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 怀疑与不信

汉末召虎 +A -A

  夜空,明月高照,清辉遍洒,同一时间,雒阳城上东门内永和里,一处豪宅的厅堂之中,烛火通明,一个面如冠玉的中年男子正斥骂着下面两个人。

  这个中年男子乃当朝太尉董卓的侄子董璜,董璜如今担任侍中、中军校尉,侍中者,出入禁中、顾问应对,是天子近臣,董璜担任此职务,主要是代董卓监管天子,同时又以中军校尉之职,统领虎贲、羽林等各部禁军,可谓权势滔天,是眼下雒阳最有实权的人物之一,仅次于董卓。

  董璜高坐上首,而下面被他斥骂的两人就是今日被张辽暴打的锦袍青年刘龚和黑脸汉子董五。

  董五是董氏远亲,是董璜亲信手下,被董璜责骂实属正常,但刘龚却是灵帝时担任司空的刘嚣之子,属于汉室宗亲,此时被董璜骂的狗血喷头,却丝毫不敢反驳。

  一来是董璜权势滔天,锋芒不可阻挡,刘龚根本不敢反驳。二来刘龚之父刘嚣曾结交十常侍而致位公辅,而今十常侍尽灭,刘嚣罢职在家,却仍有野望,便让刘龚曲意交好董璜,以求东山再起,是以刘龚奉承董璜还来不及,哪能反驳。

  董璜虽然相貌不错,但却为人狠辣好色,尤其喜好人妇,自从在何府见了何咸的夫人尹氏后,便大为心动,但何咸乃故大将军何进之子,董璜不敢明目张胆的去威胁,只怕何进旧部作乱,坏了叔父大事,但得不到尹氏,又心有不甘,便示意亲信董五去暗中逼迫。

  董五便找上了曲意逢迎的刘龚,二人又找到地头蛇王虎,百般逼迫何咸,只想着尽快将何咸逼死,他们便可将尹氏献给董璜。没想到今日碰到了一个更狠的恶霸,将他们全部暴打了一顿,又救了何咸。

  他们回来后,便向董璜汇报了此事,而那打人的恶霸,临走时报了姓名,纪灵,有一杆奇门兵器三尖两刃刀。

  董璜得报后,立时命人前去查探纪灵此人,消息没回来,倒霉的董五和刘龚便一直跪在那里。

  董璜喝了口茶,看着下面两个成事不足的家伙,想到美貌妩媚的尹氏可望而不可得,心中怒火不由再次升腾,正要再次开骂,突然亲卫来报,前去打探消息的董六回来了。

  看着董六进来,董璜冷哼道:“董六,如何?可以纪灵此人?”

  董六躬身道:“公子,确有纪灵此人,乃后将军袁术手下爱将,正是使一柄三尖两刃刀。”

  “袁术?”董璜冷笑道:“丧家之犬也得罪于吾!他要拉拢何进旧部乎?”

  董六犹疑了下,道:“禀公子,小的还打探到一个消息,昨日袁术在城南被打,纪灵也被打败,三尖两刃刀被抢走,今日一早纪灵便与袁术回了南阳。”

  “今日一早回了南阳?那怎么今日午后还会出现在东市?”董璜皱了皱眉,随即反应过来:“你说纪灵的三尖两刃刀昨日被抢走,是谁抢的?可曾查探到?”

  董六忙道;“这个小的已经查到,是胡中郎麾下爱将华雄华都督。”

  “华雄?那个莽夫?”董璜一愣,皱起眉头,随即想起了什么,看向下面跪着的董五和刘龚二人:“今日那行凶的贼子可是身材魁梧?力大无穷?举止跋扈?”

  董五还没说话,刘龚连连点头道:“正是,那人比我二人都要高大,力气更是可怕,就像一头蛮牛,更是跋扈横行。”

  “华雄!”董璜眼里寒光闪烁。

  董六却没想那么多,忙道:“公子,小的明日就去问询华雄。”

  董璜摇了摇头:“胡中郎乃叔父爱将,不可妄动。”

  他性格多疑,怀疑今日之事并非偶然,很快想到了很多,华雄怎么会去东市?莫非是胡轸想要拉拢何进旧部,故而派华雄去救何咸?

  他当然没想到,此时悲剧的华雄还是卧榻不起,已经被好几个人惦记上了。如果张辽知道董璜莫名其妙就歪楼了,恐怕早乐的合不拢嘴了。

  ……

  同一明月下,上东门外的步广里一处豪宅中,苏�正在对舅父白京讲述今日张辽的警示,要求叔父早做打算。

  白京听了不以为然,哈哈大笑:“太可笑了,妮雅,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妖言?袁氏会满门灭绝,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苏�的本名是苏姬妮雅,她来到汉朝后学汉人取名苏�,但叔父一般还是叫她妮雅。

  听到叔父不以为然的嗤笑,苏�蹙眉道:“你别管我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总之很有可能发生,要早做打算哟。”

  白京连连摇头,操着重口音的汉话道:“妮雅,你对汉人了解的还是太少太少,汝南袁氏是汉人第一豪强,兴盛上百年,整个汉朝到处都是他们的朋友和部下,放眼汉朝,谁敢动汝南袁氏,那就是与天下为敌。”

  苏�凝眉道:“我了解过董卓的过往,他是个很胆大残暴的人,这个警示很可能发生哟。”

  白京摇头道:“我已打探到消息,董卓如今正在为拉拢名士,为那些大儒平反,他要靠大儒治国,不会害袁氏的,妮雅,你这个消息如果说出去,任何一个汉人都会嘲笑你,甚至怀疑你心怀不轨。”

  苏�看舅父执意不信,有些着急了,咬牙道:“这个消息是左仙长让人传过来的。”

  “什么?”白京一下子跳起来:“是左慈那个道士,那个骗子,那个坏蛋!他说的都是一派胡言!一派胡言!妮雅,你别忘了,他骗过你的母亲,又抛弃了你们。”

  苏�眼眶微红,不悦的道:“左仙长根本不知道我这个女儿哟,是母亲喜欢他,母亲说他是个了不起的人哟。”

  白京一滞,哼道:“我当初就不该带他去见你母亲,他有什么好的,一个道士,让我们伟大的精绝女王等了他这么多年。”

  苏�听到舅父一直贬斥父亲,有些不高兴的道:“还是先说说袁氏的事,还有雒阳的大难。”

  白京哼道:“我不信,我只相信袁氏大公子。”

  苏�恼了,哼道:“信不信由你哟,我自去准备。”

  白京有些悻悻,精绝国的女人地位很高,纵然白京是苏�的舅父,但苏�一旦做了决定,白京也无权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