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榴花艳

最春风 +A -A

  罗建昌听罗锦言问起关于在京城开铺子的事,先是一怔,随即恍然大悟,笑道:“陈夫子给你出的题目,你答不出来,想让堂兄告诉你,对吧?”

  陈镇前不久曾带着罗锦言去过罗家的笔墨铺子,告诉她哪种墨锭空有虚名,哪种墨锭才是上品,还是罗建昌陪着一起去的,因此当罗锦言问起茶水铺子的事,他立刻猜到这又是陈镇出的古怪题目。

  罗锦言冲他嘻嘻地笑,并不回答。

  罗建昌就当自己说对了,他是个既热心又很有耐心的人,不厌其烦告诉罗锦言,在京城开铺子需要做的事,罗锦言这才知道,原来茶水铺所需的茶叶不需要立刻花银子进货的,像这种能听曲儿能说书的茶水铺子,但凡是刚刚装修就会有茶楼的伙计主动上门,有的是压批,也就是进第二批货时结清上批货款;有的是有帐期,比如每月结帐或三个月结帐,总之,刚开张时,除了那些紧俏的名贵茶叶以外,其他大路茶都会有茶楼铺货。

  当然,如果有自己的进货路子,从茶商那里进货,价格会相对便宜很多,不过找茶商进货有利有弊,有利的是价格便宜,弊端则是要现款现货,不能铺货和压货,而且每次的进货量也会很大。

  罗锦言从来没想过亲自做生意,但是这里面的门道她还是想了解的。

  但是罗建昌也告诉她了,一千两银子在京城开间茶水铺子是足够了,但是如果生意不好,顶多能维持两个月。

  罗锦言有些郁闷,她让鲁振平去看茶水铺子不是为了赚钱,所以生意也不会好,想要把这间铺子开下去,就需要后续的银子。

  夏至见她闷闷的,便道:“小姐,您手边还有五百二十六两三钱的银子,加上下个月的例银,那就是五百三十六两三钱。正祥号里倒有银子,但那要通过林总管才行。”

  李家舅老爷每年给她一千两银子的压岁钱,她年纪小,也用不到这些银子,加上罗绍给她的,还有平时用不完的月例,离开行唐时,罗绍叫来夏至一问,才知道罗锦言屋里的红木匣子里竟有五六千两的银票,仅碎银子也有沉甸甸的一包。

  罗绍便让林总管在正祥号开了户头,留下五百多两给她傍身,其他的全都存进了正祥号。

  银子是她的,但她年纪太小,动用银子,就要通过林总管。

  通过林总管?那父亲肯定也知道了,她要如何向父亲解释?

  告诉父亲,自己要在京城搜罗朝廷消息,这才会开间茶水铺子吗?

  当然不行,如果她不是八岁,而是十八岁,倒是能正大光明告诉父亲,她要在京城开间茶水铺子,父亲说不定还会让林总管挑个经验丰富的大掌柜给她用。

  可现在肯定行不通,父亲不但不会答应,还会把她身边的人全都叫过去,看看是哪个嘴欠的怂恿她的。

  罗锦言又让夏至把她从小到大的首饰全都拿出来,连她自己也没想到,她的东西竟然有这么多,金锁金项圈金手镯,还有逢年过节长辈给的金银�子,少说也有一千两。

  也就是说,她还有一千两。

  罗锦言松了口气,安下心来,如果鲁振平的铺子开不下去,她还能铰了首饰兑成银子拿去贴补。

  但这仅仅是京城的铺子而已,平凉州的还不知从哪里凑钱。

  活了两世,她还是第一次做生意,这才发现二表哥真是人才,他当年就是用压岁钱赚了第一桶金,李家是白手起家,富养女儿穷养儿的家规,据说表哥们的压岁钱每年只有十两银子。李青风就是从这为数不多的压岁钱开始,做到现在独挡一面的茶商的。

  鲁振平虽然是几兄弟中最为精明的,但却不一定会做生意,罗锦言寻思着,日后还是要找个机会,从林总管那里弄个大掌柜过来。

  待到罗锦言收到李青风的回信时,已是七月间,鲁振平早的茶水铺子已经开起来了。

  罗锦言不知道李青风在哪里,她的信是寄到扬州的,可是李青风去外地办货,李家一时也无法联系到他,李青云去了福建,又从福建到金陵,回到扬州,才看到表妹给他的信。

  不过,当罗锦言收到李青风的回信时,还是高兴得不成。

  她拿了信就去找罗绍,罗绍正和焦师爷在说话,见湘妃竹帘后面探出个小脑袋,便笑着冲她招招手:“惜惜,别藏了,过来吧。”

  罗锦言把信拿给父亲,罗绍看了信道:“青云要来昌平?真是太好了,我上次见他时,他还只有十四五岁。”

  李青风在信中说,他要到京城谈生意,顺路会来昌平,看望姨父和表妹。

  罗绍看看信上的日期,对罗锦言道:“这封信是二十天以前寄出的,青风这两天就要到了。”

  他忙让远山去把罗建昌找来,又对焦渭道:“我这个外甥做生意很有天份,你和他应该聊得来。”

  待到焦渭退下,又告诉了罗建昌给李青风安排客房,罗绍才问罗锦言:“惜惜,青风在信上说起的茶水铺子是怎么回事?”

  罗锦言在信上说,她有开茶水铺子的事想向表哥请教。

  罗锦言咧开缺了两个门牙的小嘴儿,冲着罗绍嘻嘻地笑:“您......猜......”

  小女儿鬼灵精怪,又有陈镇那个不拘一格的师傅,说不定又是陈镇想出来的,女儿才会去问表哥。

  他还想再问问,就被罗锦言拉着去院子里看石榴花。

  有陈师母这个高手在旁指点,今年春天刚移来的两株石榴,已经花开满枝,榴花似火。

  罗绍也常见石榴花,但也早就发现他院子里的这两棵开得尤其是好,猜到应是良种,便道:“就是不知这两棵树结的果子是酸的还是甜的,小时候我随你祖父去直隶沧州访友,在那里吃的石榴是酸酸甜甜的,可是到了行唐,石榴就是只甜不酸了。”

  罗锦言却像是没有听到父亲的话,她仰起梨花般的小脸,一派天然地看着父亲:“我......要......弟......弟......”

  罗绍之所以被人当成棋子拿来弃去,还是因为罗家根基太浅,秦珏若不是秦家子弟,即使手刃宁王也不会平步青云。

  只有子孙兴旺,才能人才辈出,兄弟子侄守望相助,相互扶持,风雨求存。就如那些几百年的名阀世家,即使皇权更替,也能稳如泰山。

  赵家王朝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乱像早现,只是被赵极的频频战功所遮掩,天下人还没察觉而已。

  到时罗家想在乱世中平稳渡过,只有他们父女二人是不行的。

  短短四个字,罗绍却已怔住,惜惜是懂的,她在院子里种了两棵石榴,就是在告诉他,他要有儿子,惜惜要有弟弟。

  罗绍心头酸楚,女儿只有八岁,却已经要为他这个当爹的操心了。

  一一一一

  亲们,今天的更新送上,女主和某人要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