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得手

汉末召虎 +A -A

  事实证明,杨汉的担忧是多余的,他只知道韩浩的勇武,却不知道高顺的厉害。

  张辽在部署三路兵力的时候,并不是随意安排的,除了将樊稠安排到西面里坊外,他对渡口有着更多的考虑。

  他虽然不知道守卫渡口的将领是颇为勇武的河内名将韩浩,但他知道王匡在渡口这种关键地方布置的一定是精锐中的精锐,所以他派高顺过去,又以最勇猛的赵武和最矫捷的郭成辅攻。

  不过渡口的战斗中确实出现了一些波折,韩浩竟然不在大营,而是与那五十个士兵在外巡逻,那五十个士兵极为凶悍,一路从渡口反扑军营,居然冲破了郭成的伏击!

  韩浩隐在其中,一声令下,不少已经投降的士兵居然又开始反抗起来。

  也亏得高顺一向行事严谨,将被俘士兵大多数都绑了起来,才避免了意外发生。此战若换成樊稠或张辽手下其他几个军侯,恐怕就要手忙脚乱,吃个大亏了。

  随后高顺发挥兵力优势,迅速将韩浩围困起来,穷攻猛打,加之恼羞成怒的郭成一箭射伤了韩浩,高顺才将他擒住。

  三路兵马不出意外,全部获胜!

  这其中看似轻松,但实际上没有丝毫的侥幸!

  要知道,这三千人马在河内援兵赶到青风岭渡口的当天黄昏,就在张辽的带领下不顾严寒,连夜奔袭,连续三个时辰,一刻不停!到了这里,又没有片刻休息,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突袭!

  这一次突袭,无论是时间还是战术,都大大出乎了青风岭渡口守军的意料,以至于那两千援兵包括一千黑山军,根本没有想到战斗来的这么快,疏忽大意之下,被杀被俘!以至于盛名如韩浩,谨慎的连夜巡查,也难免做了阶下囚!

  而指挥这一场战役的张辽,早在高顺雷鼓之前,就带着张健和三百士兵直奔渡口东南角,那里正是三百精锐弓箭手的所在。

  在左慈的引领下,张辽比其他三路兵马更加轻而易举的找到了目标,这是一处小军营,是原本的渡口房屋改造而成,显然是为弓箭手专门准备的,设有一个简陋的辕门。

  辕门口没有守卫,显然是因为这片小军营处于三个据点之间,最是安稳,营中军士也懈怠了。

  张辽挥挥手,三百士兵迅速进入,两什一组围困各个营房,做好了战斗准备,至于张辽自然是盯住了敌将。

  不过就在等候高顺雷鼓之时,左慈惊喜的声音突然传入张辽耳中:“狗小子,你的好运来了!这些弓箭手的弓箭居然堆放在一处,哈哈,你小子果然气运如虹!”

  张辽眼睛一亮,断然道:“前面带路!”

  他挥挥手,让张健指挥行动,自己带了五十人随着左慈直奔存放弓箭的房屋。只要先收了弓箭,那三百弓箭手就是俎上鱼肉,毫无反抗之力了,这里的战斗将会是轻而易举。

  当即左慈在前面带路,很快到了一间很大的房屋前,似乎是这小一片军营里专门存放兵器的兵器库,两个看守的士兵早已沉睡。张辽挥挥手,五六个机灵的亲卫立时上去,捂住了那两个亲卫的嘴,将他们捆缚了牢牢控制。

  张辽带头进了兵器库,月光照射进来,可以看到一把把下了弦的弓箭,张辽让人点燃火把,照亮了屋子,连同张辽眼睛也是一亮。

  屋子里全是弓箭,粗粗看去,就有三百把以上,除此之外还放着油脂和石蜡,张辽见状顿时明白这些弓箭为什么集中放置在这里了。

  这是他们运气好,恰好碰到了弓箭保养。因为冬季寒冷,万物僵硬,弓箭这类武器很容易摧折,无论弓体还是箭弦都需要定期以油脂或蜡进行保养。

  张辽拿起一张弓摩挲着,不由咧了咧嘴,娘的,真是好运气!

  他扫视着屋里的弓箭,正要说话,突然渡口那边鼓声传来。

  张辽立即出了屋,大吼一声:“雷鼓!行动!”

  那边张健得令,大喊口号,迅速指挥士兵突袭:“河阳已破,王匡已死,速速投降!”一众士兵立即破屋而入。

  与此同时,张辽立时吩咐兵器库前跟随他的五十个士兵:“列阵,谨守此库!”

  只要守住了兵器库,那些弓箭手拿不到弓箭,加之不擅长近身搏杀,哪有反抗之力。

  果然,他这里的战斗是结束最快的,不过茶盏功夫,三百名弓箭手全部成了俘虏。有了张辽的命令,士兵都没下杀手,但踢打捆缚却是难免的,这些弓箭手懵懵懂懂就成了俘虏。

  三百弓箭手全部被集中到辕门前,姿态各是不一,有的垂头丧气,有的怒声喝骂,有的低头沉默,还有挣扎不断的。

  张辽扫视了一圈,厉声喝道:“河内太守王匡,身为郡守,不思治理诸县,安抚百姓,反而附逆作乱!尔等皆是助纣为虐,罪当夷族!”

  “何谓助纣为虐!”那被俘的弓箭营将领厉声道:“董贼欺君罔上,毒害天子,我等随王太守讨伐逆贼,此大义之举!”

  “既然被你们抓了,要杀便杀,�嗦什么!”俘虏中一人大骂。

  张健过去就是两脚。

  张辽也是一脚,不过踹的却是辕门,一脚下去,高大两丈的辕门轰隆倒地,惊得那帮俘虏目瞪口呆,张辽的手下自然振奋的齐声大呼。

  “大义个屁!”张辽扫了一眼被震慑的俘虏,看着那将领,冷声道:“桥瑁矫诏,谁人不知!什么关东诸侯?一群欺世盗名假仁假义之辈!若非你等假以弘农王名义作乱,弘农王岂会被害死!弘农王之薨,罪在关东群贼!”

  那将领声音低了些,哼道:“我等本为天下,谁料董贼如此狠辣!”

  张辽嗤笑道:“你等为了天下?为了天子,聚兵攻打雒阳?为了百姓,在河内大肆搜刮百姓?”

  那将领脸色涨红:“一切皆为了大义!”

  “呸!”张辽叱道:“正是你等作乱,令朝廷威望大减,关河不宁,天下人心不定,贼寇俱起,祸害百姓!一群为了私利的小人,焉敢称大义!”

  “说得好!一群小人!”张健在一旁听得神情激愤,大声怒骂。

  紧跟着三百士兵也跟着纷纷吆喝起来,骂着那帮弓箭手,理直气壮!

  那些俘虏顿时一个个打蔫了,连那将领也闭口不言。

  “将他们全部看管起来!”张辽吩咐一声张健,出了军营,看向黑夜中渡口方向,那里火光闪闪,显然正在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