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长恨歌

最春风 +A -A

  就在方才,林总管已经从夏至口中得知柳树林子有贼人出没了,他派了七八名护院过去搜捕。

  见罗锦言有事找他,他便以为也是这件事。

  无论是夏至,还是林总管,都不知道罗锦言在柳树林子里的遭遇,若是他们知晓了,怕是要给吓个半死。

  罗锦言也没有想过把这件事告诉他们。

  她在纸上写的是另一件事,她请林总管写信给尚在京城的钱粮师爷焦渭,想办法打探消息,如果父亲因病不能到陇西赴任,吏部可否还有其他人选。

  林振兴看到纸上端庄妍丽的字迹,许久没有说出话来。

  就在昨天晚上,老爷和他商谈许久,最后能想到的,便是让他联络还在京城访友的师爷焦渭,从吏部打探消息。

  罗绍能想到这一点并不为奇,他是二甲进士,又做了六年知县,虽然远离京都,但并不代表他不懂官场之事。

  然而罗锦言却只是七岁的小姑娘。

  罗绍想到的事,罗锦言也想到了。

  陇西属甘肃巩昌府,虽然地处偏僻,但却是西北重镇。瑞王赵梓在甘肃平凉府,与陇西所属的巩昌府均属陕西布政使司。亦就是说,如果瑞王能干涉陕西布政使司的事,那么陇西知县的人选,就一定会是瑞王关心的事。

  罗绍意外,因病不能赴任,若是罗锦言真的被人拐走,此时的罗绍和罗家庄子都是一片混乱。王朝明不但能在罗绍这里卖个人情,帮他抓捕拐带女儿的贼人,还能轻而易举就让“亲戚”住进罗家庄子。

  那时的罗家庄子乱成一团,谁会去关心借住此地的人呢,就是卧病在床的罗绍也无暇多问。

  如果王朝明带来的是宁王的人,那么这个时候就能趁机在罗家庄子里住下来,结交京城大小官吏。

  罗绍之所以还能去陇西,也是靠了霍英的安排。霍家男丁被判流放,但他早在十五年前便被流放过一次了,五年后他被启复,此后十年官运亨通,谁知道他这次流放,会不会再次起复?因此他在离京之前,便用他最后的一点能力,将这次没被牵连的几个门生全都做了安排。

  其中就有罗绍。

  这也是他为自己保留的最后机会。

  他今年还不到五十岁,只要朝中还有人脉,他就还有起复的机会。

  外人只当陇西偏僻,不是富饶之所,却忘了那里本就是陕西布政使司驻地,地处甘肃镇和固原镇之间,是通往九边重镇的必经之地。

  霍英做了安排,吏部自是有他的人暗中周旋,罗绍才能拿到调任陇西的文书。

  别以为三年任满便能顺利平调或者升迁,否则那些长年累月在京城四处送礼的候补官员又是怎么回事?

  现在罗绍不能赴任,他的腿伤至少也要三个月后才能远行,从京城到陇西,在路上便要耽搁两个月,这样一来,就要再过五个月,罗绍才能到达陇西。

  这五个月实在是能发生很多变化。也足够派其他官员代替罗绍。

  且,罗绍唯一的女儿丢了,他是否还去赴任都是另说的。

  罗绍并非寒门子弟,年纪还小,仕途上耽搁几年也未尝不可。

  那么这样一来,代替他去陇西的那个人,就很微妙了。

  这是一石二鸟之计。

  既更换了去陇西的知县人选,王朝明又顺利地把罗绍拉进宁王的这滩浑水,待到罗绍病好,再给他重做安排。霍英已经流放,罗绍在朝中再无助力,而王朝明不但帮他找回女儿,还又能给他在京中或京城附近安排位置,就是给了罗绍一个天大的恩情。

  这些事情,罗绍想到了,罗锦言也想到了。

  但是还有一些事,是罗绍想不到的,就像现在,因为陇西的事,他便怀疑王朝明背后的靠山是远在平凉的瑞王赵梓。

  但罗锦言却知道,王朝明是在福建漳州的宁王赵枥的人。

  只是现在,罗锦言的心情更加沉重。

  她把要让林振兴去办的事交待清楚,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她目不斜视地走在刚刚扫过雪的花石小径上,并没有看到在她身后,林总管那满是困惑的神情。

  他看着罗锦言长大。

  以前罗锦言年纪还小,他也没有太在意,只当自家小姐分外聪慧而已。

  但是现在......他又想起刚刚烧掉的那张纸,大小姐是不是聪明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且,他以前从未注意过罗锦言走路时的神态,小孩子走路不是都会好奇地东看西看的吗?

