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来投

汉末召虎 +A -A

  “滚!”张辽一瞪眼睛:“她夫婿刚亡故,还有孕在身,你个牲口,有没有人性?对了,我忘了,你是条狗,哪来的人性!”

  “娘希匹!”左慈翻了个白眼:“你小子太色了吧,贫道说的水到渠成只是抱着睡觉,不用干其他事的……再说了,五个月的孕妇小心点没事的。”

  “娘希匹!”张辽也忍不住骂了一句,对左慈这厮的无耻实在无语了。

  一路上听着左慈继续唠叨,张辽突然打断他,问了一句:“小黑,你为什么总是撺掇我找女人?”

  “娘希匹!不要叫贫道小黑!”左慈龇牙咧嘴。

  “这不是重点。”张辽目光炯炯,哼道:“该不是又是为了你那什么房中术和修道吧?”

  他知道,左慈一直没有放弃过让他修道,便是让他练武也是为了强壮道基,不过张辽对那神神道道的实在没太大兴趣,看到左慈如今的下场,就足以让他退避三尺了。

  听到张辽询问,左慈眨了眨眼睛:“你小子果然有道根,不错,你小子虽有天资,却无耐心修道,不过元阳充沛,房中术就是最好的选择,通过龙虎交济,可以壮大气机,脱胎换骨,而越是美丽、越是有女人味、越是有气运的女人,元阴就越充足……”

  “呸!”张辽一把将左慈丢到雪地里:“老子的爱情就被你这么糟蹋!”

  “娘希匹!”左慈在后面气急败坏的叫唤:“狗屁的爱情!汪呜!狗小子不识好歹!”

  风雪中,又传来左慈的嘀咕声:“这小子,定力倒是不错,那尹氏可是一等一的大美人,天生媚骨,比苏�还要强出几分……道心坚固,果然是修道的好材料,一定要让他修道。”

  第二天,大雪依旧下个不停,这中平六年的冬天异常的冷,张辽带着士兵在冰雪上操练,在艰难的环境中操练,有助于提高士兵的耐力和战斗力。

  因此在阵前指挥的张辽期盼着多下几天雪,营造最有效的训练环境,而那些士兵早在心里骂了无数遍黑煞神了,除了他们,估计没有其他军队会顶风冒雪操练了!

  不过张辽虽然整肃军纪严厉,操练也抓的紧,但对士兵从来不拖欠军饷,包括那些羌胡兵的,每月都是发的足足的,而王方以前还有所克扣,这一点让士兵又对他极为敬服,毕竟当兵的除了有野心的,大多数还是为了吃口饱饭,赚点军饷补贴家用。

  再加上张辽把军中的伙食搞得色味俱全,时不时还组织射手去邙山中猎杀一些野味,给士兵加餐,令士兵对他真是又爱又恨,又敬又怕。

  但有一点是无疑的,张辽如今在小平津军中的威望极高,便是在那些羌胡兵中也远远超过了王方,令王方又是嫉恨又是无奈。

  三个月前,也就是张辽宣布军纪后的第三天,王方想要给张辽一个下马威,操练姗姗来迟。张辽二话不说,直接将这厮拖到了军纪碑下,当着全军的面打了五十大仗,让王方整整休养了一个月,令全军震颤!

  自此,军中无论并州兵还是羌胡兵,再也没有一人敢触犯军纪!张司马黑煞神的威名令全军敬畏。

  不过,张辽自始至终对贾诩都极为尊敬,这让军中对都尉贾诩也多了一种神秘的敬畏,不知道是何等的人物能降服黑煞神。

  一众将士在大雪中足足操练了一个多时辰,张辽看不少将士冻得要受不住了,这才回营开饭。

  张辽刚回到小院,张健从雒阳赶回来了,来到他面前,低声道:“大兄,小弟从雒阳回来途中遇到一群人,大约十来个,长得有些怪异,说是大兄的故交,来寻大兄的。”

  张辽闻言不由一怔,奇道:“是什么人?”

  这个时期会有什么人来找他?如今雒阳那边来往的也就吕布、李儒、田仪和吴匡,按说这几个人都不会派一群人来寻他吧?

  张健低声道:“领头之人自称苏华,说是大兄一听他名字便知是谁。”

  “苏华?”张辽一怔,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个娇媚的容颜,下意识的问了句:“是男是女?”

  张健奇怪的看了张辽一眼:“自然是男的,十几个人呢。”

  张辽皱了皱眉:“他们在哪里?去看看。”

  “小弟将他们安顿在南亭。”张健回了一句,又谨慎的道:“大兄,用不用多带几个兄弟过去?小弟看那十几个人身手都很矫捷的,而且声音很怪,不像是汉人。”

  “不用。”张辽笑了笑:“如果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朋友。”

  小黑狗不知从哪里窜出来,落在张辽肩头:“嘎嘎,同去!同去!你小子最近好像来了桃花运哪,哈哈,有趣!有趣!”

  平县北乡南亭距离距离军营并不远,也就两里地,风雪之中,张辽与张健二人没有骑马,而是大步赶来。

  张辽远远便看到那处馆舍门口,简陋的草棚下,有几个人正在张望,馆舍之前,还停了几辆马车。

  张辽还没行到跟前,只见草棚下一个身形高挑、身穿狐裘大氅的人当先快步迎了出来,风雪中未见其面先闻其声:“敢问来的可是张公子哟?”

  “哈哈,老板娘。”风雪中同样传来张辽的大笑声。

  那从草棚下出来的人虽然是一副男子打扮,但头上簪着栗色发髻,眉毛弯弯,眼眶微深,明眸含媚,声音更是娇柔婉转,不是胡姬酒家的老板娘苏�又是谁?

  不过女扮男装的苏�素额更显宽广,却又多出了一份飘逸的气质,她身后馆舍中又出来几人,都是胡姬酒家的陪侍胡姬和舞姬。

  张辽看到苏�,也颇有种亲切的感觉,这算是他来到这个时代看到的第一个女人,感觉自然不同,不由笑道:“不知老板娘芳驾因何而来?”

  苏�抱拳朝张辽躬身一礼:“妾身已经将酒肆交了出去,如今走投无路,特来投奔张公子,不知张公子可否收留一帮弱女子哟?”

  “啊?”张辽只以为当初苏�说前来投奔他是一句戏言,没想到苏�如今竟然真的带着十几个胡姬来投奔他了。

  看着笑吟吟的苏�和风雪中一帮胡姬,张辽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说什么了。

  这时,左慈的声音突然传来:“怪了!苏�这丫头女扮男装怎么与……与贫道原本的道身有几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