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各谋

汉末召虎 +A -A

  “好!”董卓大笑一声,还剑入鞘:“老夫便答应你,不杀这些俘虏。不过,还有一个条件。”

  董卓这一笑颇有几分自得:“你击败王匡,老夫本要擢你为都尉,但都尉与这些俘兵,你只能要一个?不知文远如何选择呀?”

  张辽声音斩钉截铁:“属下选择俘兵!”

  河风徐徐,将张辽的声音传荡开去,令那些听到的伏兵都是身躯微微颤抖。

  李儒和田仪看着张辽,也颇是吃惊,从佐军司马到都尉可是官秩的一个大坎,标志着从副手到正职的飞跃,可以真正的独镇一方,如同贾诩一般,在小平津关就是一言九鼎。这个飞跃不知令多少将领梦寐以求,没想到张辽却如此轻易的放弃了。

  与此同时,他们对张辽也更加佩服了,能做出这种选择,虽然看似不值,但足见胸怀与性情,这才是真正的可交之人。

  “好!好!”董卓哈哈大笑:“没想到文远居然视官职如粪土,两千石都尉也视若无物。”

  “相国谬赞了。”张辽嘿嘿一笑道,抱拳道:“属下只是有信心为相国再立新功,相国赏罚分明,这都尉之职迟早还要落到属下头上,两千石官秩,属下可是渴盼已久。”

  “好!好一个自信!”董卓沉声道:“只要你能立功,升官加爵老夫绝不亏待。”

  “多谢相国!”张辽抱拳。

  “河内之战,你有冲锋陷阵之功,文和有谋划之功,你放弃了都尉,文和放弃了校尉之职,如此,俘虏、战马、粮草,便全部归小平津!”董卓挥了挥手,转身就走,李儒和田仪和一众护卫急忙跟上。

  老师放弃了校尉之职?张辽却愣在那里。

  都尉和校尉的官秩虽然名义上是平级,但实际上校尉要略高半格,主要体现在都尉是地方州郡编制类官员,而校尉则是中央编制类官员。如都尉董卓便可直接任命,而校尉他则要上表天子任命,虽然不过是个形式问题,但可见差异了。

  “师父……”张辽看向贾诩,贾诩依旧是神情淡然,张辽嘴巴动了动,单膝拜倒在地,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无法表达他心中的感激。

  本以为师父并没有在保留俘虏上出力,没想到他已经默默的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想必师父之前已经找过董卓,自己今日劝说才会那么容易成功。

  或许这就是师父吧。什么也不说,但已经默默的做了很多。同样,张辽河内突袭之战,贾诩在战前便做了不少谋划,给了他很大启发。

  张辽却不知道,以贾诩的性格,对其他人未必会付出这么多,他张辽也算是独一份。

  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贾诩虽然明哲保身,但实际上很骄傲,也是个有恩必还的大丈夫,张辽每天师父师父的叫着,情真意切,对贾诩尊敬如父,时不时给贾诩做几道佳肴,打点野味,做点躺椅之类的小家什,又多方照顾贾玑,贾诩岂能无动于衷,明面上依旧是不肯收他做弟子,但实际上早把他当做子侄一般对待了。

  “俘虏和物资自有本都尉在此打理,少不了你那一份,你且回去好好休息吧。”

  贾诩的声音依旧是那么平淡,但张辽已经从中察觉到了关切,的确,一夜奔袭作战,回来又是一席庆功宴,他早已困得很了。

  别看张辽平日里嬉皮笑脸,对董卓也是不卑不亢,言辞有力,但对于贾诩的关切,他反倒不知该说什么了,终是一抱拳:“有劳师父了。”

  他急忙转身离去,娘的,可不能让这些俘虏看到自己眼眶发红,太丢人了!

