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狠毒

汉末召虎 +A -A

  斜阳西下,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邙山山岭,从北乡到小平津渡军营大约有五六里的路程,尹氏已有近六个月的身孕,一路上苏�和小翠搀着她,尽量拖延时间,速度极慢。

  走了好一会才不到两里路,那个领头的强胡兵大感不耐烦,催促了几次,看苏�根本不理会他,又看苏�妩媚动人,便不怀好意的去拉苏�的胳膊。

  苏�精通精绝舞,自有一身精绝国特有的本事,她胳膊巧妙一转,便将那羌胡兵带倒在地,那羌胡兵恼羞成怒,拔剑要威胁苏�,苏�丝毫不惧。

  却没想到那羌胡兵是百战老兵,极为狡诈,竟然钻了个空子一把抓过了尹氏另一旁的小翠,带得尹氏也是一个踉跄。

  苏�慌忙去扶尹氏,回过头来,就看到那羌胡兵将长剑架在了小翠脖子上,小翠惊慌挣扎,脖子上被剑刃割出了血印。

  苏�虽有武艺,但动手不多,毕竟经验少,轻易就被狡猾的羌胡兵钻了空子,看到小翠被挟持,她登时不敢轻举妄动了。

  那羌胡兵哈哈大笑,强令其他三个羌胡兵一起帮忙,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将三女都绑了起来。

  好再那三个羌胡兵畏惧“黑煞神”战战兢兢的不敢动手动脚,那个领头的羌胡兵也顾忌苏�她们要见董卓,也没敢多动手,除了小翠脖子上一道血印,三女也没吃什么亏。

  但随后的路程就难走了,领头的羌胡兵强令其他三个兵牵拉着三女前行,速度快了很多,三女却吃了不少苦,尤其是尹氏,有孕在身,又被绑缚,走了一截,便面色发白,虽是天寒,但额头上却冒出了密密的细汗,急的小翠直哭,苏�也连连斥骂,那羌胡兵却是大笑不理。

  又走了一里多,尹氏娇喘吁吁,实在坚持不下去了,这时前面突然走来三四个人,苏�还以为是张辽带人来了,不由一喜,还没呼唤,前面那人便已经开口询问:“胡明,那个美人儿可带来了?”

  苏�心下一沉,来的不是张辽!

  果然,那领头的羌胡兵大笑道:“王都督,自然是带来了,带了三个,还有一个美丽的小孕妇,相国定然喜欢!哈哈哈!”

  “哦?孕妇?”一个面目阴沉的黄脸大汉走近了,看到尹氏三女,眼里闪过快意,先看到容颜妩媚的苏�,眼里闪过炽热和嫉恨之色,随后又看到面色苍白的尹氏和那隆起的小腹,登时仰天大笑:“好!好一个孕妇!这是张辽的女人和张辽的种吧?嘿嘿,想必张辽知道将自己的女人献给相国后,一定会受宠若惊的,哈哈哈!就是不知道这孽种保不保得住!”

  “畜生!”苏�咬牙切齿。

  啪!王方伸手便给了苏�一巴掌,看着那白皙妩媚的脸上显出的嫣红巴掌印,眼里满是快意:“张辽倒是会享受,还有这么美丽的西域胡女,打起来真是舒服。”

  看到苏�狠狠的盯着他,王方得意的大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派人去报知张辽,不过没关系,张辽打了一夜的仗,累得很,正在军营呼呼大睡,本都督已经命人在外挡驾了,闲杂人等一律不得打扰他。”

  “你!”苏�明眸赤红如火,一颗心却不断下沉,有些绝望了。

  这畜生居然拦截了去找张辽的人,那她就是按照原本计划,牺牲自己保全尹氏也没用,因为尹氏便是能逃走,也根本到不了张辽那里!

  “不过见不到张辽,你们也不用着急,”王方又给了苏�一巴掌,面目变得扭曲,森然道:“等这小孕妇剥光了伺候相国,本都督自会派人去告知张辽,却不知他会怎么做呢?是要做叛贼?还是要做缩头乌龟?本都督真的很想知道,哈哈哈哈!”

  尹氏面色刹那间惨白,娇躯摇摇欲坠,此刻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如果张辽真的赶不过来,她定要一头撞死,绝不能受此侮辱!

  王方看着面无人色的尹氏,嘿嘿笑道:“小妇人,不要怕,张辽的孽种没了,自然还有相国的贵种,想必张辽也会很欢喜的,哈哈哈!”

