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厅前柳

最春风 +A -A

  赵宥的眸子沉静如水,声音谦和,如沐春风:“如王大人这般的名士才当饮此茶。”

  听到这位小公子赞扬自家大人,小厮与我荣焉笑嘻嘻地走了。

  赵宥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早上起来,罗金瓶用香胰子洗了脸,还特意把后脖梗和耳朵后面也洗得干干净净。

  她换了件半新不旧的翠绿夹袄,粉红色素缎比甲,杏子黄的裙子,她在铜镜前照了照,对自己这副打扮很满意。

  她来到堂屋,见娘亲和小姨已经把早饭摆上桌子,爹爹正和住在隔壁的罗家另一个旁支罗秀在廊下说话,也不知罗秀一大早过来干嘛,罗金瓶却看到那罗秀心不在焉,一边和罗武说话,一边拿眼睛往屋里瞟。

  罗金瓶恨恨地吐口唾沫,她看一眼脸颊彤红的小姨丁翠湖,好心情都没了,连早饭都没有吃。

  罗武铁公鸡拔毛,给罗经送了两斤烧刀子,听说是让罗金瓶到庄子里陪着小哑巴玩玩,罗经便拍了胸脯答应下来。

  罗建昌觉得不妥,可也不知是为何不妥,起先不答应,后来被罗经骂了一通,便说要先问过罗绍。

  听说罗金瓶比惜惜大两岁,是个很伶俐的小姑娘,罗绍便笑着答应了,怎么以前没有想到,昌平不比行唐,这边都是亲戚,早就应该找几个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和惜惜一起玩了。

  这还是罗金瓶第一次来到罗家庄子,她原以为庄子里都是田地,可没想到却是一座很大很大的庭院,有假山,有花亭,还有穿着绿袄粉比甲的丫鬟出出进进。

  罗金瓶后悔死了,她怎么就穿了这样一身衣裳,罗家的丫鬟们竟然也是这样穿。

  那小哑巴不会因此看不起她吧,不,她一定要想办法让小哑巴对她高看一眼。

  想到这里,她又觉得自己想多了,不过是个哑巴而已,说不定脑子也不灵光呢。

  罗建昌先带着她去见罗绍,没想到罗锦言也在,罗金瓶躲在罗建昌背后,偷偷打量着罗锦言。

  穿着大红色素缎小袄,领口和袖口镶着雪白的风毛,脸蛋白里透红,五官像是画上去的,不,整个人都像是从画上走下来的。

  罗金瓶吃惊地瞪大眼睛,小哑巴竟然生得这样美。

  小姨丁翠湖就很漂亮,惹得周围的男人不管是成亲的还是没成亲的,有事没事都很她家蹭歪,就是想看几眼,调笑几句。

  可小姨和小哑巴比起来,除了多出一把子好头发以外,好像根本就不用比,没有什么好比的,就像是硬要用馒头和窝丝糖来相比一样。

  这是九岁的罗金瓶能想到的最贴切的比喻了,她没有多想,便被罗建昌推到罗绍面前。

  她温顺地给罗绍行礼,叫着:“绍堂叔。”

  罗绍见她眉清目秀,样子乖巧,便问她可读过书,她按爹娘教的说道:“我喜欢读书,正在读女诫。”

  罗绍很满意,道:“那正好,惜惜也爱读书。”

  说着他看了看罗锦言,见罗锦言嘴角弯弯,像是很高兴,便对罗金瓶道:“我和你爹也是认识的,你在这里不要见外。”

  说完,他让远山拿了只小匣子给她当见面礼,显然是早就准备好的,也不知匣子里是什么东西。

  她连忙谢过,罗绍就让常贵媳妇带着她和罗锦言出去玩儿,把罗建昌留下说话。

  趁着没人注意,罗金瓶打开匣子看了看,是一对雕着莲花和莲蓬的银镯子,她把镯子拿起掂了掂,实心的,足有五六两重,再加上手工费,这样的一对银镯子能卖到八、九两银子。

  罗绍不过就是问了她几句话,就给了一对银镯子,难怪爹爹说罗绍有钱呢。

  回到屋里,常贵媳妇让小丫鬟端来一个红木攒盒,里面是各式各样的点心和糖果,一个十三四岁的丫鬟问道:“瓶小姐是喝龙井还是喝老君眉?”

  罗金瓶随口说要喝龙井,丫鬟们很快便给她上了茶,她看到罗锦言歪在大迎枕上,已经开始看书了。

  小哑巴还真是孤僻,每天就靠看书打发日子。

  她放下茶碗,笑着凑了过去:“惜惜妹妹,你看的是什么书啊?”

  罗锦言把书递给她看,《大周景物志》。

  这应该是讲的各地风景的书吧,罗绍是当官的,不是应该很讲规矩的吗?爹爹说大户人家的女子都读女诫和列女传,可小哑巴怎么会看这种书呢?

  她决定投其所好,道:“妹妹刚来昌平,一定没有去过延寿寺吧,寺里有棵盘龙松,还有一棵凤凰松,那盘龙松就像一条卧在那里的龙,凤凰松则像一只要飞起来的凤凰,可好看了。”

  罗锦言眨眨眼睛,显然,她的话引起了小哑巴的兴趣。

  她便添油加醋地把延寿寺各处景观描绘一番,就连常贵媳妇和夏至也听得聚精会神。可能是这屋子里平时太安静了,忽然多了一个能说会道的小姑娘,大家都觉得挺有趣。

  大雪端了冰糖燕窝进来,罗锦言示意也给罗金瓶端一碗,罗金瓶吃了一惊,燕窝啊,小哑巴可真享福,不但她自己有燕窝喝,还能拿来招呼客人。

  她没忘她来的目的,对罗锦言道:“我听小姨说,延寿寺虽然很好,可也比不上洛阳的白马寺,我外家就在河南,小姨去过很多次白马寺,她说白马寺比京城的相国寺还要大呢。”

  夏至笑着说道:“瓶小姐家的这位姨太太真有见识,连京城的相国寺也去过。”

  罗金瓶便道:“姐姐说错了,我小姨刚刚及笄,还没出嫁,还不能称呼姨太太。”

  想要能经常出入罗家庄子,就不能让这些丫鬟婆子们看低了。

  夏至连忙打嘴,道:“那应该称呼姨小姐。”

  罗金瓶笑着点点头,却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说下去,她看到罗锦言又低头继续看书了。

  这个小哑巴还真难侍候,刚才她说起延寿寺时,小哑巴分明是很有兴趣的,可她刚刚说起小姨来,小哑巴就听都不听了。

  这时,小寒进来,道:“大小姐,鲁振平回来了。”

  罗锦言这才把眼睛从书本上挪开,道:“见。”

  说完,她看向罗金瓶,微微笑着,像是在等着什么。

  原来小哑巴能说话的,罗金瓶吃惊不小,她更明白小哑巴看她干什么?

  一旁的夏至笑道:“瓶小姐,暖房里有很多花,奴婢陪您去看花吧。”

  说着,夏至已经走到她的面前,罗金瓶忽然明白了,小哑巴是让她出去!

  一一一

  亲们,今天的更新送上~~~

  听说你们问这本书是什么时候上架,一般来说,应是在十二至十五万之间,有编辑安排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