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赴任

汉末召虎 +A -A

  “元放何出此言?”张辽大义凛然的道:“某向来有恩必还,有难必帮,路见不平一声吼,正是天下人之楷模!”

  “贫道呸!”小黑狗眼睛一翻:“不知谁刚才见了何咸的美貌妻子垂涎三尺来着?也是好色之徒。”

  张辽一听左慈这么说,登时急了,眼睛一瞪:“这真是天大的污蔑,朋友妻不可欺,我张辽这么纯洁,自问行的直坐的正,哪有垂涎三尺?这种事哪能干得出来!”他这话说的是真心话,虽然尹氏的美貌不差于苏�,但他刚才都没敢多看,一恐何咸不悦,二来尹氏是他人之妻,纵然美貌,他还不至于如此下作觊觎。

  “纯洁?贫道呸!”左慈翻了翻白眼,懒洋洋的道:“你狗小子敢说你刚才见了尹氏没有心跳加快?”

  “这……这也算好色之徒?”张辽傻眼了,无论哪个男人,见了美貌女子心跳加快是正常的吧,除非他不是男人。

  他眼珠一转,嘿声道:“见了女子心跳加快正说明我的纯洁,像你这种老流忙,见了美狗,怕是早扑上去了嘿咻嘿咻大快朵颐了。”

  “娘希匹!”左慈立时恼羞成怒:“狗小子,再提美狗贫道和你拼了!”

  张辽胜了一局,哈哈大笑,不过想到如今又得罪了董璜,怕是迟早要有一场冲突,一念及此,他忍不住苦笑。

  算来他只来了两天,却将董卓麾下的将领几乎得罪了个遍,连与吕布的关系也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这种拉仇恨的水平真是无人可比,看着道上秋风落叶萧瑟,张辽忍不住慨然长叹:“这世道真是险恶,纯洁如我也是仇敌满天下,老婆无一人,这日子往后可怎么过啊。”

  “呸!”左慈鄙视了张辽下,随即又眨了眨眼睛:“你觉得何咸那夫人尹氏如何?”

  “什么如何?”张辽也眨了眨眼睛。

  “哼!你小子可别后悔。”左慈嘿声道:“何咸死后,他的夫人尹氏最后带着儿子何晏归了曹阿瞒,啧啧,多美的一个人儿哪,却便宜了曹阿瞒那个老家伙。”

  张辽一怔:“大公子夫人最后随了曹操?”

  左慈哼道:“曹阿瞒那个无耻的老货,最好人妇,这一点你小子差远了。”

  额……什么叫这一点我差远了?这话怎么听起来有点怪,张辽瞪了瞪眼睛,随即皱眉问左慈:“大公子的病真的无药可救了?”

  “不错。”左慈摇头道:“可曾听过扁鹊见蔡桓之事?”

  张辽点了点头,左慈道:“疾在腠理,汤熨可治;在血脉,针石可治,在肠胃,酒醪可治;在骨髓,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今何咸病已入骨髓,纵然贫道精通岐黄之术,也是束手无策。”

  张辽不由叹了口气:“大公子还能活多久?”

  左慈摇头道:“三个月吧,挨不过这个冬天。”

  “三个月……”张辽心情顿时有些沉重,沉默片刻,叹道:“没想到大将军鞠躬尽瘁,后人却落个如此惨淡下场。”

  左慈冷笑道:“何进算是勤勉,不过他若是寻常人也罢,可他是大将军,身在其位无功便是过,魄力不足,犹疑不进,错失良机,为敌所趁,这大将军虽是勤恳,却是无能,误人误己。”

  张辽点了点头:“大将军何许职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总览天下之事,必须要有万里之才,否则一步差池,就是大祸。”

  这一点他在后世也有体会,一国元首日理万机,实为不易。何进从本身行事而言,还算可以,但从他担任大将军的层面而言,却是差的太远了。

  左慈又冷笑道:“何咸病死,还不算惨,他的儿子何晏与曹爽一道被司马懿夷灭三族,才叫惨,何氏可算是真正绝了后了。”

  张辽悚然一惊,随即沉声道:“无论如何,我既然来了,那就要保何氏后人。”

  左慈嘎嘎一笑:“那就纳了尹氏吧,反正何咸必死,你要照顾他们,尹氏与你做了妾岂非正好,如此一来,何晏自然不会参与曹家之事,最终落个夷灭三族的下场。”

  “这……”张辽无耻的发现,自己的心防居然被左慈说得有些松动了,脑海里回想起尹氏的楚楚可怜和绝色之姿,心跳不由快跳了两下。

  无耻,真他娘的无耻,张辽暗骂了自己一句。

  秋风习习,一片秋叶正好飘落在张辽脸上,左慈的大笑声在张辽脑海里回荡:“嘎嘎……秋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

  经过左慈提点,张辽没有再去想兵器的事,而是与薛明一道快马直奔北邙山。

  此时已是未时,原本在北邙山下驻扎的兵马早已在午后按原定计划向小平津行进,张辽和薛明在邙山道中追上了缓缓行进的兵马,蒋奇和杨汉几人也送回了李儒和田仪,先行赶回与部队会和了。

  距离平县还有三十多里,张辽命令将士加快了行军速度,又命赵武带着两人先行一步向平津都尉报信。

  对于自己今后如何与上司平津都尉相处,左慈很不乐观,认为以张辽的性格,迟早要闹出矛盾,张辽自己也没底,这可不是后世,没有太强的规则约束,与上司相处必须毕恭毕敬才行,万一平津都尉是个没能力或瞎指挥的,自己总不能百依百顺吧。

  北邙山位于雒阳城北,绵延在雒阳与黄河之间,东西横跨渑池、新安、洛阳、孟津、偃师、巩县六县,长三百八十余里,南北也有三四十里,丘陵起伏,沟谷处处,成为雒阳北部的天然屏障。北邙山水深土厚,枕山蹬河,也是绝佳的风水宝地,是以后人有云:生于苏杭,葬于北邙。

  自东周以来,多名帝王葬于此地,仅东汉一朝就有五位,距离洛阳最近的是冲帝刘炳的怀陵和灵帝的文陵,再往北便是顺帝刘保的宪陵、安帝刘祜的恭陵以及北麓黄河边上光武帝刘秀的原陵。

  因为帝陵需要文武大臣定期祭祀和参谒,所以邙山道修建的也极为宽阔平整,虽在山中,却畅行无阻。

  一路急行军,到了傍晚,当一轮明月升起的时候,终于抵达平县,部队并没有进入平县,而是绕城而过,直奔平县西北三四里外的小平津渡口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