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王方

汉末召虎 +A -A

  “谢贾都尉!”

  张辽带头起身,一众士兵也齐刷刷起身,阵型丝毫不乱。

  张辽一挥手,薛明将一沓士兵名册呈给贾诩,贾诩接过后翻了翻,将名册交给一旁的贾玑,抱拳向张辽和一众士兵道:“今后一切多赖文远和诸位将士了。”

  “请都尉放心!”张辽声音铿锵,又朝几个头领和一众士兵高喝道:“贾都尉是某的恩师,谁若是敢违命不尊,有不恭不敬之处,莫怪某翻脸无情!”

  “是!”一众将士齐声大吼。

  贾诩面颊抽搐了下,贾玑则在一旁暗笑,父亲昨晚还说要虚应张辽,没想到今天张辽就厚着脸皮在将士面前冒领了师徒名分,以父亲的性格定然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反驳张辽,这下子老奸巨猾的父亲怕是吃了个暗亏了。

  贾玑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张辽,他对此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有几分兴奋,这张辽着实有趣,在父亲麾下,以后怕是有好戏看了。

  贾诩此时对张辽也很是无语,看着张辽尊自己为师,又令士兵听命于己,却仿佛占了大便宜一样,纵然他心念坚定,不为外物所扰,此时心中也不由多了几分感动。

  看着张辽又向他眨眼,贾诩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从袖中掏出一卷纸,交给了张辽。

  张辽接过那卷纸,还没打开,突然校场之外传来一阵喧哗声,他清楚的看到,贾诩面色不变,眼睛却眯了起来,目光微微下垂。

  看着零零乱乱从校场外进来的一群羌胡兵,张辽明白了,这些进来的人是贾诩手下另一支人马。

  张辽昨夜与贾诩交谈时了解到,贾诩上任平津都尉不过三五天,他手下配有两个副手,分别统领一支部队。一个是张辽,任平津司马,原本统领一千二百新兵,后来因李儒临时建议,增加了五百兵马,共一千七百兵马。

  另一个则是帐下都督王方,是凉州人,统领八百羌胡兵,不过这八百兵马不同于张辽的一千七百兵马新旧混杂,这八百羌胡兵都是历经沙场的,数目虽然只有张辽的一半,但战斗力却要远远超过。

  不过羌胡兵素来跋扈桀骜,军纪散漫,此时看他们的情形,显然是不服管束,看来贾诩以文率武,并没有那么容易。

  “贾都尉。”一个身披甲胄、手持大斧的黄脸大汉大步走来,向贾诩抱拳行了一礼,便转头看向张辽,大笑道:“你就是张司马吧,看起来很年轻啊,正好在军中好好打磨打磨。”

  他神态颇是轻慢,言语之意更是嗤笑张辽年轻不经事。

  张辽笑了笑,神态平和,仿佛丝毫没有感受到王方的轻慢和嘲笑,抱拳为礼,声音不缓不急:“张辽见过王都督,今后你我同袍,同在贾都督麾下效命,还需相互扶持,同舟共济才是。”

  “相互扶持,张司马说的好!”王方哈哈大笑,随即止了笑声,大声道:“不过某是个直爽人,要相互扶持,还要实力才行,却不知张司马武艺如何?”

  张辽还没说话,王方便又插口道:“军中最重实力,我凉州兵更是尊崇强者,想必并州兵也不例外,正好今日大家都在,不如你我比试一场,让某看看张司马的武艺,张司马也正好借此慑服手下,你看如何?”

  王方紧紧盯着张辽,想从张辽眼中看出惧意,正好借此嘲笑于他。王方此人看似鲁莽,实际却颇有心计,他如今与张辽在小平津军中是平级,而张辽兵马比他要多出一倍,虽然王方自认手下羌胡兵精锐,但心中却是不满,正要借此机会给张辽一个下马威,他要从此以后压得张辽抬不起头来。

  张辽仍是神情自若,没有回答王方,而是抱拳向贾诩一礼:“王都督要与张辽切磋武艺,还请都尉示下。”

  贾诩冷眼旁观,看的暗赞,张辽如此年轻,却仿佛一个久经人事的老油子,神态平和,言语得体,处事滴水不漏,尽显气度和城府。反之,王方虽然年长,却如儿子所说,莽夫一个,傲慢自大又假装豪迈,脑子里那点小聪明小心思根本遮掩不住,做作的很。反倒是张辽这个年轻人自己却有些看不透。

  他看了一眼张辽,却见张辽眼睛眨了眨,满是轻松之色,显然胜券在握,想到昨夜张辽提到打败华雄之事,又以眼神询问张辽,看到张辽微微点头,贾诩心中有数,肃声道:“军中崇尚武力,本都尉允许你二人比试一番,正好本都尉要在军中设一名军纪官,本当由你二人择其一人兼任,如今正好,你二人便在全军面前比试,胜者兼管军纪,公平公正,让将士心服。”

  王方喜道:“都督此举英明!”

  张辽抱拳肃然道:“领命。”

  此时那些羌胡兵已经集结成阵,不过阵型散乱,士兵交头接耳,言语喧哗,兵器拿的歪七扭八,远远不比张辽麾下这些士兵整齐肃静,让一旁的贾玑看的撇嘴不已,就这种军纪还想担任军纪官?

  而王方还才沉浸在兴奋之中,仿佛自己已经成了军纪官,对于手下的纪律丝毫没有在意,而是看着张辽,强忍兴奋,摆出一副沉定自若的模样,高声道:“张司马,莫要手下留情,让某领了先。”

  张辽咧嘴笑了笑:“王都督,你我份属同袍,真刀真枪太伤和气,不如徒手比试如何?”

  “一言为定!”张辽话音刚落,王方便断然道:“正该如此,便徒手搏斗,不可反悔!”他不屑的看了看张辽的身板,神情振奋,仿佛军纪官已经是囊中之物。

  贾玑面色微变,贾诩却是挥了挥手,与几个亲卫退后,为二人空出一大片场地。

  “哈哈哈哈!”王方抛了斧头,拳头捶乐捶胸口,纵声大笑,姿态豪放:“张司马,来战!”

  “都督威武!”

  “都督打败他!”

  “都督无敌!”

  一众羌胡兵看到王方豪迈的样子,不由纷纷吆喝着为他助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