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智劝

汉末召虎 +A -A

  看董卓脸上狠戾凶残之色大盛,眼中杀机毕露,言语之间满是血腥之气,张辽心中一凛,下意识开口道:“相国不可。”

  一旁李儒和田仪急忙给张辽使眼色,只有贾诩看了张辽一眼,神情依旧淡然。

  张辽看到贾诩眼神,波澜起伏的心情霎时间平复下来,他如今对贾诩的一些小习惯很是了解,从贾诩的神情中,他便察知劝说董卓之事未必不可为,即便劝说无用,自己应该也不会有危险。

  董卓没有理会张辽的阻拦,提剑大步走到一群俘虏前,张辽清楚的看到其中一个赫然是他最想收入麾下的韩浩。

  他心中不由一紧,正要说话,董卓却回过头来,目光如炬熊熊:“为何不可杀?他们可有无辜?”

  张辽摇头道:“上了战场,何来无辜。”

  董卓见惯了那些名士的仁义说辞,没想到张辽居然会这么回答,一时之间也有些诧异,凶煞的气势也为之一滞,哼道:“既是没有无辜,文远因何阻拦?汝可知,关东群贼,一群忘恩负义之徒!老夫直欲尽屠之而后快!”

  “属下正是为了相国大计,因而阻拦。”张辽不卑不亢,他知道董卓如今情绪不稳定,自己说话必须讲究策略。

  “哦?为了老夫的大计?”董卓听张辽一个小小的武将居然说出如此之言,不由嗤之以鼻,不过随即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皱眉道:“老夫倒是想起来了,大约三个月前,文优曾提到汝反对老夫外放那帮忘恩负义之徒,老夫其时不以为然,如今看来,你倒是有些见地。”

  说到这里,董卓脸色微微缓和:“究竟如何为了老夫的大计,且说来听听。”

  张辽看到董卓情绪稍稍稳定下来,不由暗松了口气,与这种喜怒无常的大佬说话,一个不慎就是掉脑袋的事。

  他脑子里迅速组织着话语,沉声道:“当初相国平反党人,显拔幽滞,重用关东名士,然则关东世家不甘受制于关西,关东群贼诸如袁绍、袁术、王匡之徒,只为权力,将私欲凌驾于天下苍生之上,妄自挑起兵祸,令天下陷入战乱,盗贼蜂拥而起,其心可诛!其罪难赦!”

  张辽身在其中,早看清了关东诸侯讨伐董卓的本质,无关正义,无非就是关东与关西两大势力的权力之争,没一个好货!

  他对董卓的残忍好杀没什么好感,对关东大多诸侯的自私与虚伪更没什么好感。不过此时为了救下这些俘虏,他自然是狠狠贬低关东诸侯,反正就是贬低到死,那些诸侯还是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该斗就斗。

  听了张辽的话后,董卓只觉字字句句都说到了他心坎上,令憋屈了很久的他竟生出了些许知己之感,再看张辽,顿时大感亲近,竟伸手拍了拍张辽的肩膀,大笑道:“文远此言甚得吾心!甚得吾心!快哉!哈哈哈!”

  后面李儒董卓许久未有的开怀,也不由大为吃惊,他既为张辽的胆大言辞感到吃惊,要知道,关东诸侯起兵的本质根由,虽然大多数人都看不透,只以为是讨伐董卓,匡扶社稷,但李儒却不会看不透。只是他没有对董卓说过,一方面他认为没必要,另一方面他也不想过于得罪世家,世家的势力实在可怕,正因为知道,所以他才忌惮。而张辽却是肆无忌惮,敢想敢说,那份大咧的性格和爽气令李儒也颇是羡慕。

  同时李儒也为董卓的开怀感到吃惊,他一直以为董卓也能想明白其中的情由,却不知当局者迷,董卓擅长以强权压人,对于政治斗争实在很拙劣,根本没想透这层根由,是以一直以来只是感到心中憋屈,一番付出,换来的却是背叛,身处高位,孤家寡人,心中的暴戾之气也越积越深。

  与此同时,张辽不知道的是,离他们最近的一群俘虏也听到了这番话,其中就包括韩浩,不少人眼中露出迷茫之色,这似乎与他们被灌输的正义之战有所不同,又有那么点道理。

  张辽看董卓心情畅快,一身杀气暂时消弭,当即趁热打铁:“关东世家虽是忘恩负义,争权夺利,然则聚兵十数万,实力不容小觑,董公欲统揽天下,正该杀诸侯而收其兵,扩充实力,又岂能杀害手无寸铁的俘虏,自削实力?”

  此时张辽没注意到的是,底下不少俘虏正暗中偷偷看着他,眼里有着期待之色,显然他们也听到了张辽在为保住他们的小命而劝董卓,对这个俘虏他们的敌将既有敌意,又有几分感激,复杂的很。

  因为有了先前张辽的一番话,所以此时董卓对张辽印象大好,极是赏识,听了张辽的说法,感到很有道理,不由意动,只是董卓出身凉州,早已习惯了羌胡的处事规则,又皱眉道:“此皆是逆兵,岂能轻饶!”

  “相国。”张辽铿然道:“错在将,而不在兵!”

  他环顾那些士兵,又道:“诸如这些士兵,大多出身贫寒,或为生计所迫,或为王匡等郡守所逼,或是谋个前程,情况各不相同,但独有一点却是相同的,他们都是听从袁绍等郡守的命令而行事,士兵的天职就是服从,正如相国有命,我等诸将可以赴汤蹈火!只要将他们收归麾下,岂非就是相国的士兵,听相国命令行事?”

  “好!好一个错在将而不在兵!好一个士兵的天职就是服从!”董卓沉默片刻,忽然抚掌大笑:“老夫而今方知文远为何能克敌制胜亦!真良将也。”

  李儒等人还为张辽话语中夹杂的马屁而好笑,但底下的那些俘虏,此时看着张辽,便如同看向父母。

  张辽那句错在将而不在兵,令他们几乎落泪。

  身为士兵,冲锋陷阵,最是危险,他们行止不能自主,将领指挥不力,他们就会战败,而一但被俘,多被杀害,他们的苦楚谁人能知?他们有那股郁气,但不知如何表述出来,而今他们看到,这个年轻的敌将把他们的心酸全部道出!

  一时之间,听到的俘虏甚至觉得单凭这一句话,就可以为张辽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