  董卓与李儒回了居处,董卓犹自赞叹张辽不已,李儒看董卓酒醉微醺,便要安顿他休息下。

  董卓却又神情振奋的说了句:“当初只以文远为先锋,以迷惑袁绍王匡,不想文远一战灭了王匡,出乎老夫意料,不过老夫更期待的是孟津之战,文远以新兵尚能击溃王匡,胡文才所领乃凉州精锐,必能击破袁绍,袁绍一败,又有何面目做什么盟主,关东群贼必然士气大跌,不足为虑矣。”

  看董卓越说越兴奋,李儒也无奈应和。

  这时,忽然有人来报:“王方求见。”

  河内郡,温县与河阳县交汇之处,关东诸侯的盟主袁绍便驻扎在这里,麾下有一万五千兵马,并多有能战之士,比之王匡的兵马何止强出数倍!

  袁绍将长子袁谭与颜良等猛将留在老巢渤海郡继续招兵买马,如今麾下有许攸、逢纪等谋士为之谋,有出身名门陈留高氏的外甥高干随军打理军务,还有与袁绍同为西园八校尉出身的淳于琼为大将,底气十足。

  此时大营中帐,袁绍与几个亲信正在密议。

  “没想到公节与崔州平败得如此之快,真是大挫士气,徒涨董贼威风,如今青风岭渡口已失,河阳已破,以诸位之间,该当如何啊?”

  相貌堂堂的袁绍此时却是面带忧色。

  眼睛细小的许攸嗤笑一声,抚须道:“王公节只有任侠之名,而无统兵之能,崔州平虽薄有计谋却无兵马,他二人焉能不败!”

  袁绍叹道:“如今公节要回乡募兵,吾等失一臂助亦。”

  许攸摇头,不以为然道:“王公节为求粮草军饷,惹得天怒人怨,轻财好施之名丧尽,兵马全无除了回泰山募兵别无他途,正好去了便是,主公何必为之叹息。”

  袁绍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一旁的逢纪却看出袁绍是叹息失去了一个筹集粮草军饷的先锋,眼珠一转,忙道:“王公节虽去,却还有韩文节,韩文节坐拥冀州,天下富庶之最,粮草充足,主公此前令其转运大军粮草,已有月余,想必不日便到。”

  袁绍点了点头,听逢纪提到韩馥时,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又听逢纪道:“如今主公只有渤海一地,根基浅薄,不合主公名望,宜当先图一州之地,再统领诸侯,号令州郡,共抗董卓,以图大业!”

  袁绍沉默,逢纪却接着道:“吾已暗中联络韩馥手下郭公则、荀友若、辛仲治等心腹,此次转运粮草,必有一人前来拜见主公。”

  袁绍摇头叹道:“诸侯讨伐董卓未成,而今先谋韩文节,恐为天下所笑。”

  许攸摇头道:“主公若是犹疑,吾恐主公之弟袁公路先在汝南壮大亦。”

  袁绍面色陡变,说来无论董卓还是关东十几路诸侯,袁绍最为忌惮的还是同为兄弟的袁术,兄弟二人一南一北,暗中较量最厉害的就是他们。只因二人都倚仗的汝南袁氏四世三公的名望,而袁术是嫡子,优势更大,但袁绍年轻时结交豪杰,又曾任司隶校尉,积累了雄厚的名望,这一点却是袁术不能比的。

  “如此,便让元才去接应粮草吧。”袁绍将接应冀州来人的事交给外甥高干,便转了话题:“公节与崔州平虽败,但却打探到了董卓妄图偷袭我等的消息,只是不知具体时日,诸位以为该当如何?”

  许攸不待逢纪开口,便抢先道:“河阳已破,既是声东击西之计,则董卓偷袭必在数日之内,主公宜早做部署,令大军时刻警惕,将计就计。”

  袁绍点了点头,又道:“河阳城可要分兵夺回?”

  这次逢纪抢先道:“河阳乃我军侧翼,必要分兵夺回,又可迷惑董卓,以为我等中计分兵,实力削弱,必会趁机偷袭。我军士可佯作无备,外松内紧,四面设伏,等候董卓入彀!”

  袁绍不由抚掌:“妙哉!有诸位助我,董卓必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