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谋臣之助

汉末召虎 +A -A

  那些羌胡护卫一看到李儒和田仪,都是一惊,急忙转身向二人行礼:“小人见过李郎中,田主簿。”

  他们身为董卓亲卫,可谓跋扈之极,一般的将领也不放在眼里,如贾诩,但还是有些人他们是万万不敢得罪的。

  而李儒和田仪无疑就在他们不能得罪的人之列,而且是排位靠前,田仪掌管着他们的功过记录和薪俸发放,李儒更是董卓亲信,得罪了李儒,李儒只要在董卓面前进一句话,董卓就会毫不犹豫的斩了他们。

  田仪黑着脸斥道:“你等这是作甚?还不退下!”

  “田主簿,”领头的护卫还待辩驳:“这张辽胆大妄为……”

  “退下!”田仪冷斥一声:“尔等的职责只是守护相国,擅离职守,其罪当斩!黄进,念你平日还算勤勉,扣一个月俸禄,记过一次!”

  “这……是!”黄进看了田仪一眼,忙应命,朝十多个护卫喝道:“速速归位!”

  “文远,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李儒也颇是亲近的和张辽打招呼,黄进心中那一点不甘瞬间消失,同时背上也不禁直冒冷汗,他就是再蠢也知道自己这次是踢到铁板了!没想到张辽这个并州小子居然与田主簿和李郎中关系这么好,他狠狠的瞪了王方一眼,这厮怎么先前不早说!

  别说黄进,就连王方自己也傻了眼,张辽不过刚归附相国三个月,一直呆在小平津,何时与田仪和李儒关系这么好了!

  张辽看到李儒、田仪,连师父贾诩也赶来了,胸中戾气微微收敛,听李儒询问,又狠狠的踏了王方一脚,才冷哼道:“这厮偷偷劫掠小弟家眷,要献给相国。”

  李儒、田仪和贾诩面色几乎同时大变,李儒看了看尹氏几个女子,尤其是怀孕昏迷的尹氏,不由面色凝重,狠狠的瞪了王方一眼,立时道:“文远勿忧,为兄这就去见相国。”

  田仪也向张辽点了点头,示意他会帮张辽在董卓面前说话。

  张辽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但就在这时,先前被张辽踢到墙上的胡明爬了起来,拔出长剑,大吼着朝张辽冲过来:“大胆张辽,居然敢袭击相国亲卫!莫非想要谋反不成!”

  小翠恨恨的看着胡明:“公子,就是这个坏家伙打了苏姊姊,还把夫人绑了起来,威胁夫人。”

  张辽眼中陡然杀气迸射,看着那冲过来的胡明,冲前两步,凌厉出手,一把夺了他的长剑,抬腿又是一脚。

  通!

  整个墙面都震了一震,胡明再次贴到了墙上。

  胡明爬起来,抹了抹嘴角鲜血,暴戾的再次吼道:“吾乃相国亲卫,张辽……”

  刷!

  张辽手中长剑猛力掷出,一道寒光划空而过,穿透了正暴吼的胡明,将刚站起来的他钉在了墙上!

  “呃……尔……好……”胡明艰难的抬起手指着张辽,眼里满是不可置信之色,吐出几个字,头一歪,就此而死。

  墙下本来想要爬起来躲避打斗的其他三个羌胡兵见状身子一抖,急忙趴下继续装死。

  这时,左慈的声音传来:“狗小子,不要再闹了,赶紧把尹丫头弄回去吧,她的状况可不太好。”

  张辽面色一变,立时冷静下来,回身抱拳向贾诩和李儒三人抱拳一礼:“师父、李兄、田兄,相国那里便有劳了。”

  他说罢,回身抱起尹氏,大步离去。

  李儒沉重的叹了口气,他不知道经此一事,张辽会不会还那么忠于董卓,如此一个有情义的智勇之将,一旦离心,实在是董卓一大损失。

  他忍不住又狠狠的瞪了王方一眼,看了看贾诩和田仪,道:“吾先去见过相国,一会或许还需两位相助。”

  宅院后面的里屋之中,正满心躁动的董卓隐隐也听到外面有些吵闹,皱眉不乐,本想出去看看,却见李儒进来,便问道:“文优,外面发生了何事?如此吵闹!”

  李儒没有回答董卓,而是面色凝重的抱拳道:“相国,都督王方可是主动请缨,要为相国献上女人?”

  董卓一愣,接着面色便有几分不虞:“文优怎知?莫非王方四面宣扬不成?”

  “要是他四面宣扬倒好了。”李儒连连摇头叹道:“可恨此人却是在算计于相国。”

  这时就显现出张辽当初采用“近谋臣”的好处了,李儒十分狡猾,说话很讲究策略,他偏向张辽,便以一句“算计相国”将王方先置于了死地!

  果然,董卓听到李儒说王方算计于他,立时色变:“文优此言何解?”

  李儒神色凝重:“相国可知王方所献女人是何人?”

  “却是何人?”董卓皱眉。

  李儒连连摆手:“却是文远内眷也,此人深恨文远,却以此来算计相国与文远,一旦得逞,吾恐相国失却一大将矣!且此事一旦传出,相国必然名声大坏,而诸将人人心中难安,相国将以何人对敌?”

  李儒说一句,董卓的面色便阴沉一点,直到最后,已经是阴沉如水,李儒所说的严重后果,令他心生寒意,那点躁动早已不翼而飞,大手猛一拍桌台:“来人,将王方押过来!”

  “相国!”王方一进来,就伏地大哭。

  砰!董卓一脚踢在他头上,王方一下子仰倒在地。

  灯光下,董卓一怔:“你是何人?”

  王方忙摸了摸臃肿的脸庞,哭道:“小人正是王方啊,是被张辽打的。”

  他不提张辽还好,一提张辽,董卓更怒,抬腿又是一脚:“敢算计于老夫,只恨文远未曾将汝打杀!”

  “小人岂敢算计相国。”王方连忙辩解道:“实是小人着实不知张辽行军打仗居然带了妻妾啊。”

  董卓一听此话,脸色不由微沉。虽然他手下羌胡兵行军作战经常抢掠女人,但那些女人与姬妾却是不同,将领蓄养姬妾乃是大忌。

  李儒见这王方居然还要反咬三分,眼珠一转,道:“相国,如今贾都尉也在外面,可传来进来询问情况。”

  贾诩进来后,董卓迎头便问:“文和,汝可知文远在军中蓄养女人之事?”

  贾诩道:“禀相国,此女并非文远姬妾。”

  此言一出,不但董卓一愣,就是李儒和王方也是一愣,董卓皱眉道:“非是文远姬妾,那女子却是何人?”

  贾诩神色自若,缓缓道:“此女乃故大将军何进之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