦言还看到鼻子上戴着铜环满头卷发的人在表演喷火。

  “那......是......”她一点也不害怕,只是很好奇。

  李青风笑着告诉她:“那是昆仑奴,两朝之前流行用他们做随从,现在用他们的人家不多了,我在福建时见过昆仑奴,也是像这样杂耍卖艺的。”

  忽然,他眼睛一亮,指着人群中的两个五短身材的男人说道:“你看,那是倭人。”

  罗锦言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见那两人剃着童子一样的光头,却在顶心梳着回髻,明明都长了胡须,可个头比她也高不了多少,没有下雨,脚上也穿了木屐。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倭人。

  赵思继位后,倭人屡屡在福建和浙江登陆掳掠,福建指挥使司只当做胥民暴乱处置,浙江更是瞒下未报,直到赵思死前一年,倭人联合海盗王康率战船百余攻克平海卫,继而进入兴化府,杀人无算,流血数十里,而那时朝廷竟无将可派。

  倭人之乱是在三十年之后的事了,想来前世的这个时候,人们见到倭人也就和现在一样。

  若是秦珏没有背信弃义,年幼的赵思又怎会被人架空,让宵小得志,能臣名将不是被贬就是离心,倭人犯境竟没有能当大任的将帅可用。

  想起秦珏,罗锦言咬牙切齿,赵宥害死赵思,但秦珏却是导致这一切发生的人。

  “惜惜,快看,那边有变戏法的。”李青风的话拉回了罗锦言的思绪,不远处围了很多人,一个戴着张飞面具的人站在一人多高的木台上,正从手里的布袋子里掏出一朵朵鲜花,鲜花从高处飞下,惹得围观的男的女的伸手去抢。

  最有趣的是这个戴的是张飞面具,豹头环眼的黑脸大汉,做的却是天女散花的事,憨态可掬,惹人发笑。

  罗锦言也来了兴趣,跟着李青风往人堆里挤,变戏法就是障眼法,一定要离近了才能看出端倪。

  李青风虽然已经做了几年生意,但他也只是个十八岁的少年,唱戏的变艺的都是常常见到,唯独这变戏法的,整个京城也只有天桥才有。

  跟在他们身后的方金牛早就瞪大了眼,问莫家康:“那袋子瘪瘪的,咋放了那么多花儿?“

  莫家康一如既往的紧闭双唇,理都没理他。方金牛早就习惯他这副模样,他只是自说自话而已,根本没打算让莫家康理他。

  他一边往人堆里挤,一边喊着:“闪开闪开,让老子过去看个明白。”

  这天桥上本就是鱼龙混杂之地,他说话粗声大气,胆小的就自动给他让开,但也有想触他霉头的,故意挡在他前面,他往东,那几人也往东,他往西,那几人也往西,方金牛一看就急了,骂道:“小子,想打架是不?”

  其中一个流里流气地骂道:“乡巴佬,想过去就从爷的裤裆里钻过去。”

  另外几个就哈哈大笑。

  方金牛是火爆脾气,哪受得了这个,碗钵大的拳头举起来,朝那小子打了过去。

  眼看拳头就要打到那人面门,却在半空中被硬生生抓住,方金牛转眼就看到莫家康那张死气沉沉的大白脸:“三哥,他们欺负人。”

  “走,别惹事。”莫家康拽着他就走,方金牛不甘心,挣扎几下,可还是跟着莫家康乖乖地往前走了。

  那几个家伙在天桥常干的就是碰瓷的营生,常来的人都认识他们,见到就躲得远远的,今天好不容易有人撞上来,他们当然不肯就这样轻易放过去,朝着两人追了过去。

  莫家康一看这几人的架式就知道今天非打一架不可了,他转身去看,已经看不到李青风和罗锦言了,应该是挤到变戏法的人群里了。

  他悄声对方金牛道:“快离开这里,别让他们看到小姐和表少爷。”

  他们两人只是粗汉子,身上也没有几个钱,遇到这群泼皮挺多就是打个头破血流,可罗锦言和李青风却不同了,让这些人盯上他们,那就有大麻烦了。

  他们两人抬腿就往人更多的地方跑了过去。

  罗锦言和李青风并不知道在他们身后发生的这些事,李青风拿了两文铜钱,和站在最前排的人换了位置,让罗锦言能清清楚楚看到木台子上变戏法的那个人。

  只见那人抖抖手里的袋子,又把袋子翻过来抖了抖,以示袋子里已经空了,什么都没有。

  然后,他仰头看天,好像天空上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所有人跟着他一起看天,秋日的天空天高云淡,连只蜻蜓也看不到。

  人们见天上没有东西,只好又看向那人,那人摸摸面具上的鼻子,做个无可奈何的样子,一手拿着那只口袋,一只手就在口袋里摸索起来。

  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无数只眼睛盯着他的手,可他摸索一阵子,就把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面对台下的观众,把手掌展开,白皙的手掌空空如也。

  罗锦言却注意到了这只手,手指修长,骨结分明而匀称,这是一只很好看的手,但也很熟悉,可她一时想不起曾经在哪里见到过。

  罗锦言稍一走神,那只手又摸摸鼻子,无可奈何地向观众们摇摇头。

  下面观看的人早已等不及,有人大声喊着:“莫不是你变不出东西来了?快点再变啊!”

  “是啊,大爷这里有铜子,你有本事变个大姑娘出来给爷们儿瞧瞧。”

  那人闻言就又摸摸鼻子,然后伸手指指天空,虽然知道天上什么都没有,可人们还是不约而同顺着他的手看向天空,当然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可就在人们收回目光,准备再看那人时,就见到有雪白的鸽子飞向了天空,一只、两只、三只......鸽子越来越多,扑闪着翅膀飞向天空。

  而那人还在从口袋里往外掏鸽子。

  人群振动,大声叫好,却也只是叫好而已,只有零零星星的铜钱扔过来。

  罗锦言看得眼睛都亮了,她只是在游记里看到过关于变戏法的描写,虽然这是障眼法,可这使障眼法也太奇妙了,罗锦言从夏至手里接过荷包,取出一串铜钱扔了过去。

  那铜钱用红线系着,沉甸甸的,约有几十个,这是李青风特意换来让她看热闹时打赏用的,她却一股脑全都扔了出去。

  一一一一

  亲们,今天的更新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