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突袭

汉末召虎 +A -A

  青风岭渡口,一排火把星星点点,依稀可见巡来回巡逻的士兵,而渡口北面高地上的两个里坊,却是一片寂静,院子里还可以看到一些散乱放置的兵器。

  月色下,一条黑色长龙迅速靠近,在快要靠近东面里坊时又倏然分开,化作三条小龙,直奔三个目标。

  正月的夜寂静而寒冷,连虫鸣声都没有,只有寒风阵阵刺骨,天空中那轮明月悄然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光华依旧是那么柔和,却不会有任何提醒和警示。

  在左慈精准的情报下,又有张辽精密的部署,加之东西两个里坊守兵的麻痹大意,毫无防备的沉浸在睡梦中,三千兵马毫无阻碍的各自到位,无声无息,一切都很顺利。

  咚!咚!咚咚!……

  随着高顺一声令下,渡口的鼓声陡然响起,瞬间便震碎了这宁静的夜晚。

  “敌袭!”

  青风岭渡口传来凄厉的惨叫声,但为时已晚,除了渡口那巡逻的五十个士兵外,其余七百多士兵都在沉睡之中。

  高顺本就是吕布手下最擅长练兵和作战之人,此时虽然还没有训练出陷阵营,但手下五百士兵的战斗力已经是不容小觑。何况此次还占了先机,高顺在擂鼓之前,早就将手下士兵都布置在了最有利位置,将那一片营房牢牢围困。

  营房西面是山崖,高顺五百人负责东面和北面,赵武二百人负责南面,郭成则暗藏在一旁,准备伏击渡口巡逻的士兵。

  鼓声一起,高顺和赵武手下士兵瞬间就发动了最猛烈的攻击!

  士兵们一边大吼着“河阳城破,王匡已死,速速投降”,一边手持武器迅速冲入营房,每什一组,冲进去后,其中三人迅速抢走搁置的兵器,其余七人控场,胆敢反抗的格杀勿论!

  青风岭渡口的守兵虽然都是枕戈披甲而卧,但以无备应有备,大多人还睡的迷迷糊糊,惊醒过来就看到冰冷的刀戟顶着喉咙,哪有反抗的机会!再听到河阳已破,王匡已死的消息,更是士气全无!

  有心挣扎想要反抗的直接被戟刃穿透喉咙!

  其余守军看到这一幕,立刻都老实了下来,接受了俘虏的命运。

  青风岭渡口的防线全在南面大河之畔,哪能防到张辽从背后突袭,加上张辽突袭的太快,原本分布在东西里坊的两千守军只是白天刚刚赶到这里,丝毫没有进入战斗状态,疏忽大意,以致品字形的防御体系丝毫没有发挥出作用。

  渡口战斗开始的最早,当鼓声震天响起、穿透夜空之时,距离渡口里许之外的两处守军还在呼呼大睡。

  西面的里坊之外,数十具百姓的尸体丢在墙外,里坊之内还散落着一些女人的尸体。

  樊稠带着九百羌胡兵就静悄悄的潜伏在里坊之内,樊稠选择的潜伏地点是里坊最中间最高大的那处宅院,这一千守军的将领八成就住在这里,其他羌胡兵则散布在里坊之内近百户房屋之间,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出击。

  沉闷的鼓声传到了这里只是隐隐作响,那些守军还在屋里沉睡着,丝毫没有反应,但外面早已等的不耐烦的樊稠等人却听到了。

  “杀!”

  樊稠一声大喝,鼓手立时狠狠擂鼓。

  咚!咚!咚!

  随着鼓声响彻里坊,早已迫不及待的羌胡兵嗷嗷咆哮着,冲入各处院子和房屋,更有火把四面抛洒。

  “什么人?啊!”

  “敌袭!敌……啊!”

  “饶命!饶命!呃……”

  屋子里凄厉的惨叫声霎时间密集的响起,充斥了整个里坊!

  羌胡兵向来凶残,对待寻常百姓尚且肆意劫掠,对待敌人就更是从来没有手软的时候。

  一千多守军转眼间就几乎死了一半,没有死在冲锋的路上,而是死在床榻上。

  里坊里有三个将领,一个校尉,两个司马,都住在最中央的大院子里,三人昨晚与一众亲卫抢了几个民女,玩的都累了,睡得很沉。

  当樊稠冲进屋里连杀几个护卫的时候,那个校尉还在不耐烦的询问:“何人在外面喧哗?”

  话音未落,樊稠便一脚将他踹下床榻,命亲卫直接捆了起来。至于那两个司马,直接被樊稠枭了脑袋,当做军功。

  此时张辽没有看到西面里坊内惨烈的一幕,但他能猜个大概,因为这本就是他间接下的黑手!

  当他听左慈说整个里坊内外死了不少百姓和女人时,虽然没说什么,心中却对这里的驻兵极为厌恶,因此下达军令时直接将樊稠的羌胡兵派过来,以恶制恶!

  西面的里坊内充斥着杀戮,东面的里坊内却有点喜剧的意味了。

  东面进攻的是宋超、蒋奇、杨汉、薛明四个军侯,其中蒋奇与杨汉都是河内人,四个军侯带着八百新兵冲进去,高喊着“河阳已破,王匡已死,速速投降”的口号,先擒拿了领军校尉和一个司马,又斩了一个司马,利用那个校尉迅速控制住了场面,一千守军除了刚开始斩杀的数十人,余下的基本全部被俘虏,足有九百多人。

  喜剧的是,那些俘虏中居然有不少人认得杨汉和蒋奇,更有人当初本就去向招兵的张辽投军,只是名额有限,被刷了下来,没想到如今却被张辽的手下俘虏了,这恐怕是张辽部署战斗之前也没料到的。

  而且杨汉等军侯从这些俘虏口中打探得知,青风岭渡口驻扎的三支人马成分各不相同。

  西面里坊内驻扎的一千兵马据说是王匡刚从白骑坞借来不久。白骑坞杨汉和蒋奇自然知道,是赫赫有名的黑山贼张白骑的老巢,张白骑寇略河内诸县,手下更是一帮贼寇,极为凶残,没想到王匡居然暗中与张白骑联合了。

  东面的里坊,也就是被俘虏的这一千人,是王匡刚从河内郡各县招募的新兵,比杨汉他们还要新,所以战斗才能如此轻而易举。

  至于渡口驻扎的八百士兵,却是河内本郡最精锐的老兵,由太守府从事韩浩率领。杨汉一听在渡口镇守的居然是韩浩时,不由担忧起来。

  韩浩是河内有名的豪杰之士,曾带领百姓青屡屡壮击退贼寇,保护乡县,在河内郡威望不小,王匡当了河内太守,听闻他的名声,便召他为从事。

  如今韩浩镇守渡口,怕是渡口之战会有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