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你怎么不早说

汉末召虎 +A -A

  何咸看到这两个人出来,不由面色难看,绿衣女子更是花容失色。

  “竖子,大祸临头,还不放了乃公。”地上王虎看到锦袍青年刘龚和黑瘦汉子威胁张辽,不由心中大快,他知道这两人的身份,绝不是平常人能得罪的,当即狞笑一声,想要趁机爬起来,心中已经琢摸着怎么报仇了。

  通!

  回应王虎的是张辽抬腿又一脚,这一脚极狠,王虎胸腑震动,又是一口鲜血喷出,直接扑倒在地,昏了过去,血和泥沾了一脸。

  打虎不死反受其害,张辽看这王虎丝毫没有悔意,怕他日后报复何咸,下了狠手,这一脚下去,估摸着王虎的性命去了大半,至少要卧榻休养半年以上。

  “你好大的胆子!”刘龚和那黑脸瘦汉看张辽居然还敢动手,不由面色铁青,黑脸瘦汉更是戟指厉喝:“竖子当死!”

  张辽二话不说,两步上去,一个勾拳,砰!锦袍青年倒地。

  又飞起一脚,通!黑脸瘦汉飞出去,贴到了药铺的墙上。

  两个护卫见状扑上来。通!通!转眼也飞到了一旁。

  啊!围观众人不由都傻了眼,这小子也太剽悍了吧。

  锦袍青年倒落在地,捂着下巴,再也没了那副悠哉的模样,痛的声音都变了,气急败坏的道:“里……里……竟敢打吾……”

  张辽一脚踹过去,眼睛一瞪:“你什么你,谁家小子这么不开眼,在药铺里看了半天了吧?和王虎是一道的吧?鬼鬼祟祟阴险狡诈人模狗样,说的就是你这种禽兽败类!不打你打谁?”

  锦袍青年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张辽大步走向药铺,药铺墙下黑脸汉子森然道:“吾乃董……”

  砰!张辽又是一脚,黑脸汉子也昏了过去。

  张辽顺手扯了他腰间的一块玉佩,进了药铺,药铺里的医师和药童吓得面色发白,瑟瑟发抖,张辽扫了他们一眼,指着外面的何咸夫妇,沉声道:“给他们开药吧。”又将那块玉佩往柜台上一丢:“这是药钱。”

  片刻之后,张辽拎着包好的药出了药铺,那边薛明早按他的吩咐将何咸夫妇带出了人群,先行离开。

  围观的众人看到张辽走出来,急忙让出一条路来,张辽大步走出人群,来到象龙跟前,象龙极为凶悍,众人都不敢靠近。

  张辽牵了象龙,取了挂在象龙一侧的三尖两刃刀,一个反转,刀尖指着人群中倒地的王虎众人,傲然道:“要想报仇,汝南汝阳找乃公纪灵便是,不过到那时候,乃公的三尖两刃刀可不认尔等狗头。”

  汪呜!肩头小黑狗不满的叫了声:“阴险的狗小子,你才是狗头,他们哪配得上。”

  张辽哈哈大笑而去。

  不多时,东市令和执金吾的人先后赶来,但为时已晚。

  ……

  张辽出了东市,薛明带着何咸夫妇还有那个仆从早在那里等着了。

  “恩公,在下何咸,携内子尹氏谢过大恩。”何咸夫妇一见张辽,便激动的行礼。

  那个被救的青衣仆从还是个少年,趴在地上连磕了三个响头:“小人潘奉谢恩公救命大恩。”

  “潘凤?”张辽扬了扬眉,忍不住重复了一句,上将潘凤?

  何咸道:“是潘水之潘,承奉之奉。”

  张辽这才释然,将手中药包交给何咸:“大公子,在下张辽,这是刚从药铺买来的药。”

  “这……”何咸眼里露出感激之色,却有些无奈的道:“恩公,在下的钱被王虎抢走,实在无理支付药资。”

  张辽大笑道:“大公子何须客气,这药也是我取了这帮恶奴身上的玉佩买来的,大公子拿了正合道理。”

  “这……”何咸还在犹豫,他身边的妻子尹氏忙从张辽手中接过药包,屈身一礼,娇声道:“多谢恩公。”

  张辽摆了摆手:“大公子和夫人不必客气,大将军旧日对我有提携之恩,我为大公子做些事也是理所当然。”

  何咸一愣:“原来恩公认得先父。”

  张辽叹了口气:“昔日我也是大将军部下,大将军命我前往河北募兵,不想回来已经物是人非。”

  何咸面色也是黯然,随即想起了什么,叹了口气:“何咸无能,难承父业,更为小人所欺。”

  张辽皱眉道:“大将军旧部不少,那王虎不过一个游侠,倒是胆大,不过我方才已经将他打残,一时半会是不会惹是生非了,大公子尽可放心。”

  何咸却摇头叹道:“王虎倒也罢,关键是董太尉的侄子侍中董璜,屡屡刁难于我,那刘龚和董五都是为了董太尉侄子董璜办事,恩公为了在下,却是得罪董璜了,今后还要小心才是。”

  “嘎?你怎么不早说?”张辽傻眼了,他一会领兵器还要找董璜呢。

  “这个……”何咸惭愧的道:“在下……”

  尹氏忙低头道:“是我们害了恩公了……”

  张辽一看何咸不安的模样,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最怕看到朋友尴尬,当即摆摆手,豪情震天的道:“哎!你怎么不早说,你要是早说了,我直接把他们全部打死!哪能容他们多活一时半刻。”

  噗嗤!看到张辽脸色和语气变得如此之快,再看那张微显憨厚的脸庞,尹氏忍不住笑出声来。她本来就有倾城妩媚之姿,这一笑更是如同梨花盛开。

  张辽一颗心忍不住快跳了两下,急忙转开目光,转了话题:“这雒阳将有大变,实在不是久留之地,大公子当早做打算。”

  “咳!咳!”何咸咳了两声,苦笑道:“在下身子不堪,内子又刚有孕在身,实在不能奔波。”

  张辽眉头一扬,没有多说,与薛明一道将何咸夫妇送到何府,离开时,张辽沉吟了下,道:“我将去小平津赴任,大公子若不介意,何不如随我一道前去,不过几十里地,到了平县寻个宅子,安心住下,也有个照应。”

  “这……”何咸犹豫道:“在下还需思量思量。”

  张辽点了点头,也不强求:“如此我就先去了,大公子若是在雒阳呆不住,可去平县找我。”

  “得恩公之助,何咸幸何如之!请再受何咸与内子一拜。”何咸拉着尹氏、潘奉向张辽深深一礼。

  张辽忙扶起他们,抱拳道:“如此告辞了,大公子、夫人多多保重。”