  “无耻之尤!”言辞一向伶俐的苏�此时也气得不知该说什么了。

  胡明看王方打得痛快,想起苏�刚才将他摔倒在地的耻辱,立时冲过来朝着苏�也是一巴掌,看尹氏要阻拦,又要打尹氏,王方阻止他,嘿声道:“小孕妇要交给相国,不能动,这两个女人嘛,本都督一会去见相国,看能不能留下来给弟兄们。”

  “还是王都督够义气!”胡明喜得咧嘴大笑,一双贼眼火辣辣的打量着苏�,毫不掩饰着欲望。

  王方哈哈一笑,得意的道:“走!先带她们去见相国!啧啧,美丽的小孕妇,想必相国一定很喜欢,小心点,至少在见相国前,不能坏了她肚里的孽种……”

  在苏�和尹氏被带走后,阿索带着一众胡姬暗中跟去,阿罗却一路疾跑去找张辽,她先去了张辽在北乡的小院,可惜的是今日不是休沐之日,张辽与那帮兄弟都住在军营中。

  阿罗又急忙跑去小平津军营,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辕门前,却被守卫拦住,无论她怎么说,早得了王方吩咐的守门的士兵就是不进去通传。

  阿罗急得大喊,但喊了半天里面也没反应,守门士兵又来驱赶她,阿罗只能在附近守着,心急如焚,直落眼泪,却无可奈何。

  此时的张辽并没有睡觉,但也不在军营前面,他心中有事,睡不安稳,只睡了一个多时辰,便去军营后面找贾诩。

  贾诩正在看书,看到张辽过来,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张辽不是神仙,自然不知道王方在背后狠狠捅了他一刀,更不知道尹氏和苏�此时正在莫大的危机中,转瞬之间可能就是香消玉殒!这会让他后悔终生!甚至与董卓玉石俱焚!

  他正不急不慢的给贾诩补上热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静坐在那里等了片刻,看到贾诩抬起目光,才开口道:“师父。”

  贾诩饮了口茶:“怎么不去休息?来此所为何事?”

  张辽忙道:“弟子有一事想要请教师父,否则睡也睡不着。”

  迎着贾诩询问的目光,张辽道:“依师父之见,胡中郎此番突袭袁绍,胜算如何?”

  贾诩沉默片刻,微微摇头:“知己知彼,方能决算。胡中郎有突袭之利,但袁绍不是王匡,手下颇有善谋者,吾了解不多,此番袁绍若是守不住阵脚,则必败无疑,一旦守住阵脚,恐有一番苦战,无功而回。”

  张辽沉吟了一下,问道:“若是胡中郎失利,弟子想带兵夜袭袁绍,先入河阳,迂回向东,突袭河阳津袁绍大营!”

  贾诩一怔,抬头看向张辽,目光炯炯,仿佛要看到他心底去。

  张辽被贾诩看得有些心虚,忙道:“弟子只是想再立新功,为师父讨回校尉之职。”

  贾诩目光微垂,手指轻轻敲击着案台,须臾,淡淡的道:“小败不可,大败可。”

  张辽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师父是说胡轸此番若是小败,袁绍还会忌惮胡轸,加强防御,所以不能突袭,胜算不大。反之,若是胡轸大败,袁绍大胜之下,必然放松警惕,防御松弛,可以突袭。

  他心中不由一喜,贾诩不确定胡轸是否会败,但张辽却能猜到八九分,因为他早已将胡轸要突袭袁绍的消息巧妙的通过王匡和崔钧传了过去。

  想必此时袁绍大营必然防御森严,甚至早已布置好了埋伏,胡轸一头扎进去,焉能不败!

  胡轸一败,就是他的机会来了。这也是他早在河阳城诈骗王匡和崔钧时早就谋算到的。

  做一步,想三步,这正是贾诩交给他的谋算之道。

  张辽正要再向贾诩请教突袭细节时,左慈焦急的声音突然在他脑海里炸响:“小子,快!快去救尹丫头和苏丫头,她们被王方带到董卓那里去了,危在旦夕!”

  轰!

  张辽脑袋一下子炸响了!面色刹那铁青!

  “师父,弟子有急事现走一步。”他来不及给贾诩解释原因,刷的起身,一下子从营房窜了出去,砰!营房的门被他撞得飞了出去。

  贾诩先是愕然,而后神情凝重起来,相处以来,他从来还没见张辽如此失态过,他了解张辽,如此情形,必然是发生了大事!

  他放弃了一向悠然的姿态,起身快步走出营房,却只看到张辽远远冲出辕门的背影,不由面色微沉,看向一旁同样惊愕的护卫,询问道:“刚才可有异常?”

  那两个护卫忙道:“小人不知。”

  贾诩眼里闪过一抹阴云,突然开口问道:“王都督可曾来过?”

  亲卫回道:“小人刚才好像见过王都督,不过只是在辕门那边,未曾靠近这里。”

  贾诩没有犹疑,立时吩咐道:“随本都尉去相国居处。”

  张辽一阵风的冲出辕门,看到不远处阿罗踉跄着跑来,哭道:“公子,苏姊姊和尹姊姊被一群胡兵带走了……”

  “去了何处?”张辽一口打断她,急促的问道。

  阿罗忙道:“说是去侍奉相国,已经过了好一会了。”

  砰!张辽一脚踢飞一块石头,面沉如水,拔腿就朝董卓居处疾步奔跑。

  左慈的声音再次在他脑海里催促起来。

  王方!你是在作死!董卓,希望你不要作死!

  张辽大步疾跑,心如火焚,砰砰直跳,额头青筋毕露,双目尽赤。

  他破天荒的在心里祈祷他从来都不相信的老天:尹月,苏�,无论如何,一定不能出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