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耍孩儿

最春风 +A -A

  那天罗锦言只好留在自己屋里,傍晚时分,远山背着罗绍过来,晚膳开在她屋里,看着面前用糯米、红豆、芸豆、红枣等等煮成的腊八粥,罗锦言才记起今天是腊八了。

  往年都是早上喝腊八粥,可今年她病着,腊八粥也就改到晚上了。

  罗绍笑着对女儿道:“你说喜欢吃沧州的金丝小枣,焦渭在京城里寻了几斤,赶在腊八之前送回来的。”

  焦渭是罗绍的钱粮师爷,他是浙江绍兴人士。各衙门做师爷的,便以绍兴人居多。这次他没有跟上先回庄子,罗绍让他在京城拜访同乡故旧。

  听父亲的语气,焦渭只是让人送了金丝小枣回来,他的人还留在京城。

  焦渭定是还没有打探出吏部的消息,否则也就回来了。

  次日,罗锦言又去了花房,见张二家的在竹篾上生了豆芽,她很是好奇,这才知道豆芽是这样长出来的。

  她觉得好玩,张二家的也有心哄她高兴,教她用桑皮纸种麦草。

  罗锦言却没了兴趣,桑皮纸吸水性好,宫里慎刑司常用桑皮纸处置犯事之人,她也曾亲眼目睹,因此每每看到便觉得别扭。

  张二家的一心巴结,见罗锦言刚才还是兴致勃勃,忽然就绷紧小脸,她一时讪讪的,只好求救般看向常贵媳妇。

  常贵媳妇便笑着对罗锦言道:“花房里又潮又热,待久了不舒服,小姐啊,您有几天没陪老爷下棋了吧,要不要这会儿过去?”

  罗锦言病了五天,也就五天没和父亲下棋。

  她重又露出笑容,让常贵媳妇牵了手,出了花房。

  张二家的这才松了口气,对身边的粗使丫头道:“这可真是孩儿脸说变就变。”

  张二家的素来是个踩低爬高的,那小丫头暗地撇嘴:以前也没见你在花房里种豆芽,还不就是为了巴结大小姐,这下好了,马屁拍到马蹄子上。

  可是没几天,大小姐不好侍候的话也就传了出去,林总管听到以后付之一笑,这样也好,免得这些婆子丫鬟们看到大小姐年轻幼小,又没有母亲,便个个都想往她身边挤,大小姐再是聪慧,也只是个七岁的孩子,说不定就会被别有用心的算计了,崔起就是个例子。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这时的罗锦言从花房出来,便去了父亲的院子。

  刚刚走进院子,就见明岚领着两个小厮打扮的少年正往厢房走。

  见到罗锦言,明岚便笑着道:“小姐来得真是不巧,知州王大人来了,正和大人在屋里说话。”

  他看向那两名小厮,道:“这两位是王大人的随从,小的陪他们到厢房里候着。”

  两名小厮很是机灵,连忙给罗锦言行礼。

  罗锦言打量着他们,两人都是十三四岁模样,眉清目秀,彬彬有礼,其中一个看上去有几分面善,罗锦言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王朝明又来了。

  在罗家庄子闹出江洋大盗的传闻,又走水烧了屋子之后,他却又来了。

  因为庄子里走水,而且又有贼人掳劫丫鬟,且,柳树林子的房屋被雪压塌,待到修缮完毕,也要十天八天,林总管亲自去了王朝明在内衙的居所,把庄子里发生的事详细说过,又说起罗家在昌平镇上有处宅子,租期已满,不如请王朝明的这位贵戚住到那里。

  罗家是昌平大户,罗家庄子虽在城外,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早已传得沸沸扬扬,知县大人也曾亲自到庄子里过问。

  王朝明推说亲戚想找处清静之地读书,婉拒了请他住进罗家在镇上宅子的提议。

  罗锦言听说之后长舒了一口气,以为这件事暂时过去了,没想到王朝明倒是个百转千回的人,没过几日,就又来登门了。

  罗锦言不置可否,昌平是京蓟重镇,当知州的很清闲吗?

  既然父亲有客人,她自是不能去下棋了。

  罗锦言转身往外走,没走几步,便觉似是有人正在看着她。

  她攸地转过身去,就见沉香色万字不断纹的帘子正好落下,明岚带着其中一名小厮进了厢房,而另一名小厮却仍然站在原处,正看向她。

  罗锦言的目光便和他撞在一起,电光火石间,罗锦言认出了他!

  难怪他有些面善,前世她是见过他的,只是那时他已过而立之年,高大英俊,贵气天成。

  瑞王世子赵宥!

  赵思死后,继承大统的赵宥!

  身为瑞王世子的赵宥每隔三年进京一次,赵极每次都会留他在宫中饮宴。身为皇后的罗锦言对他并不陌生。

  重生后她早了十年,此时的赵宥还是略显单薄的少年,又穿了小厮衣裳,虽然认出了他,可罗锦言还是无法将他和那个戴着八梁冠,穿着四爪蟒袍,沉默寡言像块木头的赵宥联系起来。

  被罗锦言发现自己正在看着她,赵宥落落大方,冲她眨眨眼睛,微微一笑,然后做个鬼脸,转身进了厢房。

  大胆狂徒,竟然对她如此轻薄!

  罗锦言火冒三丈,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也没有吐出来,这才想起,她不是罗皇后,而只是一个七岁幼童。

  赵宥是在逗小孩吧。

  见她满脸不高兴,常贵媳妇也皱起眉头,嘟哝道:“知州大人的随从真不懂规矩,小姐咱们回去吧,等到他们走了再过来。”

  罗锦言却来了兴趣。

  真是太有意思了。

  赵宥竟然混在王朝明的小厮中间。

  王朝明知道吗?

  或者,真正想来这里的是赵宥,王朝明让他假扮自己的随从。

  瑞王好大的胆子,竟然让自己的儿子来了京城。

  但是,王朝明是宁王的人啊。

  如果吏部用来代替父亲罗绍的是瑞王的人,那么王朝明在这件事中扮演的角色就很微妙了。

  瑞王和宁王早有勾结,所以才有了发生在罗绍身上一石二鸟的计策。

  难道是她猜错了,想要住进庄子里的人,不是宁王的人,而是赵宥?

  常贵媳妇牵着罗锦言的手,往她们的院子走去,刚刚走到半路,就见大雪急匆匆跑过来:“大小姐,山房那边住着的六位恩公想要求见您,翠儿姐姐正在等着回话呢。”

  那几兄弟?

  罗锦言拍拍脑袋,病了一场倒把他们给忘了。

  一一一

  亲们,今天的更新送上。

  继续求票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