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意外大收获

汉末召虎 +A -A

  “你想收服那三百弓箭兵,但却欺骗他们河阳城破,王匡已死,便是收服了他们,若是他们时事后得知,恐怕会有变故。”左慈嘿声道:“欺骗可不是招揽人心之道。”

  张辽淡淡的道:“何来欺骗,明日河阳城破的消息便会传遍四方。”

  左慈一愣:“莫非贾狐狸也会行动?”

  张辽笑而不语。

  左慈心中暗恨,哼了声,看张辽神色冷静,仿佛丝毫不关心那三处的战况,便想给他找些不自在:“狗小子,你不管手下那帮士兵了?任由他们自己折腾?”

  “还能做什么?”张辽目光湛然:“闪电奔袭、侧后包抄、敌情打探、兵力调配,任务下达,从全盘战术到细节策划,我该做的已经做了,还端了本来威胁最大的弓箭营,剩下的,就是检验他们这一段时间训练出来的战斗力了。”

  左慈不以为然:“你小子的武力不用实在浪费了,若是你能上阵冲杀,必然能大大提高士气。”

  “这是一场突袭,不是硬仗!还不到需要我亲自上阵的时候。”张辽哼道:“我是主将,不是保姆,岂能时时处处庇护他们……希望他们能在这一场战斗中得到洗礼,尽快成长起来。”

  “慈不掌兵,或许你是对的。”左慈叹了口气,道:“这点你比贫道看得透彻,看的远,看来你是一个天生的大将。”

  “乱世来了,那些诸侯四处募兵,却没几个能真正认识到大势,不知道这个乱世究竟会有多乱!多久!多惨烈!一心积聚资本的并不多。”张辽沉声道:“这就是我的机会,必须尽快训练出一支嗷嗷能战的强兵,将来才能横冲直撞,所向披靡,震慑群雄。”

  “好小子,有志气。”左慈嘿声道:“万一他们这一战吃了败仗这么办?”

  张辽冷哼道:“在如此大的优势下,还是突袭,若是这还吃了败仗,那干脆全部发回去抱孩子算了!还打什么仗!”

  在战前发布命令时,张辽便吩咐各部得胜后,在此地会合。

  不到半个时辰,攻打东面里坊的宋超、杨汉、蒋奇、薛明四将最先赶来,看着他们押着也不知有多少的俘虏,张辽脸上露出笑容。

  杨汉向张辽提了渡口守将韩浩的名声和自己的担忧,张辽镇定自若的道:“有高司马在,无需担忧。”又问了一句:“可有逃脱的?”

  宋超迟疑了下,道:“大约有十余人逃离。”

  张辽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不多时高顺带着俘虏也回来了,不过他们的俘虏少了许多,其中还有不少骂骂咧咧的,士兵身上也多有血迹,显然要比杨汉等人厮杀得激烈。

  杨汉一眼看到被俘的韩浩,再看向高顺的眼神,已经是极为佩服了。不在河内,不知韩浩的名声,而今韩浩折翼在高顺手下,可见这个存在感很低的汉子也绝非等闲。

  张辽本也没太在意韩浩,但左慈却突然出声道:“狗小子,这韩浩不能放过!”

  “要杀了他?”张辽一怔:“莫非他罪大恶极!”

  “杀个屁!你个无知的小子!”左慈骂道:“这韩浩可是个大才,一定要收为己用!要是放过了可就是天诛地灭!”

  张辽沉吟道:“韩浩很有名?……我曾在河内招兵,怎么没听过?”

  左慈哼道:“他现在名声不显,不过很快就要出名了,好像就是在讨伐董卓之时出的名,不但董卓想招揽他,连袁术也强行给他任命官职,但此人壮烈,没有归附董卓和袁术,后来被曹瞒招揽,官至中护军,统领禁军,监督诸将,你这五子良将同时期的地位都要比他低多了。贫道虽然不耻曹瞒的为人,但对他的用人眼光还是很佩服的,更何况韩浩还做过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

  “他是屯田制的发起人。”

  “什么?他就是屯田制的发起人?!”张辽一惊,不由看向浑身染血、神色自若的韩浩。别的他不知道,但是屯田他还是知道的,这可是曹操休养生息、争霸天下的根本,没想到居然是眼前这个被俘的将领发起的!

  他眼中登时冒出精光,好家伙,三百弓箭手与他一比根本就不值一提了!一定要招揽过来,收为己用!只要收了此人,此行收获就大了!没想到居然有此意外之喜!

  “有什么办法招揽?”张辽立时问道:“此人看上去毫无畏死,怕是没那么容易招揽。”

  “不错,此人很是忠勇壮烈,威胁是没用的。”左慈点了点头,随即嘿嘿一笑:“不过贫道既然提出来,自然有办法。”

  张辽急忙问道:“什么办法?”

  “想知道?”左慈嘿嘿一笑,拿捏起来:“除非你小子答应开始修炼道法……”

  “没问题!”张辽一口应承。

  左慈没想到他答应的这么干脆,不由怀疑的看了他一眼,哼道:“可不能反悔!招揽他嘛,倒也容易,贫道看他身怀隐疾,难有子嗣,想必他自己也知道,只要贫道帮你治好了他,还怕他不感激在心?你小子又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徒,又有远见,想必让他归心不难。”

  “很好!”张辽神情振奋。

  “不过现在不能行事。”左慈立即警示道:“那王方、樊稠可都是董卓的眼线,你先当作若无其事,将韩浩藏匿在其他俘虏之中,待回去之后再招揽不迟。”

  张辽点了点头,看了韩浩一眼,心中渐渐平静下来,看向西面,等候樊稠那路兵马归来。

  又过了两刻左右,在张辽等得皱起眉头之时,樊稠那一路才赶回来,他们比高顺所部的形象更惨烈,几乎是个个浑身浴血,杀气腾腾,而他们带回来的俘虏竟然只有五六十人。

  张辽脸颊不由抽搐了下,纵然他知道羌胡兵嗜杀,但也被震惊了下,一千多守军,居然被杀得只剩下了五六十个,他可以想象西面里坊那边的惨象。

  左慈也被震惊了,喃喃道:“这帮家伙,果真是视人命如刍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