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奔袭

汉末召虎 +A -A

  董卓夜袭青风岭渡口?!

  王匡霎时间睡意全无,一下子爬起来,披头散发的急匆匆赶向县府大堂,心中犹自有些不信。

  到了大堂里见了几个凄凄惨惨逃回来报信的士兵,其中竟然还有两个是王匡认识的,正是白日里派往青风岭渡口驻扎的守军!

  王匡才一下子确信了董卓夜袭的消息!

  怎么办?!王匡一下子有些懵了!

  要知道,当初无论是袁绍麾下的几个谋士还是他们几个诸侯,都一致认为董卓如今四面楚歌,兵力捉襟见肘,绝不会主动开战,唯有先谨守雒阳八关,扫平白波、安抚关中和朝堂,至少还有数月时间,何况朝内还有郑泰、伍琼、周毖等大臣暗中援助,阻止董卓出兵。

  此次董卓在平阴和孟津大张旗鼓,他们都认为是虚张声势,分开兵马也只是以防万一,谁能料到董卓会发动突袭?

  王匡一时心乱如麻,直到身边郡丞提醒他,他才回过神来,急忙吩咐:“速速去请崔使君来。”

  他口中的崔使君是西河太守崔钧,乃河北名士,出身博陵崔氏,乃原太尉崔烈之子,颇有谋略,为王匡所敬重。

  不多时,一身文士服、头着缣巾的河太守崔钧快步而来。

  王匡急忙说了青风岭渡口的情况,崔钧脸色一下子凝重起来,又询问了一些细节,沉声道:“渡口未动而后方遭劫,此必是迂回突袭,况董卓的羌胡兵作战一向凶猛,青风岭渡口危矣。”

  王匡一下子急了,他最近一直在招兵,但直到如今手下也只有四千八百多兵马,而青风岭渡口就有三千多,一旦那三千人全军覆没,他的实力就去了大半,哪还有资本作为一路诸侯!

  “不行!一定要派兵增援!”王匡断然道。

  崔钧摇头道:“公节慎重。”

  王匡沉声道:“如今董贼主力都在河东与白波作战,雒阳留的不过是收编的人马,战力不强,便是突袭,吾布置在渡口的三千兵马也并非没有抵抗之力,韩浩一向谨慎勇敢,何况还有一千凶悍的黑山贼,董卓没那么容易得手,此时必然还在鏖战,只要速速派援军过去,事有可为。”

  “这……”崔钧也迟疑起来,王匡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他虽然感到有些不对,但也说不出什么。

  而且青风岭渡口位置确实很重要,一旦被破了,河阳城也就危险了。

  就在他迟疑之时,王匡已经着急下令:“速速命方悦带一千兵马连夜赶赴青风岭渡口增援!”

  崔钧叮嘱了一声:“沿途一定要小心,以防董贼伏兵。”

  王匡摆手道:“无妨,东面河阳津有袁车骑大军在,董卓岂能分出如此多兵马埋伏,料想突袭青风岭渡口的兵马不超过三千,便是有埋伏,也在临近青风岭渡口一带,吾命方悦小心便是。”

  崔钧道:“调出一千兵马,如今河阳城只余下一千多兵马,防御空虚,可向袁本初先借些兵马来守卫河阳城。”

  “正该如此!”王匡一拍手:“天明之后,吾便派人去见袁车骑。”

  ……

  王匡和崔钧对董卓能派出突袭青峰岭渡口的兵力估计没有错,就是三千左右,再多了如今董卓也确实派不出。

  而且因为雒阳有内线,关东诸侯对董卓麾下各路中郎将和校尉的行踪和防守地点都有掌控,对小平津他们自然也有了解,一个外放的文士做都尉,不值一提,他们更多的关注的是孟津的胡轸。

  至于张辽,这个二十岁出头的军司马,他们完全没有在意。

  但无论是王匡还是崔钧都没料到,就是这个籍籍无名的军司马,年纪轻轻的小子,居然带着三千人,连夜突袭,在一个时辰内解决了青风岭渡口战役,并毫不停顿,闪电般的连夜扑向河阳城!

  其果决胆大程度,令人不可置信。

  王匡派往增援青峰岭渡口的方悦刚出城不到八里,就被张辽带兵伏击!

  当初董璜给了张辽二百把强弓,张辽没有浪费,从军中抽调懂得射术的士兵,凑齐了二百弓箭手,一百归在精通射术的杨汉手下,另一百则由张辽亲自统领。

  此次伏击,杨汉在北,张辽在南,王方麾下的五百羌胡兵由赵武率领,在西,高顺则率五百人在东,断后。

  在匆忙赶路的方悦与一千援兵进入埋伏圈后,杨汉的麾下的一百弓箭兵和张辽亲领的一百弓箭兵首先发动袭击,随后高顺的五百并州兵和原本王方手下的五百羌胡兵东西夹击。

  这一千援兵在沉睡中被唤醒,肢体都还没恢复过来,睡意朦胧,正是状态最差的时候,猝不及防之下哪能抵抗,几乎是瞬息之间就大举溃败!

  看着此地战局已定,张辽彻底疯狂了一把!

  他留下五百羌胡兵归高顺指挥,让高顺负责这里的伏击,他则与赵武和杨汉脱离出来,先命杨汉带十几个人扮作河内兵再次去河阳城求援,只说方悦在途中遇到五百贼人袭击,短时间内不能取胜,怕误了增援大事。

  与此同时,张辽又命赵武带了四百人在距离河阳城三四里处埋伏,他则带了五十多精锐疾奔河阳城!

  左慈已经去打探了河阳城的情况,河阳城只是一个县城,因东汉安定一百多年,河阳城又在内地,没有建立军事防御体系,原本的城池早已破旧不堪,又因河阳城东西各有青风岭渡口和河阳津作为防线,王匡起兵后,对河阳城也只是略作修复,如今的城墙多处有残缺,高度也不过丈许,除了城门外,其他地方也只有两砖之厚。

  张辽得知这个情况后,哪还会客气。

  河阳城内,王匡接到杨汉等河内人的求援,这就是张辽的高明之处,因为之前刚有过一次求援,虚虚实实,早已失去方寸的王方不宜有诈,听说只有五百贼人,也不慌乱,又派出五百人出去支援。

  这五百援兵出城三四里,便被赵武埋伏,带路的杨汉更是突然袭击刺杀了将领,五百援兵大乱,很快被赵武等人击溃。

  此处已经极为接近河阳城,河阳城中的守军听到了隐隐传来的厮杀声,不由惊疑不定,又报知王匡。

  一夜之间,张辽以已经结束的青风岭渡口战役,虚实相间,围点诱援,闪电般的发起一波又一波的伏击,一步步逼近河阳城,让手下一众士兵兴奋之极,丝毫不感到疲累。

  而河内太守王匡却彻底懵了,一夜之间,不知不觉,他手下的兵马已经只剩下三百人!而那不知情况的战斗已经逼近了河阳城。

  王匡慌忙之下又叫来崔钧商议,而崔钧此时也听到了厮杀声,发觉情况不对,急匆匆赶来,一听王匡叙述情况,立时顿足不已,知道王匡中了围点打援之计了。

  回过神来,他也有些发懵,如今的河阳城算上王匡的三百士兵和他手下的五百多士兵,也只有八百人,一旦敌人来攻,哪还守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