  而罗锦言却是下巴微微扬起,目光沉稳地望向前方,步履从容,他虽是下人,但从江西到昌平,又从昌平到行唐,也算是见多识广,却还是第一次,在一个孩子身上看到了“气度”。

  他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笑着摇摇头,大小姐写给他的那些,或许是从老爷那里听来的,小孩子煞有介事地卖弄一番而已。

  好在今天早上,他已经派人去了京城,但愿焦渭能打听出什么来。

  罗锦言坐在临窗的大炕上,把窗扇推开一条缝,看着纷纷扬扬的雪花,思绪飘得很远很远。

  宁王赵枥能把手伸到北直隶,却伸不进陕西布政使司,九边之地,哪是他一个远在福建的王爷可以染指的。

  但是瑞王赵梓却可以!

  如果赵思还活着,罗锦言都快要记不起还有瑞王这个人了。

  当年宁王之变,瑞王没有受到影响,他一直都是个远离朝堂的富贵王爷。

  赵极死后,六岁的赵思登基。

  赵极自以为把一切都安排妥当,却没想到,他做了一件多大的蠢事。

  他自做聪明赐死年轻的皇后,以为没有了太后摄政把持朝纲,赵思就能坐稳江山,他真是老糊涂了。

  秦珏走了,赵思无依无靠,朝政落入杨善宗和耿文颐之手,这两人斗了六年,赵思成了彻彻底底的傀儡。

  直到那几个内侍用慢性毒|药害死赵思,这两人才发现,这个碍眼的傀儡死了,他们谁也没有本事夺了赵家江山。

  赵思年号建安,庙号孝宗。

  他驾崩时只有十二岁,虽已立杨善宗之女为后,却并未圆房。

  赵思膝下无子,而赵极另一个还活着的儿子四皇子赵熙在返京奔丧的路上暴毙,赵熙只有两名庶子。

  赵家几个辈份高的宗亲一概不同意立赵熙的庶子为帝,最后,这皇家大统便落到瑞王世子,年近四旬的赵宥头上。

  罗锦言打开窗子,伸手去接飘落的雪花。

  她原以为赵宥只是幸运儿,重活一世这才发现,这世上或许真有天上掉馅饼的事,但赵宥却不是那个幸运的人。

  他的幸运,来自父子两代人的厚积薄发,功于心计。

  瑞王和宁王早有勾结,但宁王败后,瑞王却依然在平凉逍遥快活。

  待到赵极父子也死了,瑞王却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

  泪水簌簌而落,罗锦言捂住了嘴,她怕自己哭出声来,却忘了她就连哭声也是无声无息的。

  赵极病重,把她叫到病榻前,告诉她要将一个儿子封为桂王,赐藩广西桂林府。

  此时赵极仅有二子尚存,四皇子赵熙,李淑妃所出,时年三十一岁。

  六皇子赵思,罗皇后所出,时年五岁。

  如果是五岁的赵思封桂王,那么太子之位便落到赵熙头上。

  赵熙三十一岁,庶长子已经十五岁,而罗皇后年仅二十二岁。即使赵熙为帝,罗氏也只能做个安分守己的太后,想要与年富力强的赵熙抗衡实非易事。

  但如果立赵思为太子,若是赵极一两年内驾崩,罗氏必会效仿太祖的吕太后、仁宗的窦太后,垂帘听政、把持朝纲,大周天下又将落入妇人之手。

  赵极属意幼子赵思。

  早在同德二十七年,宁王作乱之时,赵熙已令赵极失望了。

  三尺白绫,换来了赵思的太子之位。

  罗皇后一缕芳魂系于赵思屋中那盆牡丹花上,七年之后,赵思龙御殡天,那盆白牡丹无人照顾,花落枝残。

  一一一

  这章写得又长又艰难,让亲亲们久等了,你们的书评我看到了,你们猜得没错,罗皇后确实像传说中的赵钩弋,被去母立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