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闪电战!

汉末召虎 +A -A

  张辽扫了一眼樊稠,没说什么,这本就是自己有意放纵的。

  这就是战争,慈不掌兵,善不为官。想当初名满天下的当世名将皇甫嵩平定黄巾之乱,屠戮黄巾军就在二十万以上,并在河北筑成十万人的“京观”,其果决狠辣自不必说,但正因为如此,百万人的黄巾之乱才能那么快被平复下去,免得造成更大的祸乱,殃及更多的百姓。

  为将者不是不能有仁慈之心,但绝不能过度心慈手软、姑息迁就,他已经从杨汉等人口中得知,西面里坊那一千人本就是黑山贼寇,平日祸害不浅,从驻扎在这里不到一日之间就屠杀百姓、强害妇女就能看出一斑。

  此时已是丑时,张辽迅速点了各部的战况。因为是突袭,又经过周密部署,他们自身的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三千敌兵被斩杀了一千有余,樊稠那边便杀了九百多。

  至于俘虏,加上张辽的三百弓箭手,共俘虏了一千八百有余,可谓收获颇丰,虽然逃走了一些人,但突袭青风岭渡口之战算是克竟全功,王匡麾下近五千的兵马已经去了三千,只余下河阳城的两千,实力骤减大半!

  除此之外,还缴获了两三千石粮食,至于具体数目,只能回去细算了。

  张辽点明情况后,立即命张健、宋超、蒋奇、薛明、郭成各领麾下士兵,与樊稠一道押送俘虏和粮食,速速赶回小平津复命。至于王方,也被他打发回去了,至于他手下的五百羌胡兵,却被张辽留了下来。

  至于那些弓箭和韩浩,他命张健暗中打包好,不要声张,回去交给贾诩。

  张健离开时,很是担忧的道:“大兄,王方若是先回去,恐怕会在董卓面前进谗言。”

  张辽摆了摆手:“无妨,有贾都尉在,他翻不起什么风浪。”随即又郑重的嘱咐张健:“三子,你回去之后,一定要先去见过贾都尉,汇报了青风岭渡口战况,再说明为兄的意见,俘虏的士兵要保全下来,充实在贾都尉麾下,切不可被董卓杀害,尤其是韩浩和那三百弓箭手,更是要保全,切记原话带到!嗯……见过贾都尉后再去拜见李文优,就说我希望保全下那些俘虏。”

  “是,大兄。”张健连忙抱拳表示知道,转身离去。

  “嘿嘿。”左慈忍不住笑道:“你小子倒是会为贾狐狸找事,董卓手段拙劣,惯于虐杀俘虏威慑天下,如今要保全那些俘虏,想必贾狐狸会很头疼吧。”

  张辽摇摇头:“你太小看师父了,以他的智计,只要想做,保全那些俘虏轻而易举,何况还有李文优相助。”

  左慈点头道:“这倒是实话,论玩心计,没几个人能比得过贾狐狸,这事要是你出面,在董卓面前分量还差了些,要是贾狐狸和李奸人出面,倒是正好。啧啧,你小子真是越来越得用人精髓了。关键是有人可用,啧啧,你小子平日里的溜须拍马、投机钻营还真有用。”

  “什么叫溜须拍马、投机钻营?”张辽哼道:“那是广交朋友,通俗点就是协调能力和人际关系。”

  左慈不懂这些,立时换了话题:“你小子把他们先打发回去,自己留下来,莫非就是要暂避风头,让贾狐狸先把俘虏的事情搞定了,你再回去?……不对,你留下了高顺、赵老虎和杨无耻,还有王方的兵马,共有一千五百多人吧,你小子还想做什么?”

  张辽没有回答他,而是看向留下来的高顺、赵武和杨汉,沉声道:“青风岭渡口一战,诸位打得非常好,但我们还有目标,接下来我们要攻打的是河阳城,天亮之后,我们要在河阳城休息!”

  “领命!”高顺、赵武和杨汉齐声应道,赵武和杨汉更是露出兴奋之色。

  “你小子疯了!”左慈却是一声惊呼:“黄昏从小平津奔袭二十四里到此,打了一场,还要连夜奔袭三十里去攻打河阳城?这是步兵,不是骑兵!你小子带着一群疲兵去河阳城送死啊?”

  张辽嘿声道:“元放,论其他,我不如你,但论打仗,你还真不如我,何况此战之前,我已经与师父策划过,什么是闪电战?自然不会是只袭击一个青风岭渡口!”

  “疯了!真是疯了!”左慈连连摇头:“河阳城还有近两千兵马吧,你这一千五百多人过去攻城……还是先看看你这些士兵能不能再奔袭五十里吧。”

  “打仗,自然是想敌人不敢想,为敌人不敢为之事。”张辽道:“至于体力,你难道没注意到?我留下的是高顺、赵武和杨汉,高顺精于练兵,手下全是老兵,赵武和杨汉练的是熊虎之拳,出发时手下分配的也都是强壮之士,王方手下羌胡兵也丝毫不差,奔袭三十里,绝对不成问题!”

  “怎么打?”左慈没想到张辽竟然提前准备的这么充分,不由问了句。

  张辽点了一句:“你还记得我刚才询问过宋超,有多少人逃脱?”

  左慈道:“他说的是十多人吧……啊?难道那些逃兵是你小子暗中让他们放走的?”

  张辽笑而不语,只是抱拳向高顺道:“高兄,此次有劳了,待凯旋而归,必然犒劳诸位兄弟。”

  “张司马客气了。”高顺恭敬抱拳:“此战由你指挥,但有命令,下达便是,高顺必然全力以赴。”

  ……

  夜色寂静,明月西斜,辉光洒照河阳城,此时已是后半夜,河阳城除了城楼上火把隐隐,城内一片寂静与漆黑。

  河阳城只是河内郡辖下一个县城,并不是治所,河内郡的治所是怀县。但自河内太守王匡随袁绍起兵后,因河阳县正对雒阳小平津关和孟津关,为了防范董卓来攻,王匡便驻进了河阳县,而袁绍则在河阳县紧邻的温县。

  此时河阳县府,王匡还在沉睡之中,忽然有亲信来报:“董卓军队夜袭青风岭渡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