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托付

汉末召虎 +A -A

  “灭了火德?怎么灭?”张辽皱了皱眉:“莫非是黑山军?”

  “不错,不错,你小子果是我道门奇才。”左慈赞了一句,又道:“灭火者,水也,水在北方,色为黑,故而黄巾失败后,有百万黑山复起于北方太行山,此灭火德也。又有老家伙认为木可生火,故而要连木也一同灭。”

  “连木也灭?你们可真是穷凶极恶,怎么不把五行都灭了。”张辽嗤之以鼻。

  左慈没理会他,道:“木在东方,为青,老家伙们认为青州正应木德,故而黄巾失败后,核心退在青州,聚拢教徒,以消弭木德。”

  “一群土匪毁了青州,十室九空,白骨遍地,这就是消弭木德?是缺了大德吧?先把自己消弭了得了,免得祸害百姓!”张辽冷笑。

  “咳咳,其实贫道也不赞同那几个老家伙,顺应天道自然行事才是大道。”左慈咳了两声:“不过黄巾起兵,本为推翻腐朽的朝廷,还百姓一个太平世道,谁成想失去了控制。”

  张辽嗤笑道:“你们道领兵治国是那么容易的?把淳朴的百姓都领成土匪了,要是治国还不天下大乱?”

  左慈不以为然的道:“汉初文景之时岂非用的是黄老之道,天下清平,只是到汉武才独尊儒术,让那帮鬼心眼的家伙把持朝政,看看如今世道,几百年权力之争,几度大祸,各怀私心,蝇营狗苟,从未消停,岂如我道家无为而治。”

  论及各家各派治国之道,几天几夜也不会有结果,也非张辽所长,他没兴趣与左慈辩论,哼了声,转问道:“黑山灭火,青州黄巾灭木,那白波又是怎么回事?西河之金,也要灭木?”

  左慈尴尬的笑了笑:“这也是他们鼓捣起来的,为了道门兴盛,以策万全嘛。”

  “策个屁!”张辽忍不住爆了粗口:“除了汉的火德,其他金木水土你们玩了个遍,这是何等的卧槽!黄帝老子要是知道了,也要把你们不肖徒孙全部消弭!何况你不是活到了后世,也知道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宋元明清,道门可因你们而兴?”

  “怎么没兴?”左慈反驳道:“魏晋玄学兴起,隋以道家术语开皇为开国年号,唐尊老子为祖,宋修道藏,元有全真,明亦盛行,直到清才禁绝,算来兴盛足有千年。若无释教,我道家当能击败儒家,建立无上的太平世界。”

  张辽语塞,他发觉不能与这些狂热的教派分子辩驳,理智的转了话题:“不说这些了,一群老混蛋,说了就想骂娘,还是说说怎么才能让我打过奉先吧?”

  “这个好说!”左慈一下子兴奋的从躺椅上跳了起来,嘴巴咧到了脑后根:“贫道这两日已经琢磨了一个更好的法子,保准有用!”

  张辽看着左慈那兴奋样,顿时警惕起来:“你该不会是找更多的狼吧?太危险了,要是缺胳膊断腿怎么办?两个字,不干!”

  “放心。”左慈摇摇头:“狼太狡猾了,不好赶,再说邙山中也没了,都被你们打牙祭了。”

  张辽顿时松了口气,狼是群居野兽,最懂得配合,两三头狼同时攻击的情景太可怕了,防不胜防,几次生死险关,一想到那冷森森的狼牙和绿油油凶残的狼眼睛,他心有余悸。

  不行,得喝点水压压惊,张辽刚端起水喝了一口,就听左慈道:“打野升级才是王道,贫道探到邙山中有一头猛虎……”

  噗!张辽一口水全碰到了左慈身上。

  “阿嚏!”左慈被喷了一脸水,狼狈的打了个响鼻,顿时恼羞成怒,一下子扑了过来:“娘希匹!贫道和你拼了!”

  “滚!”张辽一瞪眼睛,揪住左慈脖子往躺椅上一抛:“你居然想赶老虎?!娘的,老子还没活腻呢?”

  老虎和狼,那绝对是两个级别的,他和狼还能斗,但碰上老虎,那怕是只有被吃的份!

  左慈悻悻的道:“这只是个初步的想法而已。”

  “想也不用想!”张辽一口否决,紧接着好奇的看着左慈道:“我一直很好奇,你这身体不过巴掌大的小黑狗,到底是怎么把狼驱赶过来的?这本事可不简单。”

  左慈嘿嘿一笑,咧嘴道:“挑衅啊,很简单的,贫道将它们挑衅得怒火焚身,几欲癫狂,恨不能将贫道碎尸万段,如此一来,贫道跑到哪里,他们自然就会跟到哪里。”

  听了左慈这个办法,张辽不由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咬牙道:“我说那几头狼怎么那么凶残,恨不得将我撕得粉碎,怎么打也打不跑,原来是你小子搞得鬼!”

  左慈嘿嘿笑道:“这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爆发出野兽的凶残和暴戾,才能把你小子练出来。”

  张辽悻悻的道:“娘希匹,早有一天会被你害死,三国大好河山,哥可是还在这一亩三分地打圈呢,传说级美女那么多,哥可是一个也没见呢,要是这么死了,就太冤枉了。”

  左慈突然嘿嘿笑道:“美女怎么没有?近在咫尺不就有一个,怎么不去看看?那个小寡妇安顿下来,你可没去看过几次。”

  张辽一怔,随即摇摇头:“这个不太合适吧,她一个寡妇,我总过去算什么。”

  左慈嗤笑道:“你小子平日里行事那么横,怎么一碰到女人就优柔寡断,实在让贫道鄙视,依贫道之见,直接将她收了得了。”

  “混账无稽之论!”张辽一瞪眼睛:“大公子去世前将夫人托付给我,我岂能趁人之危,我张辽虽然也好美色,但为人向来光风霁月,不至于像你那般无耻。”

  “可怜何咸看走了眼,所托非人哪。”左慈长叹了口气,连连摇头。

  张辽一把捏住左慈:“什么叫所托非人?”

  左慈翻了翻白眼:“还记得月前何咸给你写的那封信上怎么说的,托你好生照顾尹氏,保何氏血脉,如果不嫌弃,便收了尹氏,否则他九泉之下也难以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